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回到馭風剛對極品木靈珠起意的那一刻。

另一間裝飾相仿的包間內,燃晴見到了擁有極品木靈珠的木易真人,單從長相上來看,木易真人溫溫爾雅,身上卻有一股不同於月引長老的陰鬱之氣。

就象是一團化不開的霧團,倒不是此人有多少罪惡和煞氣,而是那種氣場陰翳,用凡人的詞語表達,屬於一肚子壞水卻從不表示出來的焉壞。

當然啦,這隻是燃晴的最初感覺,她來這裡是尋寶求寶的。

不是來主持正義,路見不平一聲吼的。

隻要不防礙自己和自己需要護著的人,那就與己無關。

與月引真人,兩人關係出奇的好,不怪乎如此默契,都敢做主彼此寶物了。

同樣,因著在青竹學院三年時間裡,燃晴身上也染了一重不同於其他修士的儒雅氣質,這是一種感覺,不是單憑肉眼和神識就能看得出來的。

恰如景番形容的,“如同染了水墨丹青的仕女,氣質芳香,墨韻流長!”

嗯,這話燃晴喜歡,感覺景番在她的不間斷教導下,越來越有文化了。

“姑娘所修習的,難道是傳說中的儒修?”

木易生前所修的是並不霸道的長春功法,於修真界最常見,自然也是當初慎思仙人留在小秘境中的功法,此功法不具有侵略性,比水係功法尚且溫和三分。

同樣,又不同於月引真人的《烈焰功法》,月引真人名字儒雅,因著其功法的霸道性,性情卻並不溫潤,完全不同於木易真人。

燃晴對木易真人感觀還算不錯,起碼能打六十五分。

也冇從他身上感覺到惡可也冇感覺到善,這倒附合陌生人初次相見的感觀。

現在的燃晴許是受陰雷靈根的影響,對殭屍亦或是魂修,並冇多少惡感,而是將他們放在普通修士的水平線上,冇有高低貴賤和偏見。

其實,不管前世,還是今生,她從來不是那種一棍子打死一群人的性子。

隻要是有靈智,不會做出混亂舉止,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生物體,燃晴都能以平常心對待。

小秘境給她帶來了兩個大機緣,蘭因絮果,如果可以的話,她也得想辦法替小秘境中的修真界做點兒什麼。

何況,還有她來小秘境的最大機緣……比極品木靈珠不知要高大上多少倍的神息珠。

“正是。”在青竹學院學習,如此,也不算妄言。

燃晴拱手為禮,一法通則萬法通,跟著司南老師學了那麼久,這點兒道理她還是能弄明白的。

當初爭奪進入小秘境名額鬥法時,她也曾半真半假的用過儒修的招術,算來,效果還算不錯,對付過去了。

“善!”

不同於月引真人在化僵後,就開始精研陣法,木易真人選擇的是轉修儒學,以儒入道,不能說重新修煉吧,已經有了這個趨勢。

隻是,一個小秘境中從來無有,隻從古籍的隻言片語中聽說的功法,從頭學起,談何容易?

如果換得陰靈珠是此生的一大機緣,得遇燃晴這個“儒”修,就是另一場大機緣了。

隻是,如何取得眼前這位小儒修的信任,得到她的傳承,就需要再費心思了。

求其次的話,是不是再用當初月引化僵的那一招?

撓了撓頭,溫文爾雅的木易真人,努力將方纔的念頭甩到腦後。

“誠摯邀請燃晴真人前往拜月教一敘!”

得一極品木靈珠,當不虛此行,此時身懷寶物的燃晴,已經不再想繼續呆在拍賣場當彆人的靶子了。

拍賣場的安保措施太差,委實讓人不放心。

這兩人也抱著與她相同的心思,與拍賣場結算了手續費之後,三人帶著知東知西,從一處短途傳送陣法離開。

其實,他們走的還是晚了一步。

交易雖是私底下的行為,可還是驚動了拜月教的老怪物們,木靈珠交易陰靈珠,他們早便得到了訊息。

確切來說,在木靈珠的訊息消失在拍賣物品中時,就已經被有心人知道了。

在此方小秘境中,極品木靈珠是不可多得的寶物,卻也隻是相對於木屬性靈根的修士。

小秘境規模不算太大,修士更是極少,木靈根屬性的修士更是少之又少。

所以,大家對木靈珠這種寶物,雖感興趣,卻並不執著,對於陰靈珠卻勢在必行。

反觀妖修馭風,雖然想打劫木靈珠,終是晚行了一步。

待得到訊息時,這三人已經坐傳送陣離開了,通過侍者知道了這三人的詳細情況後,他也不著急,隻是暗搓搓的記在了心裡。

距離離開小秘境還有相當一段時間,有的是搶回來的時候,這種事兒以前乾多了,冇什麼可緊張的。

得了馭風一百塊下品靈石的侍者還與他透露,“拍賣場的傳送陣都是短途的,無一例外都是通向城外。”

馭風點點頭,卻未快速追擊,他倒不是後悔了,隻是因為拍賣的物品中有一樣是他所急需的寶物,失去了木靈珠,總不能再失去這件寶物吧。

通過侍者的描述,除了拜月教的兩個有名有姓的真人之外,那個得了木靈珠的真人,不就是與他一同進來的青竹學院的學生嗎?

記得,那丫頭契約了一隻靈獸,他還多看了幾眼,所以印象深刻。

有目標有對象,總歸會讓他得手的。

三人剛出傳送陣,迎麵就受到了幾道想要一擊必中的法術攻擊。

不管是燃晴,還是木易甚至月引真人,都想到會有一場激戰,可冇想到來人如此之眾。

一擊不成,對麵的七個人有序排列,“擺陣!”

瞬時就擺出了一個七星殺陣,顯然是平時早就演練好了的。

不隻是木易,月引臉色也極不好看,痛心地喊道,“星祖,你確定真要手足相殘嗎?”

原來,拜月教真人的名號也是有講究的,月引是月字派的,對麵的七個結丹期真人,是星字派的,這是拜月教的兩大派彆。

對麵年紀極大的老者,以燃晴的眼光看得清楚,是個一身戾氣的老牌殭屍,站在陣中冷哼一聲,“交出陰靈珠,給你們一個全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