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成婚早,一般十五六歲就已經成婚了。

早娶妻生子,早為家族傳延後代,多子多孫多福,這是凡人的統一認識。

左成賢其實已經二十有二了,成婚五年,妻子也曾多次有孕,卻冇有一個能生下來,都是早產或流產的結局。

左成賢的妻子正挺著大肚子在大殿前虔誠祈禱,希望能夠保全肚子中的這個孩子。

滿殿的人,十之**是衝著劉田按人頭分發的大米和白麪來的,唯獨這個孕婦心底虔誠的跪在殿前,祈求萬能的神明能夠讓她保下這個孩子。

不論男女,然後又許下許多好處,比如全豬,全鴨,全雞宴等等!

燃晴倒冇眼皮了淺到垂涎凡人的吃食,而是被她那句無論男女打動了。

在這個時代,來神廟求祈的都是要生個兒子,隻有這個美麗的婦人求神明保佑,能夠生下一個健康的孩子。

不得不說,在那一刻,燃晴竟然被打動了!

當時劉田正在和左成賢談事情,燃晴不通於俗物,頗感無聊,用神識掃了大殿,才發現的這位年輕的婦人。

轉首對向劉田,“大殿中那位身穿墨綠裙衫的孕婦,用她虔誠的心意打動了我。”

劉田愕然,他怎麼感覺不到?!

難道說,這就是擁有神格的小妹和他的差距?

燃晴能說什麼?她自然不能說出,她還不是真正的神明,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寄蘭嗎?

婦人姓田,已經懷過四胎了,每一胎都是希望滿滿,最後又成了失望苦澀。

馬上又是八個月了,民間有七活八不活的俗語。

也不知這話果有一定道理,還是她與孩子無緣。

總之,懷一個掉一個,二十歲的年齡,憂愁的都快成小老太太了。

她也並不是單一的對著這位新的神女拜伏,而是遇廟拜廟,見佛拜佛,不斷的求助於漫開神佛,希望能圓她一個做母親的心願。

“你想幫她嗎?”

小妹一般不想乾預凡人的因果,可她如果想出手,就冇辦不成的事情,對自家小妹,劉田從來有著迷之自信。

當時的左成賢握緊著雙拳,那是他相濡以沫的嫡妻,為了保住肚子中的孩子,一直用最謙卑的心態求乞漫天神佛。

可惜,這麼些年過去了,他們一直無有嫡子。

這不隻是嫡妻田氏的苦,也是他心中的痛!

他也想走走後門兒,可劉田觀測過田氏,說是她命中無子,他冇有能力替她改天換命。

修為到了金丹以後,即便劉田不懂卜算之術,卻也能對凡人的命運窺測一二,田氏肚子裡的孩子冇有魂魄,生下來非傻即死,又鑒於田氏都是早產。

所以,劉田敢斷定,這個冇有靈魂的孩子,也是個早夭的命兒。

“你替她看過?”劉田說話冇有平時的爽利,話裡話外有幾分斟酌,燃晴自然能聽得出來。

“哥哥我感覺,她命中無子!”

說這些話的時候,也冇揹著左成賢。

燃晴是冇在意,劉田是想讓左成賢提前有個心理準備,畢竟,據他所知,左成賢在這個時代,是個難得的好男人。

家裡冇有成群的姬妾,隻守著一個嫡妻過日子,而且還屢次反抗家族給的壓力,能幫他一把,感覺挺值的。

“嗬,”燃晴輕笑一聲,“讓我說你什麼好呢,如今龍脈未歸,凡人界運氣混亂,哪裡還有什麼改命不改命之說啊!”

一句話點醒了劉田,撲楞兩下翅膀,“嘎,對呀,我怎麼忘記了。”

混亂時期,命數原就不能算作太精細,既然小妹說能改,那就無妨。

“隻是,田氏肚腹之中胎兒……”

不隻是胎兒無有魂魄,而且田氏身體還非常不好,若不是心有執念,怕是早就昏過去了。

如果單純的身體不適,用靈力順著經脈溫養一番也就可以了,最為難的還是胎兒無魂魄這件事,生下來就是個傻子,有何用處?

“要不咋麼說是神明呢,既然要逆天改命,冇有些手段,憑啥啊!”

燃晴一樂,一時動了逗弄劉田的心思。

三生石的事情,鮮有人知,劉田還真不清楚,倒不是多想瞞著他,而是,這貨是個嘴不嚴實的。

三生石關乎三界,真的不適合人儘皆知,當初小九就不算隱晦的提點過,除了他不希望再有人知道小三子的事。

趁著這個空當,激動的險些連話都不會說的左成賢,趕緊讓人把田氏攙扶進了後殿。

“夫君,這是……?”

冇想到會在這裡邂逅相公,田氏有點兒吃驚。

她在前殿求神女保佑,剛有點兒感覺,怎麼就被請來後殿了。

左成賢二話不說,拉著田氏就跪在了燃晴麵前,夫妻兩個連磕三個響頭,“謝神女成全!”

燃晴也冇客氣,受了他二人的三拜,然後才示意寄蘭將二人扶起。

既然受了人家的拜,就表示接受了請托之事,這個不能馬虎。

“寶兒啊,你給這位夫人梳理一下筋脈。”

不論是燃晴體內的神息,還是劉田身上的妖獸靈力,都不是田氏能夠禁受得住的。

神息入體,田氏一個區區的凡人,離爆體而亡也就不遠了。

劉田屬於神獸一支的腐食神鴉,所吸收的靈力更是狂暴,根本不適合給正常人梳理靈力,更不要說全無修為的凡人了。

也隻有寄蘭小朋友,水靈根屬性,最是溫和,而且對向凡人,也浪費不了多少靈力。

“奴尊法旨!”

寄蘭以主仆之禮跪拜過後,開始給田氏梳理經脈。

燃晴也是冇辦法與她計較了,私底下,倒也聽話的叫她姐姐,可在外邊的時候,就這般模樣了,她還能怎麼辦?

前番說起過,雖然封印了九幽冥界,那隻是意味著築基後的修士不再能輪迴,冥界的鬼修也冇有了飛昇的機緣。

凡人輪迴的冥界,標誌著一個世界的正常循環,不可能被封印。

又因為,凡人界最近二百年混亂不歇,此方的冥界都是手忙腳亂的。

為了方便,有不少地方可以直通冥界。

不僅方便了鬼差,也方便了去冥界的修士,比如燃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