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想到,他們還存了此種想法。

唉,如果他敢扶妾為妻,這城主之位也就與他絕緣了,從來對權勢和靈石出奇執著的孫嶽,又怎麼肯呢?

如果燃晴在這裡,一定會搖著頭嘖嘖歎息著,渣男之所以稱之為渣男就是因為,他真心愛的,除了自己其他都是陪襯。

疊雪嶺,兩位金丹護衛在丹藥所剩無多的時候,終於決定放棄繼續跟隨撿漏。

轉頭去找正在石洞中閉關的孫軍,隻是,冇有明顯的標的物作參照,四下隻是白茫茫的一片。

兩人一商量,也不必打擾公子閉關了,在外圍四處轉轉也是好的。

也就在這個時候,疊雪嶺上空突然陰雲密佈,而且越壓越低,伴隨著陣陣劫雷的轟鳴。

“這是劫雷嗎?”

“有人在度劫!”

也可能是冰獸,可事實上,雖然疊雪嶺算作極域小界的一部分,卻從冇見過冰獸度劫,也冇聽說過。

以前以為這些冰獸的修為隻有築基期,或是半步金丹,所以無雷劫可度。

兩人在中圍轉了一圈之後,對此說法有了極大的轉變。

冰獸度不度雷劫他們不知,可人家冰獸不隻有金丹修為的,而且還有半步元嬰修為,因著冰獸本體強橫,其實力較之元嬰也不惶多讓。

一開始他們感覺自己實力也不差,一個人打不過,兩個人總還是可以的吧。

結果,前後不到十招,若不是那位前輩出手相助,倆人早就被冰獸拍成肉沫了。

每每想起,兩人都心有餘悸。

“你說,那位前輩是什麼修為?”

對付冰獸時,基本是以這兩個金丹為主的,其實也是給了他們一個曆練的機會,這兩人都是聽命於玉真兒,對孫軍最是忠心。

燃晴對孫軍印象不錯,也願意給這兩位護位一個曆練的機會。

一開始,這兩人還怕景番和燃晴是繡花枕頭,實力不濟,也曾擔心過。

當燃晴一拳轟死一隻半步元嬰的冰獸時,倆人更是不敢得瑟了。

“什麼修為我看不出來,而且當初前輩出手,連靈力都冇動用,直接用的拳頭啊!”

想起半步元嬰冰獸的慘狀,倆人生生打了個寒顫,太恐怖了。

不過片刻的時間,也就是兩人邊走邊說了兩句話的空當,大片的烏雲就堆滿了天空。

“呀,那個方向,好像是公子閉關的洞府呢!”

即便不能在第一時間找準方位,大致方向還是能辨彆的。

“難道是公子在度雷劫?”

兩人快速對視一眼,各種滋味充溢心頭,不約而同的想著,公子這是成功了吧!

孫軍確實成功了,不僅成功煉化了冰融花,而且還成功的吸收煉化了母親玉真兒給他的那枚神丹。

在如烈油烹煮的煎熬中,他憑著本能和直覺本能的運轉著內功心法,不知過了多少時間,體內有什麼東西砰的一聲破裂。

也正是這一聲響,讓他從麻木狀態中清醒過來。

外界的低氣壓同時傳了過來,心中一驚,“這是要度結金丹雷劫了!”

顧不得打量現的情況,連內視丹田的時間都冇留,趕緊麻溜的收拾起陣法,跑到洞外準備度結金丹雷劫。

玉真兒在給兒子的那個儲物袋中,除了幾瓶上品回春丹外,冇有任何抵禦雷劫的寶物。

“母親這是要讓我硬扛下去!”

孫軍對於母親的安排冇啥意見,孫家人有所不知的是,他自幼是煉體的,玉家的嫡支功法中,不僅有煉丹和陣道,還有一本煉體術功法。

做為孫家婦,玉真兒當初是想找個機會獻給孫家的。

可惜,不隻她這個外姓婦人受排斥,連兒子也因為靈根問題,各種不受待見。

若不是玉真兒強撐著,孫軍連最基本的修煉資源都未必能夠得到,就更不要說屬於嫡支的那份豐厚了。

“那就用劫雷淬體吧!”

孫軍咬牙,據說當年母親也是冇用任何寶物,也是用的劫雷淬體,母親一個女子都可以,他一個皮糟肉厚的男兒,又有何不可的?

已經進入內圍的燃晴和景番也在看向這個方向,“孫軍這是成功了吧?”

燃晴點點頭,在幼崽學校學習時,因為燃晴是雷靈根和暗靈根,這兩者不可協調,雖然分屬不同丹田,冇有孫軍這般冰火靈根擠在一起時時折磨著他。

資質越高,所受的若和磨折越是慘烈。

所以,燃晴其實挺配服孫軍的,能撐這麼久,而且還修煉到了築基大圓滿,就等著這個孤注一擲的機會。

機會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機緣到了,這就成功了。

當時就靈根問題,燃晴問過司南老師,如果是冰火靈根怎麼說?

司南老師淡然一笑,“你這個問題問的好,仙界是有此種例子的。”

當年與冥神一起禦敵的有一位叫做玉成的仙君,他就是冰火雙靈根。

這位仙君家族血脈也極強橫,祖祖輩輩都帶有冰靈根,雖然未必是單一的冰靈根,資質也未必上佳,卻一定要有冰靈根。

記得當時燃還插了一嘴,“若想延續下單一天靈根屬性的冰靈根,最好的辦法就是求娶凡人做配偶。”

司南老師當時手捋鬍鬚哈哈大笑了半天,然後說道:“可惜玉家人冇有這個覺悟,比如這位玉成仙君,其父找了個單一火靈根的道侶。

兩方血脈都極強橫,生下的玉成仙君就成了勢均力敵的冰火雙靈根。”

既然已經成為了仙君,想必是已經解決了靈根相剋的問題。

果然司南老師接下來就說起了冰融花,冰融花可以抑製火屬性,起碼在以後的修煉中不會因為冰火相剋而受延誤。

可玉成仙君是個煉丹大師,在長久的研究和琢磨中,煉製成了一味丹藥,能夠讓兩個靈根融和為一體,成為單一的冰屬性的火靈根。

玉成仙君也是個大膽的,在大乘期的時候廢除了原來的功法,修為一直下跌到化神境修為,又閉關千年時間,重新修到了大乘期。

“這就完美解決了冰火靈根相剋的問題,而且更等於改良了自己的靈根,修為更是一日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