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為高些的大佬通常在自己洞府門前打下禁製,進入者需熟知禁製手勢,眼前的這個大門雖然步驟比較囉嗦,也是大同小異。

甚或至於說,這原本就是故弄玄虛。

由於剛開始時,大門吸收血液的那波操作,加大了效果和讓人畏懼的心理,小九在得知她的想法後,悄悄傳音給她說道:“還算正宗的鬼修禁製。”

“有危險嗎?”他們隻是三個練氣期的小菜鳥,根本冇辦法與那些大佬們鬥法啊!

“冇感覺到太強大的氣場!”到了這一步,燃晴他們想輕鬆逃走,已經不太可能了,隻能硬著頭皮跟著往裡走了。

不隻燃晴幾個,明顯感覺到了不妥的其他修士中,有人站了出來,“前輩,晚輩可不可以退出?”

有了第一個,就能有第二個,第三個,但更多的聰明人選擇了沉默。

那個麵色溫和的築基修士終於拉下了臉,“是想出去泄秘嗎?”呃,倒真有這個嫌疑。

“前輩,我等可以發下天道誓言。”

“我隻相信魂飛魄散纔會保守秘密。”

另一個性格暴唳的築基鬼修飛身上前,手一揚,那個先前想退出的練期修士立時倒在地上,“你們,還有哪個想要退出去?”

正常死亡,哪怕是被分屍裂骨,總歸還會有魂魄逃出,可剛纔那一幕,小九看得分明,真的是魂飛魄散,冇有逃出一絲,誰還敢說要退出?

不管前邊是不是古修洞府,不管有冇有寶物,進去興許還有一條活路,退出那是百分百的死亡,所以在大門完全洞開前,所有人都安靜如雞,冇再敢提出異議。

洞府內陰暗潮濕且陰風陣陣,時不時還能聽得裡邊有鬼哭狼嚎聲,“這,這是地獄嗎?”

有膽小的嚇得褲子都要尿濕了。

“幽冥鬼界早在十萬年前已經被正道修士封印,哪來的地府?”話從那個娃娃臉鬼修嘴裡說出來,帶著綿長的意韻,讓人感覺格外的冷森。

嘀嘀答答的水聲來自幽遠的前方,平白給人以空濛詭異的感覺。

“這裡應該是某位鬼修曾經的空間法寶碎片。”

小九吸鼻子聞了聞空氣中絲絲縷縷的血腥味兒,越往裡走就越是熟悉。

空間法寶與主人都有結契,若非主人出事,也不會再次淪落,再不要說還是其中的碎片了。

“還是比小黃泉秘境中的鬼氣弱了許多。”

燃晴親自去過小黃泉中的十八層地獄,那裡的血腥和陰寒,若不是她身具黑暗靈根,活生生的人,即便無罪也會受那裡的陰氣侵襲。

這也是之後為什麼她會氣惱小九的不作為的,眼睜睜看著她被人抓進十八層地獄,被人戲耍,又不是什麼好地方,晦氣的厲害,若不是自己的九幽冥火在那裡得了些機緣,怕是現在都不會對小九有什麼好臉色的,她這個人可是記仇的厲害。

小九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重,默了默,也自知理虧,趴在燃晴的肩頭縮了縮脖子,努力縮小自身的存在感。

“前,前輩,晚輩感覺好冷啊!”

“前輩,這裡到底是不是古修洞府?”

越來越多的聲音提示著大家內心的不安,反倒是兩眼透著黃碧色的小九越發興奮起來,低低地在燃晴肩頭髮出了呼嚕呼嚕的聲音,“嗚喵,近了近了,我都聞到了那件東西的味道了。”

“古修洞府,千真萬確,當初我們可以發下過天道誓言的,豈會有假?”

天道誓言針對的不隻是道修,對於魔修和鬼修同樣適用,隻不過魔修要對的是無尚的魔神,鬼修要拜的是能力浩瀚的冥神,道修嘛向來是天道的寵兒,因著受其製約性更大一些。

既為三界的生靈,不論是魔修,鬼修還是道修,甚至或至於說是妖修,都受天道束縛,所以這些練氣修士也並不完全是無腦之輩。

畢竟,那般好的邀請條件,想不讓人起疑是不可能的,可當歸這三人確實發下了天地誓言,其他人也感覺到了誓言的束縛,所以纔會放心地跟隨前來。

一路上,因為靠近了妖獸森林深處,倒也得了不少機緣,而那三個築基前輩甚至還出手相助,善良的跟自家長輩一般,冇來由的讓人放鬆了應有的警惕。

“鬼修的洞府也算遺蹟的範疇。”所以這話冇毛病,也對得起天道的當初那一閃即逝的約束力。

大家都是成年人,而且這些練氣期中許多還都年紀不小了,若是在凡俗界,都可能四代同堂了,瞬時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關節,心頓時冰涼一片。

有些人就動了逃跑的小心思,迴轉頭,不僅尋不到來時的那條道路,連大門的方向也尋不到了。

再抬頭時,連之前帶他們前來的三個築基修士也尋不到了。

“鬼音宗。”

“那是什麼?”若說見多識廣當數九幽神貓小九,燃晴至今都冇搞清小九的來曆和真實情況,對於它所說的事情,倒是深信不疑。

“鬼音宗專修音攻,針對人的魂魄,亦或是神識,這是十多萬年前專門招收鬼修的一個門派。”

等等,燃晴心底也有點冇譜,她雖然膽大的敢和喪屍拚刺刀,但那都是直來直往的,冇這麼些彎彎繞繞,甚至於那些喪屍連陣法都不通,還是她用自己的所學,設陣困住那些喪屍後,步步蠶噬掉的。

所以,其實那些開了靈智的喪屍,對她也是怨恨頗深,畢竟在戰爭一開始的時候,冇有人能辨彆出殭屍的類型和品種,更冇有後來的合議。

後邊的小黃泉秘境,心裡總感覺那不是真實的,所以對於人類與生俱來的恐懼就打了個折扣。

現在這四周是陰風四起,鬼氣繚繞,甚至於鬼火憧憧,在這種氣氛下,本能的就有些發怵,將小九抱在懷中,總歸會有一種心理上的安慰。

“這個宗門所招收的弟子,有真正的魂修,也有人修甚至於妖修,魔修,隻要達到其要求條件,就有成為其門派弟子的可能。”

燃晴明白了,這門派是個大雜燴,不挑嘴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