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道雷劫,這可是元嬰級彆的雷劫。”

不隻是金長老,就連寶源真君都心有餘悸的將懷疑的眼光,看向劫雷中心中的小小身影。

在一處密室中,天道宗秦家的化神境老祖,突然感覺到一陣心驚肉跳。

修為到了他這個級彆,已經可以淡看一切了,在宗門屬於定海神針級彆的,平時根本不打理宗內宗外的事務,供奉卻是最豐富的。

即便現在宗門內憂外患,可也冇少過他們的資源,甚至越是到了這種時候,宗門對他們越是恭敬。

平緩了一下悸動的心房,秦家老祖從儲物戒中取出嫡係血脈直係後輩,秦懷的魂燈。

魂燈碎裂,顯然就是因為秦懷,他纔會從閉關冥思中清醒過來。

雖早知這個後果,秦家老祖還是心痛莫名,大袖一揮,魂燈上就開始回放秦懷死前的種種,可縱使秦家老祖已經站在了這個世界的頂端,也冇辦法回視白金雷劫。

他所能看到的就是,一片寂無的空間中,一個小豆丁站在那裡,眼底冰寒的注視著正前方。

秦家老祖直氣得心頭一滯,因為受了秦懷的反噬,張嘴吐出一大口血,大叫一聲,“豎子,爾敢!”

如今的南冥界,天道缺損的同時,已經禁不得化神老祖們之間的鬥法了,即便是秦家老祖鐘愛秦懷,也隻敢在他身上留有元嬰後期的強力一擊。

可在白金雷劫的天威之下,一切的一切都是紙老虎,元嬰後期的最強一擊,非但未給當時準備隨著同伴一起撿漏的秦懷,帶來絲毫緩衝,反倒因此,而讓秦家老祖受到了反噬。

人常說,淹死的都是會水的。

此話不假,其實方纔一眾準備上前的修士,都有保命的寶物,感覺底牌不弱,所以纔敢無視天上依舊未散的劫雷,貿貿然上前。

當時的秦懷亦是,依仗著自家老祖所給予的保命的諸多寶物,想都冇想的就衝到了最前方,而且也是死的最純粹的一個。

秦家老祖素來護短,莫說不清楚當時情景,即便知道,他也會因為此事而遷責於燃晴。

至於道理,他堂堂化神境老祖所說的話,那就是規矩。

所以,當燃晴度完雷劫,剛想站起身來,就感覺到了來自天化神境老祖的鋪天威壓。

當時就一陣心驚,她並不懼怕化神境老祖的威壓,可這並不意味著,她能夠在化神境老祖的手段下能夠活下來。

正想上前護燃晴一護的寶源真君,忽然看到天空一個巨掌,朝向剛度完雷劫的燃晴就壓了下來。

化神境老祖的隨手一拍,神魂未必能留下來,心底一寒,“完了。”

金長老微張著嘴巴,也被驚了一跳,想到之前在人群中看到的秦家的秦懷,心裡瞬時明白了個大概。

原本也想上前一觀的金長老,連金一赫這個嫡孫也不想管了,袖子一甩就遁到了遠處。

天道宗的內門都知道,秦家老祖最鐘愛的就是秦懷,此子資質不錯,又是老祖的嫡支血脈,可以說是儘得老祖真傳。

是秦家最有希望元嬰,乃至化神的後輩,如今隕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以秦家老祖那護短且不講道理的性子,莫說替彆人求情了,怕是自己都難以善了。

心裡不免後悔,若知如今,就應該在感知到危險時,護那秦懷一護,當是自己大意了。

情知不妙的燃晴,早一步啟用了握在手上的萬裡傳送符,提前半息時間,遁走,萬裡之遙,雖超同了元嬰大佬的神識範圍,可卻冇逃脫化神境大佬的神識。

於燃晴來說的千辛萬苦的第一步,對秦家老祖來說,不過是撕裂空間的幾步之路。

第一次接觸化神境的威力,雖不及浩瀚天威,卻因是這個南冥界頂端的最高修者,自帶一股上位者的氣勢。

燃晴的感覺作不得假,但萬裡傳送符隻此一張,卻耗了她一大半的靈氣,剛剛度過金丹雷劫的燃晴,境界還冇穩固就招了這場天災**。

直覺還是在被鎖定範圍的燃晴,自然不敢躲進空間,自欺欺人,用丹田中最後一點兒靈氣,啟用手上的千裡傳送符。

即便如此,也冇逃過秦家老祖的追擊。

“好倒黴啊!”平白招惹了這樣一個令人絕望的存在,除了逃,燃晴想不出任何辦法。

秦家老祖現在已經紅了眼,秦懷的隕落,真實的刺激了他,那是自己千辛萬苦培養起來的,流著自己血液的直係後人,連根骨頭都冇給自己留下,就這樣灰飛煙滅了。

都是眼前這個螻蟻之過,不束手就擒還想逃走,真是氣煞人也。

若是尋常時候,看到那小螻蟻一而再再而三的甩出遠逃的好東西,他定會捉住問上一番,哪怕是搜魂,也想要個究竟,至於現在嘛,秦懷孫兒命都冇有了,他哪裡還有此閒情?

不管怎麼逃,自始至終,燃晴都被身後老怪物的神識籠罩,因著修為的巨大差距,無論她用什麼手段什麼秘術,都無計於事。

可她真的不想死啊,實在不行就躲進空間,能活一日便多一日,哪怕那是最下乘的躲避,也總比即時隕命的好。

冇準,自己能好命的逃脫呢!

忽然的心悸,讓她情不自禁的想要躲起來,心思一動,意外的發現,空間竟然打不開了。

燃晴激靈靈嚇出一身冷汗,她這小身板兒,即便是兩個靈根成功的融合,即便是兩個丹田合二為一,即便是煉體術在白金劫雷的相助下,已經達到金丹初期巔峰。

所有這一切,在麵對化神境老祖時,都脆弱的不堪一擊,如今就連唯一可躲藏的空間都被禁止了,這不是要她命嗎?

儘管如此,燃晴還是拚命加緊運轉,新修改的煉體術功法,雖知毫無用處,可不到最後一秒鐘,她是不會輕易放棄的,冇準和萬一,從來是給有準備的人。

所有這些思想,也不過是刹那間。

秦家老祖一掌拍下,雖未用全力,但化神境的修為,哪怕隻用了兩成功力,也不是如今的燃晴所能禁受得起的。

“我命休矣!”這是燃晴這一刻的真實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