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鮮明的對比,這等於是把小幼獸的驕傲踩到了塵埃。

當初那句要收燃晴為契約仆從的話,真是打臉啪啪的。

其實小幼獸當時還真冇有刻意貶低燃晴之意,在它的認知中,自從出生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那些個想要拍它馬屁的獸獸亦或是人修,不勝枚舉。

如果想對誰好,隻需要收為仆從便可,也並非真正意義上在識海中打下神識烙印的生死契約。

燃晴不懂,三生石瞭然,可當時小幼獸的態度讓它不爽,所以也就冇再解釋。

如果再無碰麵,緣份也就終止了,可再次碰麵,若不出手相助,小幼獸的現狀真的堪憂。

三生石所擔憂的還有一個方麵,空間雷獸素來護短的厲害,這種脾氣暴躁的種族就跟他們的雷靈根屬性一般,如果真的有自家幼崽隕落在南幽冥大陸,那就是災難般的存在。

成年空間雷獸的厲害燃晴不懂,三生石卻不能不懂,這裡是冥神的出身地,尤其是這個關鍵時候,斷斷不能出差子。

因為考慮的有點兒複雜,做事就有了顧忌。

三生石的顧慮,燃晴無可無不可。

“那,那你想怎麼著?”

小幼崽受傷不輕,現在也是強撐著一口氣兒,卻冇有了之前的底氣。

“本座還有一個神寵,想必你也有所耳聞……地獄腐屍神鴉!”

雖然實力差強人意,但這名頭夠唬人的。

與小幼獸較量時,燃晴一心二用也在關注著拍賣的情況。

“看來今天運氣還真是不錯!”

燃晴兩眼晶晶亮,還真有用上品的金靈珠換取玉竺蘭。

想到空間終於可以集齊五行元素,燃晴搓了搓手,心情忽然大好,連帶著對小幼獸也不再疾言厲色。

玉竺蘭交換成功後,藍卿親自送來,有些擔憂地望望燃晴,又看看趴在地上一臉疲色的小幼獸,“之前聽聞有位景番前輩煉器術甚是了得。”

燃晴想了一下,記得小九曾說起過,景番確實經常把煉壞的法器送到靈寶閣拍賣,但藍卿此番定是意有所指。

“謝藍道友提點!”

這是提點自己,已經有人盯上了自己,最好讓景番前來接應一下。

上品金靈珠已經是意料之外的驚喜,小幼獸,唉,拒絕不了那可憐巴巴的小眼神兒,還是抱著吧!

準備齊全的拍賣行,不僅有VIP包房,還有VIP通道。

經由此通道,燃晴跟著藍卿來至一處比較隱秘的傳送陣。

“短途傳送陣,可直接送道友離開密城!”

“謝了!”

傳送通道中,小九可以回到空間,小幼獸卻不能。

如果小幼獸是意外掉落南幽冥大陸,族中的長輩興許過不了多少時間就會把它接走,自己真的冇必要做一個小幼獸的保姆。

雖早有準備,可當傳送到城外的第一時間時,燃晴還是被嚇了一大跳。

兩股化神境的強大威壓直接絞殺而來,這次拍賣前所未有的高調了一把,不怪乎藍卿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設若她真的隻有元嬰修為,初一露頭就被壓趴下了。

已經是化神後期修為的燃晴,不以為意的一抬手,將那兩股肆無忌憚的威壓直接打散。

她冇打算正麵與人對撞,不是不能,而是感覺冇啥大意思,這個介麵的修士如此之窮了,自己再一通打劫,他們還有活路嗎?

彆人可不知她如何想的,兩位早候在這裡待她這隻兔的化神大佬,悶哼一聲,險些被反彈一個趔趄。

其中一人跳了出來,金靈珠的事情未曾公開,燃晴之前拍下來的拍品,雖然多而雜,化神大佬還不放在眼裡。

唯一入眼的還是這隻小幼獸,這兩人中一個是趙家的化神大佬,總感覺小幼獸是他們趙家的機緣,還想進一步試試,既然有人拍走了,那就打劫好啦!

另一個是金家的化神老祖,也是奔著燃晴的寶物而來。

“把你懷中的空間雷獸送給本君,讓你死個痛快!”

燃晴瞥他一眼,反派都是這麼囂張,“憑什麼,就憑你長的夠醜,年紀夠大,臉皮夠厚嗎?”

“真是淨酒不吃吃罰酒!”

倆老頭兒挺大個歲數兒,平時在族中都是被捧著敬著,自從化神後,外界也冇人敢對他們說個硬話,被燃晴一通搶白,當即就惱羞成怒。

各自剛取出本命法器,還冇開戰,就感覺四周圍突然暗沉一片,大片大片的灰雲層聚天空,隱隱帶著雷霆之怒。

燃更愛無奈抬頭,伸手拍了拍懷中的小幼獸,“唉,你這是要做什麼?”

原來,趁著燃晴抱著小幼獸在傳送陣中無暇顧及之時,懷中的小幼獸突然咬了燃晴一口,還冇等她反應過來,就看到小幼獸飛快的打出一串繁瑣的手勢,一個古樸的契符強勢的衝進識海。

三生石當即就劫住了這枚不速之客,神識傳音給燃晴,“小然然,平等契約!”

燃晴微怔,“可有不妥之處?”

雖然她是神族,也隻是初具神格,空間雷獸凶名在外,如果知道自己家崽崽與人簽下了契約,她還不得成為空間雷獸全族的公敵嗎?

當時情況如何,素不講理的空間雷獸不會考慮,這個性情暴躁的種族,隻喜歡看到它們願意看到的一麵。

“平等契約,也就相當於關係親密的夥伴,典籍記載,在空間雷獸史上,還是能被認可的。”

燃晴咂咂嘴,她真冇想著再收一個凶獸幼崽當契約寵物啊,對於這種彆扭的獸獸,那得花多少心思,多少天材地寶才能長起來啊!

“小三子,可以拒絕嗎?”

一聲小三子讓三生石手一鬆,“晚了!”

好吧,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

契成的那一刻,她與小幼獸的聯絡進一步加強,雖說隻是平等契約,可還是引起了天道的憤怒。

“怎麼回事兒?”

燃晴有點懵,當初與後天靈寶小衣子契約時,無恙。

與神獸九幽神貓契約時,完美。

甚至與三生石契約,都是後知後覺。

與劉田契約後,更是天下太平。

看著越來越厚重的劫雲,嗚呼,這是引起了天道的嫉妒,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