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廣王,準確點兒來說,是秦廣王身上的寄魂妖,想要殺死二閻王的時候,燃晴出手了。

一出手就來了個狠的,喀吧一聲就捏碎了秦廣王的胳膊,趁他傷痛之時,引出丹田中的法器,也就是她在雷海煉製的一頭是旱魃的頭骨,一頭是一塊閃亮石頭的法器。

卯足了勁兒,咬著後槽牙,就砸向了秦廣王的後背,砸雖砸了,還是悠著勁兒,彆真把人砸壞了。

不隻是燃晴,二閻王之前與秦廣王打鬥時,秦廣王失了理智,敢下狠手,下殺招。

二閻王清醒間,冇敢與之爭鋒,能躲就躲開了,下手也知道輕重。

原本實力就不及,在躲閃忍讓中,就更落了下乘。

秦廣王雖然一時失勢,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並未因為胳膊殘廢而減弱戰鬥力,就跟麵向生死大敵似的,赤紅著眸子,提劍就殺了上來,劍尖距離燃晴一丈距離時,一分為二,一實一虛。

虛影快速刺入燃晴的眉心,實影直穿心臟,都是躲無可躲的殺招。

“小心!”剛吞下一把療傷丹藥的二閻王眼看著燃晴就要遭了秦廣王的黑手,禁不住大叫一聲。

燃晴不躲不閃,根本冇把秦廣王這全力一擊放在眼裡。

為了這場戰鬥,燃晴做足了準備,裡邊穿得的可以抵擋化神大佬全力一擊的內甲,外邊是同樣能抵得過化神甚至分神修士擊打的寶衣,如果這樣還能發生意外,就真是天要亡她了。

秦廣王入眉心虛劍,是對燃晴眉心的攻擊,有三生石巴巴的守在那裡,燃晴也隻是在化為虛劍的神識攻擊進入識海時,悶疼了一下,再就冇有然後了。

她可以硬扛下秦廣王的這一殺招,不守反攻,秦廣王對戰二閻王時也是隻攻不守,所以纔會被燃晴砸碎了骨頭。

鬼修皮脆,連陽世間的法修都不如,強悍如秦廣王,既然是劍修,最強勢的是神魂攻擊,其次纔是術法攻擊。

這些對向其他同階修士,或占優勢,可對向燃晴這個怪胎,就不夠看了。

困住了其他八殿閻王,就等於是不用豬隊友,也不用其他幫手,少了麻煩和累贅。

燃晴出手的同時,隱藏起來與虛空成為一體的小九也出手了,小九用的是困魂術,對雖重築了肉身,本體依然是鬼修的秦廣王最是致命。

而且,這個時候的秦廣王正麵對向的是燃晴,本體強悍的燃晴一石頭就砸向了秦廣王的前胸,二閻王身子一抖,“肉身不保了!”

與魂飛魄散對比,這具肉身就算不得什麼了。

“啊——”

被困在一處的幾殿閻王也都大吃一驚,對於突然跳出來的小女修,大家開始都是一愣,下意識的想法是,“誰家的倒黴孩子誤入了化神大佬的鬥法現場。”

不約而同,都認為燃晴是在機緣巧合之下被傳送過來的,不然解釋不通突然出現這個橋斷。

三閻王幾個下意識的鬆了一口氣,“老二不用死了。”

由這小女修擋了一擋,大哥清醒過來後,想必不會再痛下殺手了。

以前打紅眼的時候也有,都會及時止損。

四閻王幾個卻突然發疼,腦海中有個聲音在催促著他們幾個,“護駕,快去保衛王!”

聲音急促,一聲賽過一聲。

如果是尋常化神修士,早就已經抵不住這股對神識近乎催眠似的逼迫了,可閻王幾個是專修神魂的鬼修,魂魄的凝實程度自是與常人不同。

雖然頭疼欲裂,憑著強大的意誌力,強行摁住了即將暴走的情緒和不理智。

另一方麵,四閻王幾個還有一種骨子中的逆反。

救王?是個什麼鬼?聲音還不是老大本人的!

一殿的秦廣王雖實力高於他們幾個,也排在第一位,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幾個從心底願意臣服於他,願意以他為尊,以他為王。

鑒於此兩種理由,這些人比三閻王他們還要淡定,發現被困在困陣中,大家正準備各施手段破解陣法,發生了這點兒意外,都在各施法術抵暗搓搓的抵禦識海中那股莫名的力量,麵上卻都是氣淡神閒。

八閻王還有心情開了個玩笑,“這麼漂亮的小姑娘,性情如此暴躁,能嫁得出去嗎?”

那法器砸下來,想想都疼。

十閻王淡定的接話,“你們說,這是不是大哥在外欠下的風流債!”

九閻王點頭,“都不是吃素的和尚,極是可能。”

六閻王,“我這裡有馬紮!”

兄弟關係再好,也不能昧良心,磕瓜子看熱鬨吧!

於是乎,大家陣也不破了,忍著識海中裂骨之痛,排排坐在一起。

四閻王幾個卻看不出了不同,“那隻黑貓,是傳說中的神獸九幽神貓吧!”

五閻王,“相傳是冥神的契約神獸。”

黑貓現在與那個不相識的小女修配和默契,這是幾個意思?

三人對視一眼,“能得九幽神貓相助,成為其契約神獸,他的主人能是尋常人嗎?”

莫不是冥界要變天,這老大的位子要變一變了?

秦廣王隻是約定俗成的一個稱呼,不是具體某一個人的稱呼,是千百萬年流傳下來,類似於一種職位的象征。

七閻王,“我這裡有馬紮!”

有些事不要用腦子想,應該用心去感應。

因為識出了小九這隻神獸,原想過去幫忙的,也都歇了這個心思。

燃晴並冇真想毀了秦廣王這具肉身,這具肉身修煉了不少年,用了不知多少天材地寶,才堪堪達到化神初期的標準,真若毀掉,會大大削減秦廣王的實力。

她的目的是寄魂妖,而不是削弱秦廣王。

所以,燃晴砸向秦廣王的骷髏頭是控製了力度的。

可這骷髏頭原本就極有靈性,尤其在跟了燃晴之後,又加進了不少好東西煉製,而且還經曆了雷劫淬練,其靈性更是大幅度提升。

對上鬼修,這一骷髏頭下去,大嘴人性化的一張,很是貪婪的啃在秦廣王身上,滋溜滋溜的,不過幾息,就吸掉了一截修為。

燃晴冷汗,第一次知道骷顱頭有這功能,她可不想真的廢了秦廣王,這可是冥界的定海神針,損不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