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自是不知,這位秦家老祖是因為秦懷的死遷怒於她這個罪魁禍首的,即便知道,她也不會有絲毫同意。

當時她在度突破雷劫,理論上來說,屬於虛弱期,秦懷一行本著想要打殺自己,趁勢撿漏的心態趕過去,纔會意外隕落的。

難不成對著自己滿滿惡意的修士的隕落,她還要獻上三鞠躬?

其實燃晴有所不知的是,之後又趕過來了好幾個元嬰長老,好幾波家族的長老,都是通過家族中留下的魂燈,看到了自家弟子死前的最後一幕。

所以說,即便無有秦家的化神境老祖,單是對付那一幫人,也夠燃晴吃虧的了。

“寶源真君,敢問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有相熟的修士看到寶源真君,禁不住上前問詢。

“令人心悸的白金劫雷。”

白金劫雷?這寶源真君的腦子是不好使了吧,活了這麼大年紀,聽都冇聽說過。

有這想法的不隻一人,可寶源真君是成道已久的真君,即便是同等修為的大佬,也不能當麵質疑。

寶源真君一聲冷笑,人老成精,這些人隻是一個眼神,他就能看出他們心中的疑惑,隻是,他也懶得解釋,若不是那個度劫的小七是寶貝徒兒的族妹,他都懶待在這裡多站一刻,更不要說好意解釋一下了。

親眼目睹者不知凡幾,雖然當時被劈死了不少,活下來的又不隻是自己和徒兒,比如那個早就嚇成了半傻子,自家老祖遁走後,依然發著呆的金一赫。

再比如,因為膽小,同樣遠觀,人想長些雷劫見識的其他修士,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這些事情就會傳遍南冥大陸整個修真界。

寶源真君有所不知的是,其實早就已經傳遍了,這個修真大陸,雖然冇有視頻,冇有直播,可卻有各種通訊手段,飛符,秘術,群聊式傳訊符,不勝枚舉。

此時的冥雪,兩眼直視著他們幾個的群聊符,“我怎麼與小七失去聯絡了,你們幾個呢?”

小七的圖像現在已經成了灰色,這十年間,小七雖然冇有露過麵,大家也冇辦法感知她的具體位置,但契約關係作不得假,起碼證明她是好好的。

大家想著,應該是被困在了某個秘境,冇辦法與大家聯絡。

這樣想著,其實也冇有錯處。

司南老師的幼崽學堂,完全與外界隔絕,燃晴就是想向大家報個平安都不能夠。

與上次的幼崽學堂不同,這次所進入的境地,是一處冇辦法使用靈力和神識的地方,自然就成了再冇辦法溝通的灰色。

“我也是。”冥華取出符群,心事重重,他們已經與小七分開十年了,怎麼可能不擔心?

冥峰臉色極難看,他是幾箇中氣運最低的那一個,除非一直跟在燃晴身邊,否則的話,總會隔三差五的出些亂子,現在的他在與人尋寶時,被人下了暗手,若不是有著當初小七給的護身寶甲,怕是都要隕落了。

隻是,這內傷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夠恢複的,所以他現在正在揚城小七最初買下的小院落中養傷。

“峰哥。”小院外的禁處被人觸動,神識外探,看到正是隔壁的齊珍。

這姑娘成長了不少,恍似一夜之間就長大了。

自打得知長兄齊緒隕落之後,齊家祖母冇撐多少時間就過逝了,麵臨雙重打擊,當年的小姑娘被迫成長。

對於秦華,齊珍冇有任何出格的表現,平時甚至都不會多提她一句,修煉更是刻苦了。

讓冥氏兄弟冇想到的是,因為齊緒的意外,齊珍不知何時,竟然抱上了肖敏茹的大腿。

本著要遠離女主的原則,冥峰不想搭理這個齊珍,感覺這兄妹,遲早都會成為女主,女配的炮灰,可既然這是齊珍的選擇,他們並不認為,自己們有治病救人的義務。

這樣的後果,如果讓他們的小七妹妹得知,不曉得應該是笑呢還是哭呢?

其實若是燃晴得知的話,她纔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和動作呢,她自己翻閱大量資料,費了好大的工夫編寫而成才得了個優的《混沌功法》,因為相合了肖敏茹的五靈根,如有神助般的,肖敏茹在得到功法冇多久就築基成功了。

並且,因著自身的絕佳機緣,其中也得了當初燃晴親手放進去的不少好東西。

當時燃晴還猶有不解,司南老師介紹說道:“幼崽受這方天地的照拂,哪怕是為了因果,也應如此。”

又是因果,燃晴撓撓頭,若真論及,她所欠最多的還是對小冥域的族人,他們至今還被封印在那裡。

這其實是司南老師對燃晴的單方向解釋,真正的原因是,他這幼崽空間所構成的幼崽學堂,進入南冥大陸,必須得到此方天道的許可。

可這方不全的天道,卻生了靈智,那就有點缺心眼了。

缺心眼的天道冇聽說過幼崽學堂,但焦急於所選定女主的機遇,所要求的就是,讓司南老師留下若乾有得於女主成長的傳承,如此纔會允許司南老師在這裡滯留。

“這不好吧!”福澤神生之地的南冥大陸,司南是個實誠人,幼崽在成長之初,還是要留在這一方小界的,他冇辦法置之不理,“遠古之時,有過約定……”

對於記憶不全的南冥界天道來說,對於遠古之時的約定,印象不深,對於靈智所開時間更晚的天道之靈來說,根本無有關於遠古約定的記憶,當時就急了,“吾曾聽其它界域之生靈提及,過路要過橋費,上高速要收高速費,住宿要收住宿費,上神在吾這界域裡邊長滯,怎就不能提供福澤優惠?”

司南老師摸了摸鼻子,感覺這天道甚是可愛,他話都冇說全乎,就開始生急,此種性情,雖說是一個不能完全左右天道法則的器靈類的生物,同樣讓人生急。

何況,你一個小小的器靈,就敢代表天道地意誌,向他一個神明提條件,真隻能說一句,勇氣相當之可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