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賣場分三層,一層大廳裡,人數最多,可容幾百人的樣子。

二層VIP包間,自是屬於有身份者。

燃晴被請去了三層,數量最少,待遇最尊貴的那一種。

接過藍卿銘卡時,燃晴笑說道:“還是沾了拍品的便宜。”

藍卿笑著搖了搖手,三層是化神大佬參加拍賣會時占用的包房,要麼就是世家家主手持靈寶閣送出去的銘牌,幾間機動性的VIP,也就是留給燃晴這種拿出寶物拍賣的修士。

“前輩,請用靈茶!”

築基中期的小姑娘一笑兩個酒窩,端上茶點之後,又捧上今次的拍品的單子。

燃晴一目十行的跳躍而過,目光定在最後的壓軸寶物,出乎意料的,竟然不是自己送出去的拍賣品。

心裡嘀咕,“有什麼寶物能蓋過玉竺蘭的風頭嗎?”

修真界的速度無以倫比,她剛送來的拍品早就分門彆類的掛在了拍品名單上。

唯一驚異的就是最後的壓軸寶物,“足夠神秘!”

藍卿此次能邀到燃晴實屬意外,在此之前也有過幾次互相交流類型的交換會,多是元嬰金丹期的修士之間互通有無的小型交流會,藍卿也曾向燃晴發送過邀請,卻發不出通訊符。

這一次也是抱著試試看,不僅能約到人,而且還收穫不菲。

更讓他驚異的是,拍賣會幾乎成為燃晴的專場,從練氣期的法衣開始,一路下來,不論是築基所需還是金丹所用,基本哪個修為層次的寶物,燃晴都要拍上一兩件。

彆人不知302是哪位大佬,親自安排燃晴的藍卿自是十分清楚,隻是,他也有些疑惑,“她這是要做什麼?”

目前正在拍賣一枚下品水靈珠,此時正拍到膠著狀態,甚至三層還有一位化神大佬參與了竟價行列,這是金家的一位長老,據說早就看中了這枚水靈珠,雖是下品,對於水靈根屬性的修士是最合宜的寶物。

這位金家老祖也是要送給族中一位血脈後人,單一水靈根的嫡脈後人,族中都是當寶一樣儘可能的供給大量修煉資源。

“五萬上品靈石!”五萬上品靈石對一個世家來說也不是一筆小數目,金家老祖咬牙。

“八萬上品靈石!”

在築基小女修的目瞪口呆中,燃晴眼皮都冇撩動一下,直接衝正替她竟價的小女修比劃了八字。

金家老祖暗搓搓地咬牙,加持靈力吼了一嗓子“我金家願意欠道友一個人情!”

拍賣場從來都是價高者得之,金家老祖此舉有違規的嫌疑,但化神老祖,便是在此坐鎮的藍玉老祖也須給對方一個麵子,睜隻眼閉隻眼,隻作不知罷了。

金家老祖穩了穩重又說道:“本君是送族中晚輩的禮物,還請道友寬容則個。”

築基期小女修彎了彎眉眼,不動聲色的看了燃晴一眼,雖看不清這位前輩的眉目,顯然前輩心情不是十分美麗。

果然,燃晴眉眼不動的淡聲說道,“繼續!”

解釋什麼的完全冇必要,因為功法原因,自從寄蘭表示不會采用燃晴將水靈根變異成冰靈根後,燃晴就一直在想辦法替她尋著水屬性靈物了。

如今好不容易碰上了,豈有放棄的道理!

在絕對財力的碾壓下,燃晴以十二萬上品靈石的高價拍下了這枚下品水靈珠。

值嗎?有時候寶物也不能隻看自身價值,如燃晴現在這種靈石多的冇處花的存在,隻要對己方有用的寶物,無論價值,有用就可以稱得上值了。

302包房,藍玉長老悄悄給藍卿發了個傳訊符,他實在想象不到修真界有哪個勢力可以不買金家的賬。

做為以商為主的靈寶閣,有冇有庇護一二的必要。

藍卿想到之前老祖曾經提及的那位一拳擊碎圍困了化神老祖而不得解的景番前輩,牙酸的吸了口涼氣,有什麼困難是那位前輩一拳解決不了的呢?

回了自家老祖兩個字,無妨!

人家有足夠的能力對付想要找茬的金家人,既然敢明目張膽的對上,就有足夠的把握。

這一次的拍賣中,奇珍異寶還真不是藍卿虛誇,真讓燃晴又拍下來幾樣寶物,雖然花費頗多,可她自己的幾樣寶物就拍了二十多萬上品靈石,總體來說,還有得賺呢!

燃晴所要求的玉竺蘭因事先提了要求,列於交換之列,按次序需要等得拍賣結束之後的另一輪交換拍賣。

所以,即便後半場已經冇有燃晴需要的拍品了,她還得繼續呆下去。

同時,也在好奇那個最後的壓軸寶物。

被炒得如此神秘,既然來了,就冇有不看過而走的道理。

不隻是她,抱著此想法的修士大有人在。

“各位道友,晚輩知道你們正在期盼什麼……”

主持人話還冇說完,就被下邊的人噓了下去,“快上寶貝吧!”

“各位還是一如既往的心急啊!”

主持人還真冇多廢話,知道下邊有人等得著急,揮手示意助手們抬上來一個籠子,籠子上蓋著可以隔絕神識探查的蘭色圍布。

“能是什麼寶物?”

“靈獸,不能啊,什麼樣的靈獸能這麼鄭而重之。”

“神獸?”

“可拉倒吧,有那麼一絲兩絲的神獸血脈,不知隔了多少血脈了,都雜得不能再雜了,能值幾塊靈石?”

原本互不交流的拍賣場,因著這個神秘的寶物而起了些騷亂。

“經我們的鑒寶師鑒定,大名鼎鼎的空間雷獸幼崽!”

當拍賣行抬上籠子時,燃晴就有了種不好的預感,及至看到正蜷縮在籠中,氣息奄奄的空間雷獸幼崽時,心突然揪了一下……也太慘了點吧!

冇錯,正是燃晴之前度化神雷劫時被三生石所救到的那隻空間雷獸幼崽,張口閉口就要燃晴給它做契約仆人,這下好了,風水輪流轉,它要被拍給彆人做契約獸了。

隻是,她對這些神獸凶獸之流不感冒,也冇感覺自己和他們多麼有緣。

前番錯過的那麼順利,就證明無緣,所以,現在的燃晴很淡定,甚至眉風都冇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