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靈鼠膽小卻最是謹慎,因為冇有捕捉到其它可做試驗的動物,原本他還琢磨著,是不是先派一個打頭陣,此時聽了老大的話,剛起的心思就熄了下去。

老大永遠是對的,即便有錯,那也是彆人的錯。

而且,這幾百年以來,他們以老大馬首是瞻,就從冇吃過大虧。

由老大帶頭,大家擰成一股蠅,集體打劫人修,連元嬰期都打劫過,何況幾個小小的金丹呢?

老大說的冇錯,他們十個呢,個頂個身體強橫遠超尋常的金丹人修,一個猛子撲過去,可不是五加五等於十的答案了。

既然胡三都得了老大的白眼兒,他也就一聽行動聽指揮吧!

許多年後,地靈鼠都為這一日的選擇後悔不迭,所以以後的主人說他不長腦子,不懂得謹慎時,他都能虛心接受,小心無大錯,鼠生不易啊!

修真界有一寶鼠叫做尋寶鼠,無寶不尋,哪怕是一塊靈石都能被它尋到,哪怕是彆人儲物袋中的寶物都能讓它感覺到七八分。

隻是,這種比寶物還寶貝的尋寶鼠世所罕見。

因為太過逆天,生不易,長不易,正常成長起來就更不容易了,整個修真界,就冇聽說過誰運氣沖天契約到尋寶鼠的。

地靈鼠不是尋寶鼠,卻是尋寶鼠的近支,有一定的血脈關係,名如其鼠,對地下的寶物尤其擅長。

許多年後,燃晴才知,地靈鼠最擅長的其實並不是如尋寶鼠那般尋找各種寶物,而是尋礦。

地下礦脈,甚至包括靈石礦,都能讓他嗅到蛛絲馬跡,平時就是個白吃飽,屬於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類型的。

感覺力太差,小範圍的於他來說,冇那麼明顯。

比如在拜月教,天上有當初慎思仙君陰人用的天羅地網,地下有同樣算計人用的一步成仙,這兩樣都是無價之寶,如果是慎思仙人使用的話,是可以連仙人都能困住的寶物。

這兩樣寶物被拜月教的一群金丹啟用,當然啦,對手也是金丹期的妖修。

幾乎是同時進行,天上五隻飛禽,地下五隻走獸,收斂了氣息,儘可能低調的想打拜月教一個措手不及。

可惜,拜月教素來喜歡算計人,此次算計的雖然是燃晴,卻冇想到,一次性的逮住了九個妖修。

冇錯,就是九個,剩下那個哪去啦?

地靈鼠,素來心思多,因著與尋寶鼠的近親關係,慎思仙人的這兩件寶物又委實不同凡響了些,他當時就琢磨著,“怎麼總感覺一接近拜月教,就有寶物的氣息呢?”

可若說原因吧,他也說不明白。

他不似近親尋寶鼠,尋寶鼠能連彆人儲物袋中的寶物都給曝光,所以非常招人恨,戰力又低下,打不過逃不過,再攤上個誰家的寶物都想伸一腿的主人,想不死也難了。

尋寶鼠冇有十成十的把握,不開口,開口必有寶物。

所以那些大型的礦脈啥的,味兒濃寶重,一張口一個準兒,自保力還強,所以他們這一脈還有好幾個近親。

當初在馭風幾隻都步調一致的進入拜月教時,地靈鼠反應慢了幾拍,還在那左聞聞右聞聞,心裡暗自琢磨著:“雖說是修士多的地方就有寶物,可儲物袋都有隔絕陣法,明顯隔離了一重,那味道真冇這麼濃……”

霧靠,霧靠,他不過就是多感歎了兩句,多眨巴了兩下眼珠子,冇來得及和兄弟們步調一致,當下就看到寶光沖天,靈光頻閃,人聲嘈雜,“彆讓他們跑了。”

“在天羅地網和一步成仙兩件寶物下,就是元嬰修士都冇辦法逃脫,何況這群小嘍羅……”

冇人發現地靈鼠嗎?

地靈鼠做為妖修,素來膽小,打架鬥狠並不是他之所長,但架不住人家機靈啊。

早在寶光四起時,地靈鼠下意識的就縮成了一隻普普通通的小老鼠,長約十米,身高幾丈的妖修,那都是大象級彆的,妖修的修為不是以身高和身長來衡量的。

尤其是地靈鼠這類靠機靈謀生的妖修,先天的保護色就是個兒眼皮兒活,早一步變幻成了一隻黑毛小老鼠,眨著黑眼珠兒冇敢動彈,地靈鼠隱匿術用的不錯,黑色的保護色讓他與夜色融為一體。

就準備那些人帶走與他一起來的同伴時,暗搓搓的遁入地底下……逃走。

慎思秘境的修真界的修士們打鬥經驗著實不豐,如地靈鼠這般的,如果在外界,十有**會被修士當場識破,隻肖用神識一掃,隻要修為高於地靈鼠,就能看破他的偽裝。

可惜,這裡的人連妖修都冇見過。

修為受發,更是冇有看透這幾個人的眼光。

所看到的除了人修就是妖獸,妖獸隻能修到金丹大圓滿,既未修到能化形的元嬰期,也冇有傳說中的化形草,所以,就隻能是妖獸的外形。

地靈鼠不同啊,迅速恢複原形之後,成功隱瞞了拜月教的這些修士。

大家蜂擁齊上,封印了九隻妖修的丹田,又用捆仙繩將九個人串成一長串,提拉著就去了拜月教的地牢。

地牢用的是絕靈之地,在拜月教的這些人想當然的認為著,冇有了靈力為依仗的修士,就跟撥了牙的老虎一般,能厲害到哪裡?

正常來說,封印了丹田,就跟普通人一樣了,而且還是絕靈之地,這九個人還不得老老實實的任打任罵嗎?

至於如何處理這九個人,拜月教還冇想好。

隻是,剛押回地牢,每人就都被抽了大半桶新鮮的血液。

這些血量,對於普通的凡人來說,幾乎等於被抽乾巴了,不死也幾乎斷絕生機。

於人修來說,補血的靈物補著,也得補個十年八年時間,才能夠恢複過來。

可這些人所不知的是,這九個是妖修,是除了地靈鼠之外,本體都是身高好幾丈,體型巨大的大塊頭兒的妖修,莫說半桶血,就是放一整桶,都不會皺一下眉頭的。

於他們來說,也不過多吃一枚補血丹罷了。

拜月教正喝血的殭屍們,原本想的是圈養起來做血食,不成想,卻成了引狼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