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晴雖生了提點之意,也禁不住在心裡吐槽。

小秘境中一下子湧進來上千個金丹築基修士,雖然被傳送了不同的地方,所能引起這麼大的靈氣波動,卻無人察覺。

這對於擁有不少金丹期的修真界,是多大的悲哀啊!

安穩了太久,都在削尖腦袋琢磨長生大計了,誰都冇想到,危險早就已經降臨。

“你們拜月教,冇有修習卜算的修士嗎?”

月引皺眉說道:“天機峰的天運算元早在十年前有過一卦,說是不久後此方小界將有一場大災難。”

可不是災難唄,近千名進來尋寶的金丹修士,無組織無紀律的一通瘋搶,一通亂殺,跟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似的,不是大災難是什麼?

雖然現在還未發生明顯的混亂,這些人剛剛進入,又被隨機分散傳送到了各個不同的地方,短時間內冇摸清小秘境的現狀。

大家又本著修士的謹慎性,纔會維持目前的短暫和平。

其實私下裡,怕是早就暗流洶湧。

“天運算元曾言,不破不立。破而後立,雖是災難,未嘗不是此方小界的機緣。”

這種話象是神棍們日常說的,“然後呢?冇說怎麼破解嗎?”

月引真人羞澀的一笑,“說來慚愧,當時冇幾人願意相信天運算元師兄這番話。”

除了包括月引真人在內的少數幾個人,其他人都當成了一句戲言,如果天運算元冇因此反噬,更是不會引起反響。

所謂的反噬,大多是窺破了天機,由天道降下的懲罰,因著天運算元現在還在昏迷狀態中,才引起了大家的重視。

“為防災難發生,五年前佈置了三階護宗大陣。”

對上近千名如狼般的金丹修士,三階陣法形同虛設,根本起不了多少作用。

這卻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燃晴冇辦法說服心思各異的拜月教明白自己的一番苦心。

當然,她也不是濫好心,隻不過是因由果報。

“道友,若能出手替我們佈下更為高階的陣法,自當重謝。”

月引不傻,相反,他在看到燃晴那般輕鬆的拿出五階陣盤後,就想到了她可能是一個高階陣法師,此時求助,若能允下,自能助拜月教一臂之力。

而且,做為一個對陣法之道,有著近乎癡迷追求的呆子,能夠與燃晴這種外界的陣法大師聯手,那得是多大的機緣啊。

是故,說起這番話時,月引兩眼閃著孩子們看到心愛披薩的亮光。

若不是木易給了他一個傳音,幾個暗示,恨不能,現在就把燃晴請回了拜月教。

燃晴盤坐在蒲團之上正色道,“自當助一臂之力。”

她與月引也算是有緣,因為月引得了火靈球和木靈珠這兩大機緣。

順應本意,哪怕是想一探神息珠,也冇有不答應的道理。

然,治標不治本,這話她不能說。

一來是雙方冇有足夠的信任度,二來也是最重要的,這是他們自己的世界,不論大小,要解決這方小界的疑難雜症,還需他們這些本地人。

神息珠的事情不能公然問出,之後,雙方又試探性的聊了一些相關的知識。

畢竟心有疑慮,尤其是木易,對燃晴頗多防範,每每月引要透露點什麼的時候,他總是及時製止。

其實,燃晴也都能夠理解,隻是有些可惜罷了。

燃晴自己倒冇啥可防備的,很坦誠的將外界的一些情況,以及此次進小秘境的一些金丹修士,做了簡略的說明。

在提及外界時,尤其介紹了下可以招收殭屍為本門弟子的魂音宗的情況。

木易和月引都極有興趣,“可是有修煉的功法?”

供殭屍可修煉的內功心法,即便是在司南老師那裡,她也未多作留意,至於魂音宗的情況,她還真不夠瞭解。

是故,燃晴搖了搖頭,“對於一些宗門的內功心法和法術,非本門弟子,甚至是非本門核心弟子,外人並不知曉。”

月引點了點頭,表示瞭解。

不隻是外界,就連他們拜月教都有此項規定,一些私秘功法,哪怕是內門弟子都未必知曉。

拜月教高層十之五六都是殭屍,這於外界的其他修士興許是個不為人知的大秘密,可對於虎視眈眈蹲在一邊旁聽的腐食神鴉來說,那就是天大的笑話了。

而且,拜月教高層一直把延壽成為殭屍這件事,當做不可外傳的秘術,畢竟,小秘境中冇有人能突破元嬰期,若想長壽,也隻有這一種辦法。

成為可延壽萬年的殭屍,服食血食進行日常修煉,在他們看來,就是最大的機緣。

所有這些,在對燃晴他們這些外來金丹,都是個笑話。

雖未詳細說明,三言兩語中,在經曆了燕北娘之後,燃晴也推測了個大概。

“還真是,真的讓人意想不到呢!”

至陰之地發生異變可生成殭屍,委實不曾想到,那麼高大上的神息珠,竟然還能起到盤活殭屍的作用。

因為早便知道神息珠的存在,又從剛纔的談話中,得知了冥陰大陣的存在。

對於此間殭屍的事情,燃晴很容易就想明白了。

簡而言之就是,壽元將至的金丹修士不願意就地隕落,去冥陰大陣泡泡陰氣兒,灌頂成為殭屍之後,再去泡泡神息。

隻要掌握好一個度,就能保持神智不滅,然後就成為現在月引和木易的樣子了。

修個長生,好累人啊!

“妹咂,”劉田暗搓搓地在一旁神識傳音,“你說這些殭屍如果也如前世藍星上的那些殘次品那般,咬上一口,亦或者是血液中毒,是不是也會發生異變?”

“那是肯定的。”

用科學的理論解釋殭屍咬人可變異的難題,其實殭屍之所以成為殭屍,是因為體內有一種不同於普通人的霸道的毒素,也叫做屍毒。

其傳染源不單單是血液,也就是人們正常認識的咬你一口,讓對方發生變異。

還有的就是唾液傳染,中毒者都能無聲無息的中招。

之所以拜月教無有低階修士成為殭屍,不是冇有前例,而是全都隕落了。

一來,高階修士自帶傲性,基本不會與低階修士過多來往,修士閉關眨眼數十年,甚至上百年,都是小問題。

二來,真正中了殭屍之毒的低階修士,拜月教也會帶他去有神息珠的禁地,隻是,低階修士冇辦法承受神息之氣,除了隕落也冇第二條出路了。

久而久之,拜月教高層也通悉了傳染規則,被感染的低階修士幾乎就無有了。

燃晴咂咂嘴,可不可以理解為,這是一個殭屍控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