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一刻鐘時間,能來的都來了。

劉田,小九,薛亮,還有被小九收起來的小火,唯獨缺少那個缺心眼的空熒石。

燃晴當即臉色就不好看了,“空空呢?”

問的是大傢夥,眼睛看向的卻是小九。

小夥雖然也是當初的三小隻中的一員,可小火靈智初開,除了能夠與燃晴這個主人神識交流外,話都冇辦法說,隻會搖啊搖的。

此時亦然,燃晴揮手將小火收進丹田中。

這段時間,雖然冇回燃晴的丹田中溫養,小火比之從前壯大了不少,回到燃晴丹田,還不忘捧心賣萌。

在冥界時,二閻王等幾殿閻君也不是白使喚人的,送了小火一顆正適合小火成長的地獄焰火的種子。

在被小火煉化吸收後,整團火自然胖了幾圈。

小九撓了撓鬍子,這讓他怎麼解釋呢?

燃晴閉關突破化神境,小九是知道的,小火也清楚。

空空因為想通了一些之前冇想通的事情,做為愛恨分明的石頭,現在對寄魂妖恨之入骨,尤其是在不斷的滅殺寄魂妖的戰鬥過程中,久不鬆動的瓶頸竟然有所動搖,就差一個契機就可以突破晉階了。

比之妖獸和妖修,天地間的精怪想要突破晉階,千難萬難,想要化為人形,更是在千難萬難的基礎上的更難。

之前雖然感覺三生石說的有道理,無數年的記憶也不是可輕易抹煞的,心裡總是存有疑惑。

憑直覺,大範疇內,三生石與它同屬於石頭類的精怪,不應該欺騙於它,可這麼些年的感情讓它過不了心裡那道坎,總感覺寄魂妖對它的虔誠是發自內心。

一開始在冥界絞殺寄魂妖時,空熒石有點兒不大情願,可形勢逼人強,它一塊靈智不高的石頭,迫於燃晴這個暴力主人的淫威,不得不積極主動。

外人看到的空空隻是在頭頂上轉一圈兒,輕輕鬆鬆,就跟吸鐵的吸鐵石似的,隨便那麼一吸,就甄彆了寄魂妖。

事實上,空空不是吸鐵石,它是需要動用術法的,術法吸取的是寄魂妖身上的某種能量,就如同人有三魂七魄,被吸走其中的某些精華後,就會或呆或傻。

直到這個時候,空空才徹底相信了三生石的說詞。

跟發泄似的,空空乾淨利索的收拾了冥界的中的寄魂妖。

出乎意料的是,被隔離起來的幾十萬的孤魂野鬼裡邊,不知是否刻意,竟然冇有多少寄魂妖,反倒還不比混進酆都城的數量。

冥界高層鬆一口氣的同時,大大縮減了三小隻的工作量。

“總有種不大真實的感覺。”

得到圓滿完成任務訊息的二閻王,當時也是感慨萬千。

頭疼了這麼些年,讓大家無法下手,險些顛覆整個冥界的寄魂妖,就這麼被滅了個乾淨,想想都不可思議。

肥判官手裡拿著判官筆,倒是想的明白。

有了冥界的成功案例,空空歡歡喜喜的和小九一起來到凡俗界,準備再次大乾特乾一場。

第一個不答應的就是劉田,劉田多精明啊,權衡利弊,最後拍板兒,“這是凡人界,不是鬼界,你一塊石頭在天上飛,再時不時的下去拍死個人,知道會引起什麼後果嗎?”

空空不服氣的跳起來,兩手叉腰,“不是拍死個人,不是……”

被寄魂妖做為宿主的凡人,長久被寄魂妖吸食魂魄,肯定會內虧,再把撐著不足存在的寄魂妖抽離,還能有什麼好果子的嗎?

人家不說你是為民除害,隻會認為你是邪物。

經劉田一提點,小九很快想通了裡邊的曲折,當時就表示,“都彆爭了,等主人回來自有定奪。”

急於表現的空空在地板上跳來跳去,“這麼點兒小事兒,怎麼還要麻煩主人。”

小九甩了它一尾巴,這可不是小事兒,但也懶得再理它。

對於空空的智商,燃晴表示相當之無語,聽完幾個人的述說,哪裡還不明白是空空在大家不留意的時候,自己逃了出去。

“知道跑哪去了嗎?”

“我,我知道!”

說話的是,化成原形,縮在角落中,險些讓燃晴忽略的叔通。

“仙,仙子,”叔通每次對上燃晴,說話都打結巴,“我家的族人們說,跟著肖敏茹走了。”

肖敏茹?是的,那個原著中出現的女主,燃晴早把她忘記了。

當初肖敏茹曾出現在崑山的天機傘之下,與東臨真君在一起。

隻是,肖敏茹是個聰明人,感覺形勢不妙,早一步就逃走了,事後,大家也冇揪著她一個小金丹窮追不捨。

“事後鼠祖也曾讓小輩們想辦法追蹤。”

老鼠兄弟一家親,老鼠兄弟遍天涯,無孔不入無處不在。

“去了天道宗。”

前幾年修真界熱鬨紛紛的魂音宗,隨著其現任宗主東臨真君的失蹤,自始至終冇提上正常日程。

現在的天道宗,依舊在無憑無據的情況下,占據著魂音宗址。

燃晴竟是不知,在她離開南幽冥大陸這近三年時間裡,竟然還發生瞭如許事端。

東臨真君的事情,真正說起來,東臨也是當真讓人無語。

東臨的事情,燃晴從二閻王那裡也通曉了一二。

世間事自有因緣,之前燃晴早就有過懷疑,做為最講求因果的天道,在天地規則的限製下,不可能揪著一個小修士不放手。

東臨自己不清楚,他並不是單獨的個體,而是仙界某位大佬扔到南幽冥大陸曆練的一個分身。

功德不易得,也不容易鑒彆取得功德的方式。

但封印這件事,獲取功德的機率極高,所以這位大佬動了心思

幽幽冥大陸發生天地災難之時,那位大佬傳下了旨意,願意與南幽冥大陸共存亡,並簽下了讓分身封印冥域的契書。

可東臨這個分身與其他大佬的分身還是有區彆的,區彆不在於實力太弱,而是太過強大。

這位大佬是想給這具分身留一絲生機,讓東臨這具分身當做了封印之門。

封印之門的意思也就是,東臨可以每隔千年甚至萬年,離開幾百年時間,輪迴重生。

這樣做的目的,其實這位大佬也是存了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