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過多久,馭風就收到了地靈鼠發來的資訊,當時也頗吃了一驚。

作為妖修,其實直覺比人修更是靈敏,他早在被捉時,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有些修士極為異常,當時也冇多想,實在是想不到,這個小秘境中竟然還藏著這麼多的驚喜呢,不愧他們敢交易陰靈珠,原來如彼啊!

“真乃天助我也!”

他就看不上地靈鼠摳摳索索的冇出息勁兒,這麼點子破事兒還讓他接連用了十二個“嚇死我”了,又冇真死,有必要來這如許多的驚歎嘛。

不過,這次還真多虧的了地靈鼠的冇出息勁兒,不然還就真被一鍋端了。

馭風收到資訊的同時,燃晴同樣收到了一份,是小九發來的。

不同於馭風對地靈鼠的鄙視,燃晴陷入了沉思。

身體之於人亦或是任何生命體,猶如容器與水,容器被哢吧打碎的同時,水不再能存於容器,會四處流溢。

大同小異,靈魂之於本體亦是如此,人死的那一瞬,靈魂出竅,不再能繼續呆在原來的身體。

慎思秘境中的殭屍的死亡情況卻有所不同,如果不是小九親眼所見,哪怕是劉田親口告訴於她,她也是不會相信的。

這猶如是盛水容器在碎裂之後,時間停滯,水不再流,耳邊隻能聽到容器碎裂落地的聲響,顯然是不正常的。

造成此種情況的原因,神息珠的可能性極高。

雖然冇有人告訴過她,慎思秘境中殭屍的情況,根據之前所知道的資料,想來也是冥陰大陣和神息珠的雙重功勞。

“是禍不是福呢!”

非此界之物,神息珠這種寶物,存於小秘境,未必就是好事兒。

尚在地牢中被當血食供應者養著的馭風,可冇想這麼多,此時的馭風吃的香睡得著。

拜月教不殺他們,目的是養得壯壯實實的好取血,就跟人類養豬似的,吃的越多,長的也就越快,主人也就越開心。

馭風可不在乎這些,物以類聚,與他一起的其他八個妖修也不在意。

節操啊什麼的,那是什麼玩意兒?

妖修好些時候修煉都是在睡著的時候完成的,多吃靈食靈餐靈物,靈力積累的足夠多了之後,一覺睡下去,再醒來時,晉階了突破了,這是常有的事兒。

這些個還冇鬨明白情況,就把他們關進地牢養起來的人修,對他們還算不錯,隻要他們肯吃,不間斷的送進來各色靈食靈餐。

幾個也不客氣,連毒娘子這個唯一的雌性都大塊朵頤,專挑靈氣豐富的靈食吃,吧唧啃一口肉,“垮查”吃一口菜,有的不吆喝上了,“有酒嗎,來人啊!”

看地牢的築基修士一臉黑線,這哪是他們養人家啊,這情況反了過來,分明是他們成了人家的小弟,跑腿的,還有酒嗎,真把這裡當成自己家後花園了。

可若是不搭理他們,就扯著嗓子嚎個冇完冇了,驚動了金丹老祖後,都會不分清紅皂白的罵他們一通。

這能吃能喝的,彆說揩點兒小油水了,連老婆本兒都要搭進去了。

“頭兒,怎麼辦?”

一個月的靈食,讓他們幾天時間全禍禍完了,怎麼這麼能吃呢?

築基修士黑沉臉,他也想知道怎麼辦,好不好。

“師叔,今天可以不必理會他們,餓一天也沒關係,靈植峰那邊出事兒了。”

有理,築基修士一大早就得知了此事。

靈植峰的木易真人隕落了,死相極其不雅,身首兩分,發現他的是陣道峰的月引真人,據說還與凶手擦肩而過,這個瓜有點兒大,得慢慢啃。

月引真的與凶手擦肩而過嗎?回答是肯定的,這裡邊冇有任何人的手筆,純粹的巧合。

星峰兩個金丹剛閃出木易所在的靈植峰,就碰上了晚一步前來的月引,而且是在木易的洞府之外,當時冇把看熱鬨的小九笑抽抽。

心裡暗道:天作孽猶可原,自作孽不可為,這不就全趕上了嗎,想替自己開脫都不能夠了。

原本還能維持麵上平和的星派和月派,因木易真人的意外隕落而引發了激烈的爭執。

有月引真人這個月派的嫡係,星脈有多少張嘴也分辨不清了,何況,自始至終,哪裡都有他們的手筆,也不能算他們就是冤枉的。

“你們說,如果這個時候咱們跳出去,是不是能把拜月教連鍋端了?”

馭風也是個心大的,悠哉悠哉的在地牢裡,與幾個屬下神識傳音,共商大計。

“老大不可。”有軍師之稱的胡三眼珠一轉,感覺未到火候,若是與拜月教兩敗俱傷,難免被人摘了桃子。

“老大你想啊,不管是星派還是月派,都是拜月教內部組織,內部矛盾,於他們來講,咱們是外敵。

冇有外敵的情況下,他們之間吵吵嚷嚷的,今天你弄死他一個真人,明天他弄死你一個築基,都不是什麼大事兒。

可如果這個敏感的時候,我們跳出來……”

這個道理馭風也想得明白,如果他們這些外人跳出來,人家就該一致對外了,非但冇辦法儘快瓦解,反而讓他們暫時擰成了一股繩。

“嗯,老大我就是這麼一說,我這麼聰明的妖,怎麼會想不到呢!”

馭風訕訕地摸摸鼻子,這種被當豬養的日子,太特麼的損傷尊嚴了。

“難道咱們就這麼在這裡乾等?”

毒娘子斜著眼睛,地牢環境不太美妙,不適合她這種青斑蛇,她懷念自己的玉床了。

“其實還有一計,尚須在外邊的地靈鼠奔波。”

何計?

胡三說出來,還真算是一條快速瓦解拜月教的妙計。

當也是成也殭屍,敗也殭屍。

儒教和佛教,雖不能說視殭屍為畢生的仇敵,可如果讓他們得知,這裡的殭屍圈養活人為血食,肯定會挑起“驅逐邪修”的大旗,前來拜月教揚善除惡的。

“儒教和佛教這次都來了不少人,由他們挑頭,其他修士哪怕是起鬨架秧子,也會趁火打劫的。”

這話馭風相信,這秘境中冇啥寶物可尋,唯一可能有的寶物,還在拜月教中。

所以,如果這訊息傳出去……那大家還不瘋了啊!

慶祝突破六十萬,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