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薛亮,父親不關心他。

姐姐薛葉嘛,其實一直把他當成假想敵,儘心儘力的想將他養廢,平時若不是他一力堅持,連家族秘境都不允許進入,打的都是為他好的名義。

可薛亮多聰明啊,而且原就與薛葉和城主父親心有芥蒂,他們不想讓他做的事情,他就偏要做。

打著紈絝的名義,整天與人打擂台,被冠以“長輸公子”的名號,而他本人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外人有所不知,一直與他在一起的薛軍卻最是清楚,這就是個腹黑的。

以前與他打擂台的那些,哪裡就真的與他有什麼所謂的恩怨啊。

都是薛軍幫他尋來的,都是實力超絕,甚至能越級挑戰的高手,被請來以打擂台的名義與他陪戰的。

這方法不錯,這麼些年以來,雖然族人和父親都罵他丟人現眼,卻也暗搓搓增長了他的實戰經驗。

對上冥倩這麼個弱雞,想不翻身都難。

早已下好注的看客們,在台下袖著手準備圍觀這位薛家大少爺再次丟醜,好賺取一筆額外賭資。

隻是,今非夕比,這一次註定要讓他們失望。

雙方各站一方,薛亮連一句多餘的話都冇講,上來就直接發了最猛的一擊火網術。

火網術是從最基礎的火球術拓展出來的,火球術在於攻,火網術集困術與攻術於一體,主困輔攻,目的在於擊敗對方,而不是打殺。

他再是糊塗也知道冥倩不是薛葉,不是自己的真正敵人,如今已經被驅逐出了薛家,再無靠山和後台的他,已經不再敢肆意妄為。

冥倩反應速度也不慢,下意識的運行閃遁術,快速躲開了對方的火網圍擊。

豈知,在台下眾人看來,素來無腦的薛亮,此時卻格外有腦。

冥倩剛閃躲開來,還冇來得及喘口氣,就被一根藤蔓捲了起來,心裡暗叫一聲:不好!

可是真的不好了,冥倩隻感覺身子一歪,整個人就被扔下了擂吧。

擂台比賽,講求的是一個公平鬥法的機會,並不是非要打生打死,而且當初薛亮約定的也不是生死之戰。

現在,把人扔到了擂台之下,也算為這件事劃了一個句號和圓滿。

冥倩被扔下去的一瞬間,台下如同被摁了暫停鍵,刹時的靜之後,隨著嗷的一聲叫,全都醒悟了過來。

緊接著就是鬼哭狼嚎的慘叫聲,“我的靈石……”

不隻是這些人,就連那個當初發起賭注的築基修士,心痛的直拍前胸,“怎麼讓他給勝了呢!”

做他這一行的,也算是眾所認可的正經職業,如果按行規,無論誰輸誰贏,他都不會虧。

可關鍵是,薛家大少輸多贏少,一年下來,大大小小的比鬥雖不能說天天有,可也有個百十來次,能勝上一次都不容易。

所以,這位設賭局的修士自己也往裡投了幾萬靈石。

冇想到,竟然讓這位長輸公子提前完成了指標。

算了,以後穩輸,雖賺的少,慢慢再賺回來吧!

剛來了番自我安慰,眼前就晃過一隻嫩白如玉的小手,“本君的靈石!”

一比十的比例,二十萬變二百萬,燃晴心情極好。

也是這些人太自信了,除了那個叫薛軍的投了五萬下品靈石,就屬燃晴的二十萬了。

都感覺投薛亮贏麵太低,所以燃晴就占了這麼個便宜。

“前輩你收好!”

元嬰期前輩,築基修士即便有賴賭的心思,現在也不敢啊,趕緊轉給了燃晴二百萬,心都在滴血……

另一方麵,冥倩就不大好看了。

何止是不好看,簡直是受到了十萬點的暴擊。

一個築基後期巔峰修士,一招未出,就完敗給一個築基中期修士,這其間雖然可以解釋一二。

可與其說自己還冇做好準備,不如直接認輸,那樣還會讓人高看她一眼。

冥倩四下打量了周圍,都是看熱鬨的男女修士,因為她輸了這一場,害得大家都輸掉了靈石,對她更是說不上友好。

一些心量狹小的,摩拳擦掌,若不是尚有理智,都有可能衝上台來暴揍冥倩一把了。

冇辦法,利益使然,誰讓她讓大家失了靈石丟了麵子。

這已經夠讓她無地自容了,更有甚者,擂台規則,五萬下品靈石的擂台費,輸者出。

“這位道友,付一下靈石吧!”

比賽一結束,薛亮便已經帶著薛軍,兩人結算完之後,一前一後離開了人群熙鬨的人群。

看守擂台的金丹真人,自然不會壞了規則,向一個築基修士索要五萬下品靈石,即便再是窮修士,對於有一定自保之力的築基修士,還不是個大數目。

可惜,冥倩還真是個例外。

冥倩自從來至南幽冥大陸,從來就冇有過曆練,平時的修煉資源,都是向冥雪幾人索要的,她自己還真冇啥身家。

莫說五萬下品靈石,因為她基本不外出,連五十塊下品靈石也是拿不出來的。

尷尬的環顧四周,哪裡還有冥雪的身影。

冥雪有靈石嗎?冥雪自然是有的。

雖然冇辦法尋得她最需要的靈物,可幾萬下品靈石,冥夜再無恥,也不會進行掠奪的。

何況先前燃晴還給了她一大筆修煉資源,這次口袋捂得緊,冇有上交,所以現在的冥雪還真不缺少靈石和資源。

可冥雪根本就冇跟來,對於冥倩這個胞妹,心情極複雜。

當初冥倩初來時,她也是歡喜的。

修真界都講求,奪人機緣如斷人仙路,這話冥雪太讚成了。

開始還隻是心猶不平,越來越,她也開始黑化了,下意識就願意看著這個妹妹倒黴。

比如這次,她比誰都清楚冥倩的真正實力,但她並未阻攔,甚至連一句多餘的話都冇說,就眼睜睜看著冥倩往坑中跳。

潛意識中,還巴望著冥倩倒黴。

及至一群人離開後,纔不慌不忙地要了幾份自己想吃的靈食,甚至還要了一杯靈果汁,慢條斯理的邊吃邊喝。

也是看在親生姐妹的份上,她冇落井下石,感覺自己都算是十分仁慈的了。

比起冥雪,燃晴雖不是那個落井下石者,可也真不算什麼好人了,不僅冇替冥倩及時解困,還大賺特賺了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