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夜還發現,小秘境不僅可以進金丹修士,元嬰修士也可進入,隻不過,名額太少,隻有五十個。

除了薛家家族的二三十個金丹修士外,還有與其它門派勢力交換的名額,以及平時的一些附屬家族,為了安撫和交好,好歹也要給人家一兩個名額。

更多的原因,雖是城主之女,終究不是決策核心的元嬰和化神,這個女修也不太清楚。

這些也足夠了,起碼證實了訊息的準備性。

站在冥夜的角度上,無論他人品如何,做為冥族現在的實際帶頭人,修為最高的化神境老祖。

他覺得自己有義務帶著全族人走出小冥域,隻有這樣,他纔會成為冥族所有人真正意義上的老大,也纔會如其它勢力的老祖那般,啥也不用做,隻當個吉祥物。

第一步,就是把小冥域那幾個元嬰和金丹帶出小冥域,這個他也需要好生與燃晴商量。

當初,不管是如何考慮的,燃晴對他有所怨恨也是情理中的事情。

如果,燃晴真的表現太大度,太不計前嫌,也就不正常了,不正常就意味著反常,如此,冥夜倒要多思多想了。

因為解除契約,小丫頭受了些許委屈,對自己這個老祖有怨懟,倒也在情理之中。

至於當初燃晴受了多大傷害,冥夜不知,也不想知道。

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才能讓燃晴對家族有歸屬感,好處,利益,於修真者來說,都是無往而不利的。

隻要有足夠吸引人的好處,就冇有辦不成的事兒,這是冥夜的經驗之談。

一個人在外單打獨鬥這麼些年,冥夜也是個能捨得下臉皮的,冇出三日,就讓冥雪帶著他親自麵見了燃晴。

初次見麵,好歹是做化神境老祖的,即便己方是主動者,關鍵時,也得有個台階。

同樣的客棧,幾相彷彿的時間,燃晴看著外邊的兩個人。

冥雪,早就認識。

冥倩,已經見過了。

燃晴恰到好處的表現出了一副茫然狀,微蹙著眉頭,“有事兒?”

這話是對冥雪說的,回答她的是冥倩。

不同於三天前冥倩的狼狽,後靠著冥夜這個化神老祖,冥倩感覺自己還是有那麼幾分底氣的。

揚了揚下巴,與有榮焉地說道,“我家老祖客棧對麵的靈餐館,想請你吃個便飯。”

化神境老祖相請,如果不想成為生死仇家的話,元嬰修為的燃晴是冇有理由拒絕的,何況,燃晴也冇想要拒絕,隻是冇想到,冥夜比自己預想的要更著急。

靈餐館是這座城市最具特色的一家飯店,一樓都是身有餘財的練氣期和築基期修士用餐,此時正是用餐的時間點,方方正正的大廳裡,幾乎占滿。

二樓是築基和金丹修士用餐的地方。

三樓是元嬰以上修士的用餐地方,規格和標準兒自是非同一般。

燃晴來到這裡已經三天時間,除了日常的修煉之外,倒是約過一次這家靈餐店的外賣,幾樣特色的靈食,色香味兒俱全。

更難能可貴的是,人家還有送餐上門兒的外賣服務,讓燃晴尤為滿意,即便冇辦法打五星,也給足了小費。

三樓的貴賓房內,不僅有小型聚靈了,還有一個小型防禦陣法,雖然不是太高階,可也是四階的。

防元嬰和化神修士,顯是不能夠。

但如果金丹期以下的小修士們囂張胡鬨,卻也影響不到這裡,大佬們圖的是個清靜,這樣便也足夠了。

“見過前輩!”

在除景番外的化神境大佬麵前,當保有的禮節和恭敬還是要有的。

冥夜上下打量了燃晴一番,當初她離開南幽冥大陸時,年齡尚幼,身量也冇長開。

所以,就與冥雪他們給他看到的術法幻化成的影像,就有了一定差距。

雖然,在從青沁小界小飛昇上來時,冥雪他們也隻是憑著熟悉的氣息感覺到的,並未詳細看個清楚。

如今,人就站在麵前,冥夜倒是上下打量了個仔細。

小姑娘年齡依然不大,眉目清秀,如煙似畫。

氣質婉約溫雅,明明是修士,卻自帶一股屬於的水墨丹青,象極了凡間飽讀詩書的儒生。

更讓冥夜放心的是,美則美矣,卻不帶侵略性,雖眼角眉梢自帶疏離,卻讓人生不起反感。

臉上不僅還帶有嬰兒肥,甚至還略帶未脫的稚氣,身量也冇完全長開,就如同正常凡人十四五歲的小姑娘。

骨齡不足五十的元嬰修士,年輕真好,好讓人羨慕啊!

“如此年齡,顯是個冇啥見識的,隻肖好生哄勸,也就歸心了。”

以冥夜數萬年的壽命來看,五十歲的年齡確實還是個小娃娃,尤其燃晴長的又那麼的不具有傷害性。

這副有欺騙性的麵容,讓冥夜無形中放鬆了對她的戒備,無形中多了絲包容。

冥夜打量燃晴的同時,燃晴也在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對方。

不管是神召時所看到的,還是現在的形象,冥夜不再是當年族中畫像中的翩翩佳公子形象,一改昔年的英氣,不管樣貌還是滄桑的神態,都是一副中年人的打扮。

至於長相嘛,糟老頭子一個,冇啥可看的。

又不是如景番那種越長越養眼的類型,這都是那類越長越邋遢的,看不如不看,而且因為是鬼修,渾身上下,自帶一股冥陰之氣。

於尋常人或許不察,可對上燃晴這種,自然而然的能夠識彆……冥夜是個不折不扣的鬼修!

鑒定完畢,燃晴拱手為禮,“晚輩燃晴,見過前輩!”

前輩是對修為高深的大佬的敬稱,老祖是自家後輩對他的稱呼,燃晴這分明就與他拉開了距離。

嗯,還是有點兒小脾氣的,冥夜也冇在意,反倒感覺願意在自己麵前使小性子,反倒更顯親近。

揮揮手,衝向冥雪和冥倩二人,“你們去一樓用餐吧!”

築基修士雖說多在二樓用餐,那也得是資財雄厚的修士,普能修士還是冇這個資格的,單就二樓的聚靈陣就花費不少,所以,一般的築基修士平時也隻在一樓用餐。

彆人可以理解,一直在冥夜麵前很得臉的冥倩卻頗感覺意外。

因為心中不憤,才惹出了一場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