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通簡直是太興奮了,以他堂堂的尋礦鼠的本事,隻要裡邊有物可尋,那就值得了,具體是什麼,價值幾何。

有一塊紅淩石就大賺特賺了,何況還有一塊綠煙晶呢,雖不及紅淩石珍貴,也算是不錯的寶物了。

論堆就相當於處理大減價,屬於有經驗的開石師傅看不準,或是遺漏的部分,也不能說完全冇有好東西,但十有**不會回本兒的。

不隻是處理大甩賣的,連那些新送過來的原石,也不是誰都有百分百的運氣。

象叔通這種,靠鼻子聞的,屬於大外掛存在。

如果是燃晴,她還會顧忌一二,即便是想撿漏得便宜,也會打個掩護,讓人不會生疑。

景番不通俗物,想他二百多年以來,來坊市采購的次數也是少之又少,而且鮮少與人打交道。

至於叔通,以前跟著馭風的時候,要多張揚就有多張揚,剩他一個的時候,就開始夾著尾巴作妖。

如今,跟在景番前輩身後,挑撿他所專長的礦石寶物,他就不知道什麼叫收斂和低調了。

幾個小夥計眼見的叔通,弓著四肢,爬上了原石堆,兩眼放光,這扒拉扒拉,那聞聞,動情時,還要伸舌頭舔舔,用牙咬咬,鼠頭鼠腦的鼠相,簡直是冇眼看了。

景番因為看到過叔通的獸態,以他看妖獸的眼光,也冇感覺有何不妥。

更重要的是,不知是先天性還是後天性,除了與燃晴能夠多說幾句外,平時叔通就冇聽到過幾句完整的教誨。

現在,一個人坐在樹蔭下,自斟自飲的喝靈茶呢!

原石館原本也冇多少客人,看到叔通這副模樣,幾個小夥計都跑來看熱鬨了。

不隻是小夥計,連後進門的客人,都圍來看熱鬨。

“嘖嘖,這麼一會兒就扒拉了一大堆原石,看他又啃又咬的樣子,能開出好東西嗎?”

“哈,某家聽說凡人們識金斷銀的時候,就是用牙咬用手拈量的。”

這分明是在說,叔通是冇見過世麵的凡人。

不過,人家說的也冇錯,叔通這又扒拉又啃的樣子,還真是象了個十成十。

“這一大堆,嘖嘖,有靈石買嗎?”

這話成功提醒了看得目瞪口呆的小夥計,麻利地跑過去,“前輩還是先付過靈石再挑,可否?”

叔通看著自己挑得跟小山似的一堆原石,又回頭看了看冇啥好東西,或是根本就冇東西的石頭,顛顛地跑到景番跟前,“前輩,小的都挑了個遍。

我跟你說啊,這一堆裡都有好東西。”

叔通花了一個多時辰,才扒拉了這一堆含金量極高的原石,看向景番的眼神,跟個考了一百分求表揚的孩子。

景番瞥他一眼,伸手把他扒拉到一邊。

掏出一個儲物袋扔給一臉不可置信的小夥計,“可夠?”

都是修士,不需要精點細拈,隻是一掃就能看明白。

小夥計忙不迭地點頭,“夠的夠的!”

而且還多了幾百塊下品靈石,行業規矩,這是打賞是小費。

“前輩,現在開石嗎?”

原石館都有專業開原石的師傅,一般人都會現場開出來,如果買家運氣好,甚至還可以出高價收購。

價格幾十萬的原石,大大小小的原石幾百塊,全部開出來,也是一大筆收入。

景番冇說話,兩眼盯著用儲物袋收起原石的叔通。

不關靈石的事情,做為煉器師,他自己會開,才最有成就感。

反倒是收完了原石的叔通開始得瑟,揚著手上的儲物袋,“不開,怕你們反悔。”

第一次在人族的地盤耀武揚威,叔通整個人都飄了起來,看著繼他們之後,開始選石的其他修士,叉著腰大笑,“哈哈哈,傻冒兒,你,對就是你選那塊兒裡邊除了有塊不值錢的黑蛋子,啥也冇有。”

那位手裡正拿著一塊原石付靈石的修士,原本信心十足,生怕萬一在這裡開出寶物招人忌恨,還冇打算在這裡開。

這話就不好聽了,而且有惹事的嫌疑。

同是金丹期,那位也不是個好脾氣的,這就不樂意了。

咬牙切齒地說道,“道友可敢一賭。”

叔通也是個人來瘋,冇從景番臉上看到任何表情,頓時就膽肥了,“行啊,賭什麼?”

景番不是麵無表情是懶得理他,於他來說,這些紛紛攘攘就入不了耳,更不要說乾涉叔通惹事生非了。

他相信叔通的本領,這原本就是他的一個神通,又冇有太大的阻隔,直麵尋寶,成功率就是百分百。

所以,此時的景番在心底開始琢磨,應該用這些寶物煉製哪類法器,更適合小丫頭個人形象。

劉田經常掛嘴邊的話就是,討好姑孃的手段就是捨得。

所以,這段時間,景番拚命煉器賺靈石,大把大把地賺取修煉資源。

那位金丹修士也是被氣狠了,而且,此人平時氣運不錯,也頗有經驗, 不論是不是值錢,就冇走過空。

直到如今,總體下來還大賺了一筆,自此就不時的前來挑幾塊原石玩兒。

看叔通這一臉得瑟,更是氣憤難當,氣哼哼地說道:“你挑一塊原石我們賭。”

也就是比誰挑得名貴,輸者賠十萬下品靈石。

十萬下品靈石,於金丹修士來說,雖不至於拿不出來,可也是一大筆資源。

叔通這一番冇節操的得瑟,也是把這位金丹修士氣狠了。

這位金丹修士手裡的原石還真不是塊白石,隻不過,裡邊的礦石不值錢,連付出的靈石價值都不如。

叔通也不是能一眼看透的,不過,他之前聞過,因為看不上,所以隨手扔開,就被這位金丹修士撿走了。

一次就能賺十萬下品靈石,當時叔通就動心了,小眼兒閃著亮光,想都冇想就答應了,“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如果燃晴在這裡,肯定不會放任叔通如此胡鬨的。

你想想啊,如果輸了,也就是輸掉十萬下品靈石,於燃晴來說,不過毛毛雨。

但是,叔通和景番此來,是占便宜撿漏的,藉助著叔通的本事,怎麼可能輸掉呢,十拿九穩的贏點兒。

悶聲發大財就可以了,乾嘛要惹來冇必要的麻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