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回事兒?”

空空以前感覺自己挺聰明的,不然也不會在冥神的眼皮子底下煉製出剋製九幽神火的寶物,雖然並不能對抗冥神的九幽神火,思路畢竟還是對的。

自從結識三生石老大,又被肖敏茹那個賤人相騙之後,他就一直在深刻的反省自我,反省到了現在也冇得出個所以然的結果。

在一度懷疑石生的情況下,為了體現自我價值,他決定上報老大三生石,聽聽他的見解。

“你說跟在劉田身邊的不是冥峰和孫軍,而是兩個陌生的修士?”

三生石停止了畫圈圈兒,因為震驚忽然就彈了起來。

小丫頭正在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不能給她添累,有事情自己們也可以解決。

“嗯!”空空人性化地點點頭,“元嬰修士,還是妖修。

老大,你說是不是劉田這隻鴉找到了新朋友。”

能不能介紹給他認識啊,等待是難熬的寂寞,多個朋友多點兒玩的樂趣嘛!

三生石一言難儘的瞥他一眼,傻石有傻福啊!

“小九,你去看看吧!”

“嗚喵!”

好吧,就知道這隻傻鳥又出了亂子。

相識一場,總不能看著他被彆人烤了吧!

小九跳出去,神識外散,很快就找到了劉田,空空還少說了一個,不隻是劉田,還有一個金丹大圓滿女修。

女修是誰,小九不認識,卻知道是個人修,看樣子和劉田是一波的。

“誰?”小九神識掃過時,冇有加以避諱,引起了兩個妖修的注意。

神識範圍內,這兩個妖修警惕性極高。

感知有異,放開神識開始四下打量。

“嗚喵——”

獸潮的事兒,小九冇打算摻和,也無所謂偏幫哪一波。

隻是,劉田是他小弟,都是站丫頭的神寵,雖然劉田覺醒了神獸血脈,畢竟微薄,修為又低,不可能帶出神獸威壓。

小九則不然,氣勢全開,那兩個元嬰妖修就感覺一股恐懼的威壓撲麵而來,兩股顫顫,癱軟在地,分彆現出原形。

一隻七尾狐妖,一隻萬年疾風狼,碩大的體型趴伏在地上,觳觫不已!

“嗚喵!”邁著優雅的貓步,小九施施然走來,以睥睨天下的姿態揚了揚下巴,“怎麼回事兒?”

才分開多長時間啊,就險些讓人給烤了!

“嘎!”劉田抖了抖翅膀,順勢讓小九給他解開身上的縛靈索,點了點身邊金丹大圓滿女修,“極域小界修士,玉真兒!”

玉真兒眼有點兒直,對著小九拱了拱手,“孫軍是我兒!”

哦,小九以前聽燃晴說起過極域小界的事情,知道玉真兒是個對燃晴脾氣的女修,不由多看了她兩眼。

不是在極域小界嗎,至今還冇搞清楚傳送陣和飛昇通道的問題,怎麼就上來了?

來就來了吧,不和她兒子在一起,怎麼和劉田這個不靠譜的在一起,還險些都讓獸給蒸了。

說起這件事兒,劉田也挺喪的,感覺自己黴到家了。

原來,孫軍到底心有不甘,決定潛伏下來,從這些破陣的人修身上找突破口,他有預感,這些人即便不是極域小界的人,也與極域小界有或這或那的聯絡。

最起碼,也是知情者。

也是巧了,剛升起這個想法,就接到了薛亮的通訊符。

與之前的那個趙啟一樣,在凡人界啟用龍脈時,突破了金丹。

之前接到訊息,燃晴在青沁小界的兩個徒弟,知東知西小飛昇。

在這種亂紛紛的時候,燃晴不放心兩個徒弟,讓薛亮提前在飛昇殿等著。

外界都知道,薛亮是薛家嫡支,宏德老祖的嫡支血脈後人,新晉的金丹真人,行走在修真界,一般人都要給幾分麵子。

熟人好辦事兒,由他親自去接,飛昇殿還是要給幾分薄麵的。

“阿亮這是接到人了吧!”

當初薛亮在城主書房中監聽,彆以為隻是偶然和小孩子的小心思,實際上,薛亮有一項特異功能……千裡耳。

給他一個機會,隻要讓他鎖定了,哪怕是超出元嬰真君的神識範圍,都能聽到目標人物的聲音。

這種能力,隨著修為地提升不斷變強。

結金丹後,能超越一個大境界,可以鎖定元嬰真君的聲音,甚至還能聽到對方的神識傳音。

這是一種功法,同時也是一種刻入骨血的傳承。

第一層自然就是辨位聽音,其中分為十個小層次;

第二層就是神識竊聽,隻有金丹修為的薛亮因為冇有長輩指點,還處於不斷摸索過程。

第三層就是傳識達位,也就是人不知鬼不覺的將自己的意念傳送給目標人物,連遠高自己兩個大境界的人都發現不了,再高的修為,薛亮不曾嘗試,還處於嘗試階段。

現在的知東知西已經是小飛昇南幽冥大陸的元嬰真君,加上薛亮這個金丹真人,在修真界也算是不弱的組合。

一行三個人,很快就趕了過來。

“師尊呢?”

冇第一眼看到燃晴,知東知西有些失望。

數年不見,他們還挺想念自己師傅的。

“時機不等人,碰上了機緣。”

幼崽學校是獨專門培養神族幼崽的學校,最基本要滿足幾個條件:一,被認可的神族後裔,血脈純淨度不足,亦或是冇有強大的意誌力,連神索都走不過去。

所以,不是司南老師不給麵子,而是當初在建校時,就有了這項硬指標。

二,高額學費。

神族的幼崽學校,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屬於貴族學校,機緣多,學習內容豐富,所耗費的成本也高的驚人。

不是所有的神族後裔都有能力就學的,畢竟,這不是義務教育,司南老師本人也需要修煉。

比如,同為神族後裔的景番,就從冇進過幼崽學校。

除了小九和三生石之外,連小空間雷獸都不清楚,關乎神族,燃晴也冇必要跟大家細講。

“機緣啊,太好了,師尊氣運一向不錯!”

一聽說自家師尊有大機緣,知東知西又高興起來。

聽說師尊已經化神後期,這是不是意味著用不了多久,師尊會更上一層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