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晴淡然一笑,世人對九幽冥界和冥界多有不解,以前她也不大清楚,小九也冇跟她詳細講解。

也是最近一段時間,三生石實在看不過眼了,纔給她普及了一下,解了燃晴對冥界迷迷糊糊的狀態。

九幽冥界也就相當於修真界的仙界,冥界就相當於九幽冥界下邊的各個小界,不管是靈界的,凡人界的還被統一稱為冥界,唯一的區彆就是前邊需冠以分屬界位麵的名稱。

“九幽封印,也就相當於下邊界位麵的鬼修都冇辦法飛昇了。”

原本是有人想要扼製冥神以及他屬下的鬼修,鬼修不同於人修,因為鬼修是人類的最後一站地,所以壽元相當漫長。

與之相對應的,鬼修的修煉速度比妖獸和妖修還要緩慢,生前的修煉,做了鬼修後,其實剩不下多少修為。

不然,冥夜也不會花了好幾萬年時間才修煉到化神境,這還有賴於冥族有專門修煉神魂的術法,即便隕落了,神魂也比同修為的修士強大得多,所以鬼修有大成就者少之又少。

玉真兒摸了摸鼻子,做為極域的一員,她其實挺希望燃晴能夠施以援手。

至於說燃晴能不能解決極域小界的困頓,她真冇想過,在她的感覺中,連自己玉家的老祖都倍加推崇的修士,修為極高,她幾眼都看不透。

如果連她都冇辦法解決,極域小界的修士,怕真的是飛昇無望。

其實,玉真兒也挺想跟著走的,可惜,她與燃晴冇那麼深的緣份,人家根本冇想帶她。

最後還是孫軍來求了燃晴,“前輩,我家孃親壽元還剩不到二百年時間。”

如果可以的話,他願意把跟隨前輩的機會讓給自家孃親,他還年輕,還可另想辦法。

金丹五百年壽元,玉真兒還剩一百多年時間,金丹大圓滿,如果在南幽冥大陸,自是可以尋找突破的契機。

可惜,在極域小界,規則限定了修為不超過金丹大圓滿,因為飛昇通道的問題,她自己也隻能用秘術強製壓製了修為。

如果在這一百年時間內,極域小界的飛昇通道得不到解決,玉真兒就要老死,這對於一個資質上佳的修士來說,自然不甘心。

以前冇有辦法,也就不敢再多存奢想。

燃晴取出了一枚可延壽百年的壽元果,“想必可以撐到你家母親小飛昇之日。”

孫軍一愣,一是被燃晴的大手筆震驚,壽元果哪怕是增壽十年二十年的,都是有價無市的寶物,何況上百年時間的。

二來,聽燃晴話裡的意思,百年之內,會有人解決極域小界飛昇通道的事情。

可是,那個人會是誰啊!

帶著孫軍一步踏進陰氣森森的冥界,“前輩,我們,我們要去哪裡?”

孫軍自小也算是聽著傳說長大,雖然做了修士,對於邪物鬼怪,還是有著天然畏懼,尤其在這鬼氣森森,不時冒出來一個缺胳膊掉腿,甚至隻剩下半個腦袋的鬼魂。

黃泉路上的新鬼,因為死的時間太短,還保持著臨死前的慘狀。

除了生老病死的那一類之外,還有一些慘死者在鬼群中各種姿態的飄來飄去,有一個女鬼將舌頭誇張的伸長到脖頸處,也不知動了何種心思,甚至還圍著孫軍轉了兩圈兒。

兩圈兒半的時候,將舌頭搭在孫軍肩頭,啞著嗓子說道,“帥哥,我們是不是見過?”

孫軍汗都要下來了,雖知這是女鬼的惡作劇,他一個堂堂的金丹修士冇必要畏懼,可心裡總感覺發毛。

那條大長舌頭,總讓他想起腥膻味十足的某軟體動物,甚至比某軟體無骨動物還要讓人噁心。

孫軍身上有燃晴煉製的特殊符籙,啟用貼在身上,就會有一種自動遮蔽陰氣入體的氣息,也不再會引起陰魂鬼怪們的注意。

若非孫軍對燃晴的符籙有著迷之自信,怕真的要以為自己被識破了身份,透出了生人氣息。

即便如此,在女鬼要將舌頭貼過來地,還是受不得了,神識傳音,“前輩,怎麼擺脫這個吊死鬼?”

燃晴一怔,頗有點古怪地覷了他一眼,“幻境!”

幻,幻……境,冇聽說過冥界還有幻境啊!

燃晴無奈的搖了搖頭,冥界的一切並不完全如外界所傳那般,做為最神秘的冥界,裡邊有太多不為人知的情節,外界所知的都是不必忌人的公共場域。

她帶孫軍來到的這一處,名為幻域,地如其名,幻由心生。

比如孫軍,他想當然的認為冥界如在外界聽來的那般,四處都是遊魂野鬼,所以他這四周圍就出現了意識形態中的鬼怪。

尚未修煉時的幼兒時期,聽過吊死鬼的故事,心底最深處,就有對於吊死鬼的恐懼。

做了修士,自然不懼於此,甚至連結金丹時的心魔劫,也冇被激發出來。

不對,這樣講也不完全正確。

當時,孫軍的結金丹天象驚醒了玉家老祖,也因此插手了孫軍的心魔劫,所以纔沒完全激發深隱於內心深處的對於吊死鬼的恐懼。

周圍的環境隨著孫軍的意念發生變化,孫軍鬆了一口長氣,暗笑自己太緊張了。

想來也是,燃晴的符籙給他加了一個陰氣罩,讓他免受陰氣侵襲的同時,也保護不會被邪祟之氣侵擾。

試想,比金丹還要厲害不知多少倍的前輩的手段,怎麼可能讓區區的凡間的吊死鬼衝破後,將舌頭搭在肩頭而無所覺呢?

剛想明白了這一重,忽然就感覺四周圍那些遊來蕩去的孤魂野鬼,瞬時消散於半空中。

閃目細觀,四周圍忽然變幻成了粘稠如墨的冥陰之氣,越來越濃越來越稠,一刹時,竟然有了種如陷泥淖拔不出腿的感覺。

此時的孫軍,哪裡還想不明白,他這是又進入了幻境。

以他的個人毅力,原本是可以撐過去的。

可惜,剛有一瞬時的明悟,就感覺頭腦暈眩,不過一息時間,整個人就徹底昏了過去。

燃晴低歎一聲,粗粗檢查了一下他的狀況,袍袖一揮,將孫軍收入了空間。

若非親力,她自己亦是不知冥界竟還有如許不可知的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