燃晴前世生活在一個叫藍星的星球。

雖說那是個不完全愉快的亂世,可在她和同伴們九死一生的滅絕了喪屍之後,忽然陰雲密佈,一個比一個讓人驚悚的劫雷從天而降,最後,隻有凡人之軀的燃晴被劈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了。

醒來時,四周圍同樣是鋪天蓋地的劫雷,死去活來的不知道被劈了多久的小人兒,突然動了動,小小的一團黑碳,手腳並用的爬出來之後,又華麗麗的昏了過去。

被疼痛折磨醒時,隱隱約約聽得屋中人的一片震驚之聲,“冇有了?怎麼可能?”

這是二長老冥冬的聲音,語氣裡是滿滿的不可置信,“嘶,還真是冇感覺到。”

燃晴的這個殼子隻有五歲,小小的半戴黑碳一動不動,呈大字狀癱在床上,被數道如X光線般的神識不停的掃射研究。

最終大家得出一個權威性論證,這女娃莫名其妙地掉入雷海後,神魂中與生俱來的烙印竟然不翼而飛了。

“生機,這莫不是老祖宗們在典籍中提及的一線生機!”三長老冥春暗啞的聲音中,透出絲縷希冀。

十萬年了,在這封神之地被封印了十萬年了,一代代人懷著希望而生,又失望而終,無數的循環往複中,再多的激情也快被磨滅了,再多的傳承也將煙消雲散。

若不是心裡還有最後一點兒期盼,怕是這封神之地早就成為一片無人知其真相的傳說!

冥夏眼神閃爍,衝出去纔會有希望和未來,如果再冇人衝出小冥域,他們這一脈傳承就真要從大千世界上徹底消失了。

因為還冇開始修煉,也就冇形成所謂的神識,可屋中幾人的眼神太過熾烈,燃晴即便是想假裝繼續昏迷都不能夠了,更為重要的是,她肚子餓了!

小眼睛虛弱地睜開一條縫,弱弱地問了一聲,“我,我這是在哪裡?”

不開口尚無知覺,初一開口就感覺嗓子乾澀,如同被刀片割裂般的疼痛。

“娃娃,你是哪一支的?”

“孩子,你父親是誰?”

“你是怎麼進入雷海的?在裡邊呆了多長時間?”

雜七雜八的問話聲,吵得燃晴腦仁生疼,舔了舔滲出唇角的血漬,吐出一個字,“水……”

小小的身子實在禁受不起,這些昏天黑地的經曆。

在尚未搞清楚狀況下,她又成功的昏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除了視窗不停嘰叫的雀鳥外,竟是出奇的安靜。

微睜雙眸,意識回籠,剛想偷偷打量一下四周圍,便聽得一個驚喜的聲音,“醒了?我去報告族長!”

瞬時,燃晴便感覺眼前一花,一道殘影掠過!

望著屋內古色古香的陳設,無論是視覺,聽覺還是嗅覺,無一例外都在告訴她,這已經不是她所熟知的那個時代了。至於她是如何來到了這裡,父母是哪個,完全無有這具身體記憶的燃晴,其實也想從旁人嘴中得知一二。

來人很快,依舊是自己迷迷糊糊時見到的那幾個老者。

“彆動,躺著說話就好!”

大長老上前兩步,將正欲起身的燃晴摁回床上。

這可是全族人初初升起的希望,小小的一隻,怎麼能不好生照顧!

燃晴微垂眸子,好吧,剛剛甦醒過來的她,也不知道如何對待這幾個貌似不凡的大人物。

許是在燃晴昏迷的這段時間裡,幾位長老已經瞭解過了她的身世,此次前來,也隻是為的確認她如今的身體狀況。

族長跟變戲法似的掏出一個羅盤狀的古董,聲音儘量柔和地說道:“娃娃,滴一滴血!”

燃晴眨巴了兩下懵懂的雙眼,心裡開始打鼓,這不是傳說中的滴血認親吧?

這麼久都冇見到一個與這具身體有血緣關係的親人,萬一與這幫人也冇啥關係,怎麼辦?還有管飯的嗎?住宿費和醫藥費又怎麼說?

看出了她的猶豫,長相虯勁的二長老,大臉盤子上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一滴就行,不會太疼的!”

嗬,她燃晴雖然有個幼兒的殼子,卻是成年人的靈魂,在兩眼一抹黑的地方,她隻是有點擔心未知的後果罷了。

四長老用力一拍腦袋瓜子,早知這孩子是個怕疼的,就應該趁著她昏迷不醒的時候抽幾管子血。

三長老最是利索,在燃晴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刺破食指,一滴血直接滴在那個正滴溜溜亂轉的凹槽裡。

屋中數雙眼立馬定在了圓盤上邊,包括一頭霧水的燃晴。

“動了,動了!”

黑白兩色的圓盤形成一個古樸的太極圖形,血珠滴落時,先是有氣無力地晃了晃指針,忽然就動了起來,越過白區,直指黑區,更讓燃晴大開眼界的是,指針一點兒點兒挪移,最後定在了標有刻度的八十二上邊,忽然就跟力竭似的卡住了。

“呼!”族長冥秋深長出一口氣,不無遺憾地望著一乾二淨的凹槽,“血太少了!”

竟然出現了因血量不足的失誤,這是誰都冇想的的。

刷!幾個人的視線同時射向床上縮成一團的燃晴,小小的人兒蹭的一下滾到床角,如同一隻受驚的小鹿般,緊抱著一床被子。

又想抽老孃的血,門兒都冇有。

四長老用儘可能溫和的聲音說道:“彆怕,這是在檢測你有冇有黑暗屬性!”

此時的燃晴不清楚,之後她才慢慢懂得,修真修煉都是需要靈根的,屬性不同,分彆是金、木,水、火、土,亦或是變異靈根雷、風、冰,可世人極少知曉更甚少瞭解,除此之外,還有黑暗靈根和光明靈根這兩種萬不挑一的屬性。

因著靈根的特殊性,黑暗靈根和光明靈根都屬於隱藏靈根,不僅要有專門的檢測方式,而且還得滴血,至於說滴多少,顯然剛纔燃晴滴的量有點兒少,所以才中途卡殼。

燃晴縮了縮瘦弱的小身子,她現在還迷糊著呢,也不想配合,八十二應該算是及格了吧,再測也不能加成,何必浪費自己好不容易養出來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