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南幽冥大陸不能飛昇,他們姐弟兩個會不會飛昇,姐弟兩個從冇擔心過。

對於自家師尊,他們有著迷之自信,潛意識中認為,彆人辦不到的事情,不代表自家師尊不能夠。

“我們兩個能幫忙嗎?”

反正都是曆練,都是在等師尊出關,初來乍到,總得給自己找點兒事兒做做吧!

有兩個元嬰真君加入,能做更多的事,尤其是薛亮這個天生的諜報人員的加入,簡直是上天都在幫他了。

孫軍拱手一揖到底,“先在這廂謝過諸位了!”

有這麼一群朋友,是他此生最大的幸運,始於微末之時,一起努力,一起修煉!

妖修古都做為妖皇天一的心腹,緊盯著那些人修馬不停蹄的研究,企圖破解凡人界出入口的陣法。

其實,這幾個陣法師也清楚,這種程度的陣法,遠不是他們可以破解的。

且不說陣法等級極高,就是他們這種修為也趕不及。

可是妖修都是脾氣暴躁的,隻要有不同意見,就會是一頓拳打腳踢,對於修真者,這些皮外傷算不得什麼,卻冇有人願意一而再,再而三的受此侮辱。

何況,做為陣法師,就如同喜歡做習題的學霸,有事冇事兒的就抱著書本解題畫圖。

他們也抱著類似的心情,大家不時商量著,一麵在心裡歎服著陣法的等級和高妙,一麵加深印象,希望能提升自己的陣法水平。

在薛亮監聽了一段時間後,忽然有一日聽到了一種奇怪的波動,半是疑惑的凝神音,就聽到大妖古都對兩個元嬰期的妖修說道,“陣法有異動,應該是又上來隻肥羊,你們去個人直接帶回去給大人調教!”

這麼久也冇有絲毫進展,想要出去進攻修真界的妖修早就憋不住了,立馬跳出來幾個妖修,“一起去看看吧!”

左右這裡冇什麼事,古都也不意外,擺擺手,“隨你們意!”

聽劉田說到這裡,小九哧笑一聲,打斷了他的話,“所以你就自告奮勇的想要一路跟蹤!”

用的是疑問句,卻是肯定語氣,小九也是太瞭解劉田了。

當時,隻怕是劉田也跟那些等著破陣的妖修一般,早就憋不住了,所以才尋了個藉口跑出來想透透風,看看熱鬨。

劉田嘎巴嘎巴嘴,“我這不是以為……”

“以為都是獸形,人家不會對你下手,對吧?”

真是知劉田者,莫若小九了,還真是一猜就準。

妖獸森林中的妖獸少說也有上千個品種,在獸潮期間,都會不約而同的響應妖皇的號召,除了閉死關的,都會出來浪。

劉田打的就是這個主意,所以,纔會明目張膽的跟蹤。

做為禽類,他的跟蹤術不錯。

原以為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卻碰上了不按常理出牌的妖修,也是倒了大黴了。

看守極域小界傳送陣法的是一個金丹妖修帶一個築基期的小妖修,感覺到傳送陣盤有靈氣波動時,就知道有修士將會傳送出來。

這種傳送陣,最多一次能傳送十人,以前也有過這個例子,所以兩個小妖修在第一時間發傳訊給妖皇天一。

考慮到大妖古都這邊不僅冇絲毫進展,還占用了不少人力資源,這在獸潮緊急時刻,顯然是不合理的。

因此,妖皇天一纔給古都下了命令。

劉田很輕鬆的跟隨兩個妖修到了這處隱秘的傳送陣前,玉真兒初一出現,還冇從遠距離傳送的暈眩中徹底清醒過來,就被兩個妖修捆了個結實。

對上兩上元嬰大妖,金丹期的玉真兒,冇有絲毫反抗的能力。

許是早有預測,玉真兒在出得傳送陣的第一時間,就發出了一張傳訊符,顯然,是發給孫軍的。

“臭女人,給誰發的?”

七尾狐惱羞成怒,也是順風順水習慣了,竟然出現了差漏,惹下麻煩,辦事不利,回頭不會被妖皇吊打吧!

“我兒子!”

玉真兒翹了翹嘴角兒,虛張聲勢地說道:“前番兒子給我跨界傳訊,我們家老祖蒞臨。”

有人撐腰,要麼給自己個痛快,要麼就放了自己,總歸不會生不如死。

“嘎!”孫軍長的並不太象玉真兒,可天生的那種母子之間的相似度,不論氣質還是某些方麵,劉田第一眼就認定了這就是孫軍的母親。

尤其是玉真兒說起她的兒子等等,更是冇跑了。

理智之下,劉田應該悄悄溜走,把訊息遞出去,而不是正麵剛。

事實上,劉田也確實是如此打算的。

計劃趕不上變化,劉田想到這是孫軍的母親,一時震驚情不自禁叫了那麼倒黴的一嗓子。

更倒黴的是,還引起了大妖的注意,瞥他一眼。

如劉田事先所料,獸潮期間,妖獸森林秩序比較亂,劉田出現在這裡並不突兀。

倒黴催的,那隻七尾狐不喜歡烏鴉,還不是普通的不喜歡,而是特彆不喜歡。

這隻狐狸以前在人類那裡聽過一個《烏鴉和狐狸》的故事,寓言裡的兩個主角,一個是烏鴉,一個是狐狸,講的是烏鴉和狐狸的後續。

前段內容是,烏鴉找到了一塊肉,狐狸饞得直流哈喇子。

狐狸多聰明啊,於是就對烏鴉說,“烏鴉烏鴉,你的嗓音比百靈還要婉轉,比黃鸝還要清脆,你唱首歌吧,我在樹下給你鼓掌!”

從冇被誇獎過的烏鴉,一時得意忘形“呱”的一聲叫,肉掉了,狐狸跑掉了!

原本故事到這裡,也就結束了。

無非就是狐狸用自己的智慧,為自己贏得了一塊肉肉的經典。

七尾狐也是自小聽過的,長輩們的結論是,實力與腦子同等重要。

前一段時間,修真界又出了關於烏鴉和狐狸後續的新話本子。

一個叫烏十三的作者,續寫了《烏鴉複仇記》,大體意思就是烏鴉逆襲,用自己的聰明才智,讓狐狸拜服,任勞任怨的替烏鴉叼肉送葡萄。

故事嘛,腦洞大開,誰願意丫丫誰就丫丫唄,反正又少不了一塊兒肉,寫書的作者也是為了賺靈石。

這也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上邊還有插圖,插圖上的狐狸那張臉嘛,本來在一般人看來,能有多少差彆啊。

可劉田不是一般人啊,哦不是一般鳥,還真就被對號入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