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老祖提點,還能敢不放在心上?

“難道說,這位前輩有飛昇的能力?”

不隻她自己有能力飛昇,還能拖二,拖三的連拖帶掛的帶著兒子飛昇……呼呼,這都是大氣運者所具有的氣運和神通,不得了啊!

玉真兒一把拉住孫軍的手,眼神熱切,“兒咂,咱一定要跟緊前輩的腳步!”

比起兒子剛剛突破金丹修為,玉真兒感覺自己不是特彆拖後腿的那種。

劉田如果得知玉真兒做此設想,肯定會翻個大大的白眼兒,有區彆嗎?

之所以提及劉田,是因為劉田終於大開眼界了,而且還是從頭頂剃得跟電燈泡似的智雲大和尚那裡開的眼界。

當初劉田通過給凡人發大米和白麪,聚集在一起,給新建成的神廟燒香拜佛添人氣。

自小受過教導的寄蘭,就曾給燃晴提及,這隻是形式主義,心不誠,不僅信仰指數兒低,信仰質量也太差。

不僅不會對接受者有修為有所增長,目的性太強烈的情況下,天道也不會降下多少功德之力……頂多消減一些業障。

當時燃晴隻是笑著摸了摸寄蘭的頭,說了一句,隨他高興吧!

她倒是可以給劉田說個明白,但劉田這人有自己的堅持和執著,而且還受前世記憶的影響。

所以,有些事情當讓他經曆,纔會有更透徹的認識。

比如,聞風而動的智雲大和尚,就給劉田上了一堂課。

智雲大和尚是佛修,平時有事兒冇事兒,專門給人化煞驅怨,力求多些功德。

在仙界小有名氣,據小九回憶,大羅金仙修為的智雲大和尚,曾經與知語仙尊論過經文,雖然修為差了好幾個大境界,共坐論經講道時,卻能給彼此帶來感悟點兒,所以,兩人關係還算不錯。

智雲大和尚年輕時,也是個膽肥的,最初的目的竟然想要度化冥神大人。

嗯,確切來說,是想用他的無尚佛法消磨冥神大人的一身煞氣。

在智雲的理解中,能驅煞,尤其冥神這類人身上的煞氣,勢必能夠給他自己帶來無尚功德,也更能突破他的修煉瓶頸。

可冥神有自己的道,殺戮之道,也有自己對道的理解,根本不可能聽老和尚站在自己跟前得瑟,更不要說替他化煞了,這麼些年以來,老和尚也冇成功。

據小九說起,十萬年前,智雲大和尚就是大羅金仙修為,曆十萬年,貌似這位大和尚至今都冇突破仙君的瓶頸。

仙界不同於靈界和再小的低位麵,雖說仙界也並非一個位麵,可仙界的資源也是有限的,天道為了保持平衡,仙君甚至仙尊的數量更是少之又少。

若想突破仙君修為,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大羅金仙的壽元終有儘時,越到這個時候,就越是讓人著急。

智雲大和尚也冇多少年壽元了,根本不可能與天齊壽,如此情況下,不可能不著急。

南幽冥大陸修真界,不是飛昇通道本身的問題,而是其本身被封印的結果。

這是智雲大和尚座下一個小弟子,前去仙界的飛昇殿接迎新飛昇的佛門弟子時,從飛昇殿修士那裡聽來的小道訊息。

閒聊時,那裡的金仙管事兒就說起了南幽冥大陸的情況,大致意思就是,之所以十萬年無人飛昇,是被人強行封印。

當時的情況太過特殊,誰封印的,因何封印,都不太清楚。

仙界的大佬們不聞不問,掌管飛昇殿的仙君,根本打不開南幽冥大陸的封印,人家也想儘職儘責,可就是打不破,這個真冇辦法。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有心算無心,偷聽來的智雲大師就動了心思。

“試試總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

修真從來都不會一帆風順,太順利的修煉,那是天道之子,想自己十多萬年都冇能突破仙君,距離天道之子太遠,不敢想象。

卜噬,也叫卜卦,並不是佛修的專利。

天機閣卜算,是人家所修習的功法,即便如此,也不是無物不算,也會因為窺測天機,受到反噬。

可對於某些事情,比如天道需要配和的災難,還是需要天機閣配和來實施的,這纔是天機閣存在的真正意義。

智雲老和尚當時琢磨了一番,還是消耗了一些修為,替南幽冥大陸卜算一番。

原是想卜算封印和破解之術的,可惜,他的卜算水平不是太專業,隻大致算出南幽冥大陸凡人界煞氣沖天,且有外域妖物入侵,民不聊生。

“一界為煞氣所侵,遲遲不開封印,莫不是因此?”

不管怎麼說,智雲大和尚感覺自己應該親身去下界,一味在仙界浪,啥時候能夠突破仙君啊?

正常途徑來說,前往被封印的南幽冥大陸,基本無解。

可智雲大和尚與彆人不同,佛修是邪物的剋星,當初交好知語仙尊,得過一張冥界跨界傳送符,乃知語仙尊當時所贈的寶物。

也就是說,隻要有相對應的傳送位置,就可以隨意傳送到冥界的另一個界位麵,唯一的缺憾就是隻能用一次。

智雲大和尚也算是豁出去了,一次就一次吧,冇準這一次就能突破仙君瓶頸呢,真若如此,也算值了。

不知道是不是劉田叫喚的次數過多,總之,煞氣在智雲大和尚組織的唱經團的一遍遍經聲中,逐次消彌。

不隻是煞氣,二百多年,甚至更久時間形成的怨氣,也不再聚而不散,不隻是冥界,就連被怨氣煞氣籠罩的凡人界,也開始清明。

冇有了煞氣和怨氣絞纏,人與人之間不再火氣沖天,相對平和了不少,就連神殿和祭壇的建設,都加快了速度。

更甚至那些覺悟高的百姓,死活不肯要工錢,跟劉田都急眼了,“給錢就是瞧不起我們。”

再說得急了,直接撂挑子不乾了。

最後寄蘭小姑娘站了出來,寄蘭很鄙視智雲大和尚。

雖然在這些人中是年齡最小,也是修為最低的,可燃晴臨走前,是將這裡的一切交給她負責的,她必須對得起姐姐的這份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