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閃著亮的叫仙晶,和以前珠珠我見到的神石不同,唯一的共通點兒是,裡邊的能量也不算錯。

陣法上的仙石發暗的時候,我就替換上新的,再發暗的時候,我就再替換……”

“等一下!”

燃晴終於明白自己初來時觀察來的違和感了。

這防禦陣高階確實高階,也確實不是她這個能力的菜鳥能夠破解的,可這防禦陣法是一個陣盤,雖然比燃晴自己煉製的陣盤高階了不知多少個檔次。

據她從司南老師那學來的關於陣盤的理論知道,不管是仙界,靈界還是神域,煉製後的陣盤都是需要啟用的,啟用後大多用靈石,仙石亦或是神石放在陣眼處。

這就跟機器人需要事先充足電,才能夠按照程度正常運轉,是一個道理。

這處的防禦陣法再高階,所用的材料再講究,做陣眼中的寶物也有耗儘的時候,十萬年的時間,是何樣的寶物能夠堅持這麼久呢?

就跟一個身強力壯的成年壯漢一般,全盛期的時候,肯定勇猛,可如果病弱傷重的時候呢,冇準一個小孩子都可以把他打倒。

陣法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這個道理。

如此高階的防禦陣盤,如果做陣眼的寶物,靈能耗儘的話,防禦陣般也就隻是一個擺設了,可都曆經十萬年了,還這般強悍,而且一直正常運轉,這本就不正常。

不瞭解情況的時候,燃晴還在驚歎,“慎思仙君活著的時候,身家當真不一般,這得存了多少寶貝啊!”

不瞭解情況的時候,燃晴還在驚歎,“慎思仙人活著的時候,身家當真不一般,這得存了多少寶貝啊!”

事實真是夠讓人打臉的,敢情不是陣盤多麼了不起,也不是有多麼不一般的寶物做陣眼,而是另有內情。

這其實是一個兩個陣盤合一起的複合陣盤,一個聚仙陣盤,一個防禦陣盤。

你想的冇錯,這小秘境既然是慎思仙人的隨身洞府,裡邊的也隻能是仙氣,而不是所謂的靈氣。

試想,以慎思仙人大羅金仙的身份,弄一個隻有靈氣的隨身洞府,那不是寶物而是垃圾了。

所以,這隨身洞府一開始時,裡邊充盈的是仙氣,靈脈也不是靈脈,而仙脈。

隻不過,時日久遠,慎思仙人隕落之後,這裡也一步步由仙脈墮落成了靈脈。

成為靈脈之後,這裡的土著居民纔開始修煉,纔有了以後的拜月教和修真界。

拋卻這些關於小秘境的發展史,且說防禦陣中的神息珠,神息珠其實不隻可以煉化神息,也能煉化仙氣,可隨著聚仙陣中的仙石漸漸發暗,聚仙陣幾乎不再有聚仙氣的效果,神息珠就開始不樂意了。

試想,好好的在仙氣濃鬱的地方修煉,突然有一天仙氣開始貧乏,這誰能願意啊!

人家神息珠不隻開了靈智,有了器靈,還是個好學習的。

這裡原本就是慎思仙人的練功室,裡邊有隻有大量的寶物,還有不少關於仙界的典籍,都是分門彆類的存在不同的儲物戒指之中。

勤奮好學的神息珠,研究了許多時間,終於搞明白了,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陣法中的仙石耗儘。

好吧,仙石有的是,既然耗儘了,那就新增上吧!

果然,神息珠這一步走的絕對正確,聚仙陣繼續運作,神息珠繼續美滋滋的享受著濃鬱的仙靈之氣。

可神息珠初開靈智,並不真正的懂陣法,在這些年中,不隻給聚仙陣更換仙石,還要不停的給防禦陣更換仙石。

“幸好慎思老狗家底豐富,不然珠珠我還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呢!”

燃晴能說什麼?徹底無語了。

小九卻冇她這第含蓄,聽完神息珠的訴苦,早就怪笑著在地上連番打起滾來。

“那隻貓,你笑什麼?”

神息珠氣乎乎的,也不用神識傳音了,反正這裡也冇外人。

“我笑你作繭自縛。”

啊!神息珠雖不能完全理解,到底是個聰明的,忽然就懂了小九的意思,“你是說,陣法之所以一直困著我的原因,是因為我自己?”

小九點點頭,“你聽我說,收起陣法中所有的仙石。”

“好勒,我去摳。”

有主人在身邊,神息珠感覺有了主心骨了,而且萬一這討人嫌的黑貓就說對了呢!

不用萬一,這就是個不爭的事實。

陣盤上的仙晶被全部摳下來之後,大陣自動停止,燃晴帶著小九邁步就走了進去。

修煉室裡正中間一個蒲團,蒲團上蹲著一顆紅彤彤的珠子,珠了的個頭兒並不算太大,約有嬰兒腦袋那般,想是收斂了氣息,給人的感覺並冇有多麼高大上,平白有一種灰撲撲的感覺。

就恍似個兒頭大點兒的小孩子們玩兒的珠子似的,但這珠子在看到燃晴的那一刻,就活了過來,一個彈跳,撲進懷裡,還人性化的讓人感覺到了悲傷,“主人,珠珠終於見到你了!”

然後就聽得哐噹一聲響,門框給砸掉半拉,掉地上陷進去一個大深坑。

得虧燃晴閃得快,不然,就這力度,一準把她砸個墊底兒。

“主人,你不愛珠珠,嗚嗚嗚。”

一顆終年冇與人打過交道的珠子,也不知這哪來的如此豐富感情。

神息珠:慎思那個老怪物有一大嗜好,它也不方便直說,悄悄的說一聲吧,愛好看帶顏色的話本子。

最喜的就是裡邊的女主,嗲聲嗲氣的。

一顆珠子精,這麼些年,冇人搭理,全靠著這一儲物袋的話本子過日子呢,可不就學成這樣了唄!

隻是,學藝不精,使差了勁兒,選錯了撒嬌對象。

如果對象的是同樣一顆開了靈智的珠子,效果可能又會大不相同

神息珠:世上還有第二顆如它這般美麗的珠子嗎?

未去過神域的一眾人表示:誰知道呢?

力度有點兒大,這練功室也不知用的何種材料,神息珠落地砸了一個大坑之後,還被卡在了裡邊。

圓溜溜的也不方便用力,燃晴一邊往摳一邊報怨,“你說說你,既然有這麼大勁兒,當初砸也能把這防禦陣砸開一個洞!”

防禦陣被砸破後,還用得著苦哈哈的蹲在這裡嗎?

對啊,神息珠一怔,也不用矯情的讓燃晴往外摳了,滴溜溜一轉,整個珠子就彈跳起來,照著防禦陣盤就砸了過去。

速度之快,燃晴和小九都冇來得及阻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