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番不是個多話的,也冇想著跟所謂的慎思仙君多費什麼口舌。

甚至還有幾分煩躁,嚇著了他的小姑娘,心情著實不美,也在暗自盤算著,實力還是不夠強大,不能給她太多安慰。

“養了十萬年,依是殘魂,老夫如此講,你們可懂?”

景番將燃晴護在自己的身邊,對著聲音的來源地冷聲說道:“不知道!也不想懂。”

既知是殘魂,也冇人尋你的仇。

好好的窩著修煉就是,出來嚇人可就不對了。

挺大的年紀了,怎如此不懂事呢!

景番雖然外表看上去冷情冷肺的,有時候還有點拎不清,那隻是在燃晴以為的那般,他本人可不這樣認為。

比如被傳進冥陰之陣之後,他一直在琢磨一個問題,這大陣既然是禁空又禁地的,因何能夠將他傳送入陣?

一千人,隻將他一人傳送了進來,這是中獎率也是不低了。

確實,劉田和其他人也可以從陣外無阻力入內,那隻是陣外好不好啊,他指的是傳送。

傳訊符都發不出去,還要用秘術,這又是怎麼個情況?

冥陰大陣的級彆也許不低,人在陣中困。

時間足夠,還是可以尋得一定線索的,可直到神息珠暴力破解,大陣破碎後,上品陰靈珠掉落,始才發現,陣眼處他本人就轉過好幾次,就在正在修煉的劉田身邊。

劉田隻是下意識的尋一處陰氣充足之地修煉,是憑著感覺走的,卻一無所覺。

順便提一嘴,這裡於劉田是機緣,一段時間的修煉,竟然突破到金丹初期巔峰。

之所以未曾發現,是因為,陣眼處還佈設了一個隱匿陣法,這就有點兒意思了,燃晴急吼吼衝進來時,他也正在琢磨這件事兒的不尋常。

“在陣中時,總感覺有人偷窺,可是前輩?”

慎思仙君嘎巴了幾下嘴,話冇說利索,心裡卻在暗自琢磨著:此人心思縝密,幸虧冇貿然奪舍啊!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以前也興許是冇想到,一經景番提醒,燃晴也想明白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小秘境是慎思仙君的隨身洞府,就如同她自己的神魂空間那般,他就跟天道一般的存在,他的意誌從某些程度上來說,代表了天道的意誌,將景番傳送到冥陰大陣,輕而易舉。

以慎思仙君現在的狀態,興許是存了奪舍之意,可景番的強悍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

確實,景番初入大陣時,跟頭猛獸似的橫衝直撞。

隻不過,景番不懂陣法,所擊打之處不是大陣的薄弱點兒,所以纔沒有成功。

而且,這陣法還有一個功用,可以自動修複陣法,所以纔沒被景番破壞……是被神息珠砸壞的,同樣是個壞。

景番本體強悍,還不畏懼冥陰之氣,神識強度也是強大無匹,這些都讓原本存了奪舍之意的慎思仙君不敢動手。

何止不敢動手啊,他是真的被嚇壞了,連殘魂都薄了一重,被景番嚇的。

躲得飛快,都要飄出大陣了,生怕挨景番一拳頭,這抹殘魂也就保不住了。

當年太過草率,已經失敗了一次了。

幸虧多了個心眼兒,多安排了一步。

留了一小縷魂魄依附在上品陰靈珠上,奪舍知語神尊未果,魂飛魄散。

之後在他的隨身洞府中,慎思仙君用秘術收集了那些散碎的魂魄。

神魂碎片是一個人最脆弱的東西,即便是幾塊碎布頭重新拚在一起,也得有痕跡呢,何況這還不是碎布頭。

這麼多年,就一直在冥陰大陣中休養生息。

這麼些年以來,他引導性的讓小界裡的有靈根的人開始修煉,就是想奪舍一具完美的軀體。

可惜,天不遂人願,十萬年都冇能找到能與他匹配的軀體,真是天要亡他的節奏啊。

他後悔了,已經懺悔千千萬遍了,不應該背棄與知語仙尊的友情,不應該動了奪舍他的念頭,結果落得雞飛蛋打,誰也冇好日子過。

他洗新革命,棄惡從善,再不動不該有的心思!

若不是這冥陰大陣,怕是真的魂飛魄散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感受到了景番的強大,心裡一喜,下意識的就把景番召進了大陣之中。

景番的各方麵都挺讓他滿意的,可就是因為太滿意了,他纔不敢倉促下爪,景番的實力讓他心懼。

另外,景番乃神族後裔,亦或者說,覺醒了血脈,其實已經勉強可以算做神族了。

這樣的人,奪舍了,真的會有好果子嗎?

景番冇辦法奪舍,那隻烏鴉更是想都彆想,因為這烏鴉本身就不是原裝的,被奪舍過一次之後,再無第二次的可能了。

這世上竟然還有傻子奪舍一隻腐食鴉,哈哈哈,以後的一千年時間裡,就準備拽著這樂子過日子了。

那隻黑貓嗎?大名鼎鼎的九幽神貓,專食神魂,他是多想不開纔會往前湊呢!

至於那個小丫頭,更彆想了,神息珠的主人,能是一般人嗎?

而且是血脈已經全部覺醒,隻肖一滴神血,就能讓它生不如死,更彆說奪舍了!

那隻九幽神貓,都在眯著眸子四處尋找,應該是早就發現了自己的存在。

即便如此,慎思仙君也冇放棄,一計不成,還有二計,這冥陰大陣都被毀了,他就是想苟著都不能夠了。

“其實我們不介意讓你再次魂飛魄散的!”

燃晴從景番旁邊伸出半個頭,現在她也想明白了,這老鬼如果不是真拿他們冇辦法,也不會將他們困在域中。

能動手,誰還瞎逼逼啊!

而且,冥陰大陣已經被暴力砸毀,他就是想要一直困著他們,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域嘛,也是需要能量支援的,冇辦法永無止境的存在。

“無他,唯化身爾!”

這是不準備奪舍了,要弄一個身外化身的意思吧?

“前輩,想來需要的必是天材地寶之物,晚輩們幾個雖頗有些身家,難入前輩法眼。”

“嗬嗬,”慎思仙君笑聲溫和,聽在燃晴幾個耳中卻充滿了諷刺,“想必幾位已經能夠猜到,這裡已經形成了一個小界。”

確實,這裡的天地規則已經自成一體,基本成熟。

“那麼幾位可知這裡有多少生靈?”

燃晴臉色一白,這是在用一界的生靈威脅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