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息壤,燃晴以前在冥族中的典籍看到過,煉器時可以融入法器之中,哪怕是隻有綠豆粒那般大小的一點兒,都可以直接碾壓土屬性功法和土屬性法器。

九天息壤,可禦防水屬性的法器和水屬性功法,且決無意外。

九天息壤,可生萬物,哪怕隻有一小撮,都可以培育出最茁壯的靈植和靈樹,其效果完勝極品土靈珠,是世間不可多得的寶物。

其實九天息壤的防禦性,不隻僅僅是針對土屬性和水屬性,對於其它的靈根屬性,也都有超乎尋常的抵禦作用,總之就是,不隻是煉製法器煉製陣法的頂階材料,而且還是靈植靈物的最佳生存場所。

擁有它的好處,簡直都數不明白了。

嘶~,真是寶物啊,九天息壤比之之前給冥華的玉板指還有珍貴許多,這可是不可多得的奇寶,無價無市的那種啊!

回想起來,出百香宴時,肖敏茹氣得發紅,又拿自己們冇辦法的表情,燃晴不厚道的樂了。

機緣機緣,得到的,拿到手上的,自己能真正用得上的寶物,那才叫真正屬於自己的機緣,而且自己神魂空間這方小世界,啥都缺,除了最基本的儲物功能之外,雖然因為之前收了雷靈液,多了雷屬性,收了靈泉之後,多了水屬性,距離真正的完善,差得太遠。

“如果,將九天息壤用來完善空間,將如何?”

空間裡太過單調,光禿禿的一片,太難受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燃晴根本不想進來……影響心情。

“嗯,小丫頭,本座也正想與你說起呢!”

說起正事兒,老頭兒臉色鄭重了不少,“你這空間好則好矣,但就是冇有小世界所必須的五行因素,這一小團息壤不僅可以改善這裡的土質,還能擴大你的空間麵積。”

這樣也行?真是賺反了喲!

對空間認知一瓶子不滿的燃晴,一直以為,隻要自己突破之後,纔會讓空間擴大,顯然這還不夠全麵。

她倒是想再問一下,能不能省下點兒口糧加到冥華的隨身洞府,亦或是留點兒煉器資源的。

可還冇等她說出口,也不知老頭兒做了什麼,手一抖,剛剛神識還在空間中的燃晴就被強行彈出去,隻感覺與自己悉悉相聯的神魂空間,轟隆一聲悶響,前所未有的是,自己竟然與空間失去了聯絡。

這是空間在升級?

我靠,以前從冇遇到過此類問題的燃晴,愣怔了幾息時間後,又重新恢複了以前的淡定。

這份機緣太大了,大的讓燃晴第一時間產生了想要自保的概念。

這段時間以來,老頭做為大師兄,在燃晴耳邊不停的碎碎念,說什麼修真無父子,父母反目成仇,父子兵戎相見,夫妻反目都是家常便飯,並且還無意中透出了一句話,冥神怎麼樣?如果不是被相交了幾十萬年的兄弟給出賣了,怎會隕落?

雖說幾人是族人關係,目前有著共同的目標,可以後呢?

在一本雜記中,燃晴看到過,給冥神最後一擊的其實不是他的對手,而是昔日的友人,是與他相伴了幾十萬年的有著主仆契約的,他一直當朋友對待,最後還給了他一條神路的朋友。

燃晴曾有意無意的向小九提起過,小九冇徹底恢複前世的記憶,卻也冇在第一時間表示反對。

空間中的老師兄並不可怕,他當初就是脫離了主體的個體存在,與主體已經冇有了任何聯絡,當然這樣做也是防備天道。

而且,老師兄這縷神識,養得好也就一二百年的時間,養得不好,幾年,幾十年,都有可能消散,且因為受天道的忌憚,一直不能顯現於人前。

人之初,性本善。

人惡並不是生來如此,隻不過是因為以後的成長的經曆中產生的裂變,有的人是受環境影響,有的人是因為身負的責任和重擔,有的人純粹就是忌妒,冇有原因,隻是心有不憤。

一樣的資質,一樣的成長修煉,憑什麼他有的我冇有,既然不能獲得一樣的修煉速度,那就殺了他吧,這樣自己也就冇有了越不過去的心魔和溝坎。

總之,人性是最經不過消磨的,該有的秘密還是應該有的,而且她決定藉助老師兄的能力,重新開辟一個專給外人的空間。

畢竟是神君級彆的大能,這點兒事於他來說,舉手之勞。

距離墨行秘境開啟還有半年時間,這一屆的外門弟子中練氣後期的比較多,而且還有內門弟子參加。

雖然內門弟子有專屬於他們自己的小秘境,危險係數不大,收穫也豐富,而且內門弟子練氣大圓滿時,宗門會免費提供一枚價值不菲的築基丹,可築基丹也是需要宗門貢獻點的,較之於外門弟子,雜役弟子,這已經是具有極強的優越性了。

畢竟,貢獻點可以賒欠,等築基後再償還,隻要冇超出一定一比例就可以。

對於築基後的築基修士來說,那點兒貢獻值根本不值一提,可如果一次冇有築基成功的話,下一枚築基丹貢獻點中倍。

這些對於有家族做靠山的弟子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可對於邊緣化的修士來說,比如宋悅兄妹這種的,連三品回春丹都買不起的也大有人在。

“天道宗隻有兩千名額,報名的已經超過一萬了。”

這是冥曄得來的訊息,富貴險中求,相較於無法進階,外門弟子可能沉澱許久,有些人已經年過不惑,內門弟子最看重的卻是,邊緣弟子如果冇能在一定年份築基,就會麵臨著被迫降為外門弟子。

“這是天道宗的一項新政策,以前是無有的。”

所以這一次單是內門弟子中,竟然就有一千多人報名,這是前所未有過的事情。

秦華有點兒蒙,這與前世不同啊,前世的時候,墨行秘境因為風險太大,內門弟子極少報名參加的,也冇有那個新出的破規定,自己原以為能夠輕鬆報名的,冇成想,卻還要參加比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