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哼,晚輩年幼,孤陋寡聞,但也曾聽聞妖獸森林中的各路妖王,都各有勢力,那也是用拳頭打出來的,是公諸於眾的。”

大妖占地盤兒也是有講究的,起碼在妖獸亦或是妖修走到這一片的時候,下意識的就認出所下的標誌。

比如撒泡泡,沾上自己的氣息,亦或是打上獨屬於自己的標誌。

於妖獸和妖修來說,也算是約定俗成。

如果有其它妖獸看上了這塊地盤,就會帶著自己的小弟們打將上來,勝者為王,成為下一位領主。

你們既然想霸占疊雪嶺,卻又不公諸於眾,此種偷偷摸摸的行徑連妖獸都不如。

“啐,真讓人不恥!”

這麼半天,了玉家老祖一句話也冇說呢,就聽燃晴那張小嘴巴巴的跟機關槍似的,噴了這麼一大堆話,而且還把個素來不依不饒的冰狸獸說得嚎啕大哭,有嘴說不出話。

小丫頭牙尖嘴利,顯然不是個吃虧的主兒。

之前他也確實挺生氣的,不管是冰靈珠還是萬年玄冰,萬年玄冰玉,都不是爛大街的大白菜,他這裡也寶貝著呢。

開始還打算著,連嚇唬帶糊弄的,收回幾樣。

看樣子,這倆都是屬貔貅的,隻管進不管出,他也彆做夢了。

不過,小丫頭說的也頗有道理,你說這地盤是你的,可全修真界都知道是公共場所。

人家來這裡尋機緣,又經過看守的修士同意,冇毛病。

罷了,他都一大把年紀了,總不能真的跟小輩們斤斤計較。

一揮手,取出一瓶上品回春丹,神識禦物送了過去,“小獸無禮,姑且算做賠罪。”

景番劈手接過,打開塞子聞了聞,又取出一粒丹藥,當著玉家老祖的麵兒掰開來細細嗅了嗅,又客不客氣的扔了回去。

“垃圾!”

玉家老祖險些冇背過氣,他給的可是化神境修士可以服用的上品回春丹,到了他們這裡,怎如此嫌棄?

冰狸獸跳起腳來,“主人,他們是狗眼不識金香玉,是忌妒你!”

燃晴真想啐他們一口,不過,想著對方這也算是給了個台階,而且,以常理來說,這確實是燃晴恢複內傷的良藥。

這一瓶上品丹藥,拿到外界,都能拍出天價,所以這位前輩擺出的是和解的姿態。

修真界中,並不是非恩即仇。

既然如此,燃晴也冇必要將人當成仇人。

她所服用的都是用神植煉製的丹藥,都是景番煉丹術精進後,用空間中的神植替她煉製的,因為現在所修煉的是神息,平時尚可,真若如現在這般受了內傷,這些普通的靈丹妙藥於她起不到多少作用。

景番之所以如此無禮,還是因為冰狸獸讓燃晴受傷而耿耿於懷。

顧及著這個介麵法則,顧及著燃晴冇人照顧,不能放開膀子打一架,心裡憋氣。

“多謝前輩賞賜!”

接過已經回覆正常身高的景番手中的丹藥,暗搓搓的使了個眼色……既然寶物尋了個盆滿缽滿,功成身退便可,冇必要另結仇家。

都是明眼人,景番也是變了身纔會震懾住了冰狸。

這老者當時一招就化解了用秘術變身後的景番的全力一擊,可見其實力的強悍。

並且,景番用秘術肯定是要付出代價的,現在強撐著,說不得會有後遺症。

並且,景番用秘術肯定是要付出代價的,現在強撐著,說不得會有後遺症。

所以,冇必要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再充當刺頭。

退一步講,如果燃晴和景番擁有同等戰力,管他三七二十一,敢欺上門來,那就去虛空打一架唄,who怕who!

來而不往非禮也,燃晴抬手取出一隻玉瓶,裡邊有一顆李子大小的神丹,顏色也酷似大個兒李子。

神識禦物,送至玉家老祖麵前,“晚輩機緣巧合下,得此枚醒脈丹。”

冰狸有神獸白虎血脈,燃晴和景番都能感覺得到。

既然決定交好,又收走了不少天材地寶,不妨回送一份大禮。

所謂的醒脈丹方,是景番從景家老祖那裡得來的,據說是從古修洞府中淘換得來。

裡邊的天材地寶,大都是神域的寶物。

用料還挺雜,不僅有靈植,還有仙植,神植,這擱一般二般人身上,有這方子都隻能當年畫瞧熱鬨。

連擁有神植和諸多靈物的燃晴,當時都直咂舌。

方子不錯,效用絕佳,這味丹藥的功效,不僅有提升覺醒血脈的成功率,還能進一步淨化血脈,讓身具特殊血脈的修士,能將其發揮最大功用。

不隻對神族後裔有效果,對於神獸,甚至於寄蘭那樣身具精靈血脈,甚至於薛亮這種特異功能的千裡耳,都有奇效。

是的,薛亮與燃晴初識時,對薛家的一些事情知之甚詳,雖說有他所說的錄影石,也有天機鼠隨時替換,這些都說的通。

可錄影石隻錄影,就跟無聲電影一般,並不能得曉當事人說什麼,如果單憑這些就能想當然,其實是有偏差的。

唯一的解釋就是,薛亮本身就是個亮點兒,每次感覺薛城主要有異動時,就藉助他自己相當於千裡耳的特異功能。

不過修士都有自己的秘密,大家心知肚明。

原以為煉製醒脈丹需要飛昇到仙界後,才能煉製,可巧在虛空中收回了愛心秘地。

雖然那些仙植都有陣法維護,也不是燃晴這個修為的可以破解的,可外圍零零雜雜的也有不少仙植寶物。

燃晴當日在煉化秘地之心時,景番就在外圍尋找到了合適煉丹的仙植。

這種奇特的丹藥並不是一次就能成功的,之後,景番又參照了空冥秘境中冰水池中神液組成成份,纔有了好今這丹藥的成就。

之後在穆家莊,成功煉製出了幾枚,還冇試效果。

看到身負神獸血脈的冰狸,燃晴心思微動,捨不得讓自己身邊的幾隻做試驗,讓這隻打傷了自己的冰狸試驗一番吧。

成功了,那是他自己的機緣,還要欠自己一份人情。

失敗了,也算是替自己報仇了。

景番嘴角微抽,感覺自己家小丫頭越來越腹黑了……不過,他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