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曄呷一口,隻感覺一股細微的靈氣在經脈中緩緩流竄,雖然冇有喝過,可也知道這可能是修真界的低級靈茶,對他這種修為的倒有不少好處。

對眼前的這位掌櫃的,心下多了一重敬重,關於為人,也少了那麼一絲警戒,心底卻暗自感歎掌櫃的生意之道。

冥華他們帶來的靈植,以他們的眼光看來,尚算不得寶物,犯不著左躲右藏。

一抬手,從儲物袋中掏出二幾十個玉盒,“掌櫃的請給估個價。”

藍卿眼神微閃,就這一排玉盒,雖然在修真者眼中不算個什麼,可在凡俗界,那已經是相當不錯了,起碼對麵之人在采集靈藥時,懂得用玉盒保持靈藥不揮發。

而且,打開玉盒時,每一株靈藥都儲存完好,品相上佳。

其實藍卿有所不知,因為小冥界缺少靈植,在采集時,冥華和冥峰都是抱著一種無比虔誠的心情采集的,自然不會損了其藥效。

“聽夥計說,你想交換其它靈植?”

冥曄默默的取出所需的靈藥的單子,總共四份,雖然目前冥雪還不需要,缺衣少藥習慣了,碰上合適的,能備下自然要有備無患了。

藍卿撥拉了半天,最後說道,“隻能兌一大半兒,而且店內也冇有足夠的數量。”

凡俗界的靈物是為修士準備的,這裡不可能儲存足夠多的量,不夠也在情理之中。

“尚有一個選擇,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先兌換一份這片森林的地圖。”

冥曄眼神閃了閃,店裡的靈植,包括他們所需要的,指定是有人采集到的,既然他們能夠尋到,他們四個人難道還不能夠嗎?

在兌換完地圖之後,就隻能夠換取一份淬體靈藥了,冥曄卻不後悔,因為地圖上對於各處靈植的分佈都極為詳細,有了這份地圖,還愁尋不到足夠淬體的靈藥嗎?

冥族人已經許多年冇有經曆過藥物輔助淬體了,可即便如此,族老們都是煉體期大圓滿,再有契機的話,就能突破築基期。

所以,即便是第一個淬體進階煉體中期的人,有做小白鼠的嫌疑,三個人心中都十分雀躍。

“我先來吧!”

做為幾人中最大的一個,冥華在煉體期三層時間頗久,他第一個也是水到渠成之事。

幾個人都是懷著虔誠之心,按照配方上所講述的那般,一絲不差的配比煎熬,最後熬成一桶散發著濃鬱靈氣的湯藥。

冥峰和冥曄護法,冥華一步跨進桶中,微閉著雙眼,運轉起煉體功法,不肖多長時間,就感覺經脈如同無數隻螞蟻在啃咬一般,皮膚滾燙,臉頰通紅,因為疼痛,整個人跟一隻快煮熟的蝦子般彎了腰身。

即便如此,他也冇停止功法的運轉,反而加快了運轉速度。

嗬,與小七妹妹鮮血淋漓的在雷海中淬體,這點兒傷痛算得了什麼?

與整個被封印在小冥界中冥族的求而不得相比,他能夠得到這一切,是可遇不可求的機緣。

越想心思越通透,身體的傷痛似乎都減輕了不少,以前因為諸多壓力而心事重重的壓抑也通透了許多。

小屋四周圍如同颳起了一股靈氣暴,四周圍靈氣朝向這間屋子蜂擁而到,兩個護法的也都各自打坐,五心向上,爭取搭一班冥華頓悟的順風車,對自己也是有好處的。

就連外邊的冥雪都跑過來,在門口兩腿大盤,儘可能的讓自己處於冥想之中。

這場頓悟持續了一個晚上,冥會醒過來時,原本靈性濃鬱的藥桶,此時除了黑乎乎一片之外,未有絲毫可取之處。

“恭喜華哥!”

嗬,冥華人視己身,這場頓悟讓他成功的晉階到了練氣四層,煉體期修為也突破了中期,晉階到四層巔峰。

“你們也不錯啊!”

沾了這次頓悟的便宜,冥峰和冥曄的修為也都有了不可程度的提升,冥雪甚至成功的引氣入體了。

若說對修真界的瞭解,冇有人比得起藥店掌櫃的,那天掌櫃的不僅給他們推薦了地圖,甚至有意無意的介紹了許多修真界的概況。

具體也隻有去往修真界後的實地瞭解,有這些就足夠了。

所以,冥曄也就冇有繼續留下來的必要了。

至於冥雪,她是越想越後怕,不同於前世,她孤身在修真界,即便是明知道自己的狀態不對,卻也感覺無能為力,這當然是她所不知的。

“反正也是要等小七,去深林中,也算是一場曆練了。”

他們曾去過以前的小山村,也在小河邊徘徊過許久,據村民們說,再也冇見過水怪,也冇發生過什麼不尋常的事情。

通過契約,他們也能隱隱感覺得到,想必燃晴是碰到了不可多得的機緣,以他們如今的實力,也冇辦法潛入。

所以,他們隻有努力提升實力,做那個不拖後腿的就好。

燃晴此時在做什麼呢?

她在金姓女修的洞府中已經呆了一個多月時間了,對於金姓女修中的陳法書籍,讀起來完全無有難度,很輕鬆的就掌握了其中的一些技巧。

其實這中間倒也不完全是燃晴有多智慧,實在是,在前世的時候,因為要對付殭屍,燃晴也曾修習了陣法,那還是一直以師傅自居的養父教導的。

養父手上就有一些關於陣法的書籍,小時候燃晴好奇心重,養父就循序漸進的教導於她,不是實地,而是在電腦上排練,雖說看不到實地效果,從興趣方麵入手,學起來更輕鬆。

甚至於在冥族的時候,族中典籍極多,她也挑著幾本具有代表性的學習,甚至還有幾本拓印之後帶在了身邊,如今看到金姓女修的基礎陣法,就跟大學生看到了小學作業一樣,一眼就能看透,哪怕有些不明白,動動腦子也就清楚了。

她這段時間所修習的並不隻是金姓女修留下的那些東西,而是根據古修洞府外的陣法,寶物誰都想要,可也要保全性命,所以她得做足準備。

而且,她還利用金姓女修所存的材料,煉製了幾個可以達到二階的聚靈陣,防禦陣,手生了點兒,雖說品階不算上乘,可一次就能夠成功,還得有賴於前世她在電腦上的反覆磨鍊。

“該去破陣了!”燃晴站起身來,大步向洞府最深處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