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都到了這一步,燃晴還能說什麼,且不說在極域小界耽誤的那幾天時間,如果她當初不輕題,直接衝進去,雖然受傷頗重,及格應該是冇問題的。

哪裡能想到,司南老師選了這麼一個困難體啊!

自己就是再眼瞎,也不能給打個高分吧!

期期艾艾地望著司南老師,生平第一次,有了想要抱住司南老師的胳膊搖一搖,撒撒嬌的念頭,她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老師,給學生一個補救的機會吧!”

正常考試有誤,不是還可以補考的嗎?

第一次被學生撒嬌耍賴,這感覺,也還不錯。

但老師的形象就得端著,想笑也不能笑,也繃緊了臉皮。

其實他最想說的是,當初封進虛空風暴眼中的就是這麼個癟犢子的玩意兒,冇放進去之前就這樣兒了。

這次考試,明義上是去虛空風暴取寶物,實際上是在鍛鍊燃晴在虛空中的適就能力,以及應變速度。

拋卻中途跑了一趟極域小界外,他們都很滿意。

對,是他們,不隻是司南老師一個人。

“也不是不可以!”

司南老師沉吟半天,終於憋出來一句話。

孩子太可愛了,若不是反覆做著心理建設,真怕自己一個冇崩住,就吐露了實情。

“鬼域有一棵幽冥果樹,一萬年一開花,一萬年一結果,也就是這三兩年的時間了!”

“嗯!”燃晴點頭,即便不算做補考試題,得到這訊息也應該跑一趟。

鬼域隸屬於冥界,卻不受冥界控製,因為鬼域中的鬼修修為太高,不隻是化神,就是大乘期的聖人據說就有好幾個。

冥界的閻王們倒是願意掌控這一切,可九幽冥界封印,他們自己最高修為不超過化神境。

總之是,有心而無力,隻能封印或聽之任之。

此鬼域也正是,南、北幽冥大陸的分界線,十萬年前,憑空出現,生生在中間撕開了一塊約摸五分之一的口子,被世人稱之為鬼域。

“幽冥果對於陰屬性的鬼修有著致命的誘惑力,每次不超過三枚果實,對於大乘期以下的修士,服食一枚果實就可以無差彆的提升一個大境界。

所以,每當幽冥果成熟時,鬼修們就會趨之若鶩,雖然不認為自己能夠得到,也會守候在那裡。”

說著話,還意有所指的看了燃晴一眼。

燃晴秒懂,這種果子不僅對鬼修大有好處,對於自己這種有著暗屬性靈根的修士,也同樣有益。

更甚或至於,對於小九和劉田都有著的扛不住的誘惑力。

“據老師我新近得來的訊息,幽冥果樹現在已經被兩位大乘期的鬼修共同把持。”

其他的鬼修莫說摘果子了,就是多靠近一步都不可能。

燃晴眨巴了一下眼,再眨巴了兩下,相當之無語……她可隻有化神境啊,對上大乘修士,哪怕是鬼修,也不是自己可以正麵剛的啊!

“可是後悔了?”

司南老師戲謔之意甚是明顯,甚至還歎息一聲,“如果覺得老師為難了你……”

“不不不,”燃晴連連擺手,總不能因為補考題遠遠難於她這個小學生,就放棄吧!

“學生想去試試!”

如果連試試的勇氣都冇有,哪還有臉麵要全優?

司南老師暗自點頭,不愧是自己教導的學生,知進退,懂變通,越感覺越好。

隨手取出一張符籙,“這張符籙可抵大乘期全力三擊,你且收好!”

有備無患,萬一碰上也好有個防備,彆真中途隕落,那就追悔莫及了。

燃晴心下竊喜,有了這張符籙,事情成功之後,就有了逃走的把握。

對上大乘期老祖,是否失敗,完全不在燃晴的考慮範圍內!

“謝謝老師!”

“年輕真好!”

司南老師神叨叨的捋著鬍鬚,一臉的高深莫測。

鬼域,事實上已經被當初的大修士封印,十萬年來,這裡幾乎是縫絲不透。

因為其特殊性,之前的時候,冥界還會有鬼修過去定期管理,可隨著鬼域鬼修修為日漸高絕,甚至還出現了兩個大乘期,兩位大乘聖人劃界管理後,冥界就極少過去。

這也冇辦法,實力不如人家,打不過,不如就睜隻眼閉隻眼。

所幸,鬼域那邊的鬼修在兩位大乘聖人的管理下,也算守規矩,這麼些年下來,小麻煩不斷,大規模的騷動無有……感覺,主要還是封印的功勞,鬼域那邊想過界也冇那個能力。

“幸好與幾位閻君有些交情!”

冥界想去鬼域也不容易,勢必得有十殿中最起碼五殿閻君手中的密鑰,才能夠打開冥界通往鬼域的結界。

“嘎,怎麼感覺這鬼域的冥氣比之真正的冥界還瘮人!”

因為鬼界的特殊性,燃晴隻帶來了小九和劉田。

這話讓燃晴有了種莫名的違和感,冥域和鬼界原本應該是腐食神鴉的主場,他還講求瘮人,真不想跟他說話。

“小九感覺如何?”

對於冥司的一切,小九最有發言權。

老感覺自己輩份應該往上提一提的小九,故做深沉的邁著優雅的貓步,“如果說區彆的話,這裡處處充溢著暴唳之氣,而且,劉田能不能突破元嬰,當在此一舉了!”

“還有,”空空嗖得一聲從識海中竄了出來,“我還聞到了寄魂妖的熟悉氣息!”

這裡有寄魂妖是肯定的,燃晴此次前來,也受了閻王的拜托,並給付了一筆不菲的冥石和冥界出產的天材地寶,為的是能儘可能的肅清這裡的寄魂妖。

燃晴也冇拒絕,不論是冥界還是幽冥大陸,都與冥神和自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即便她有心逃開都不能夠。

比如極域小界,為了擺脫這些不必要的麻煩,甚至繞道走了一趟幽冥路。

原以為會與極域小界徹底脫開關係,兜兜轉轉,最後還得她親自解決。

甚至於,關於極域小界資源分配的問題,燃晴也參了一腳。

她其實是不願意乾涉小界這位內部矛盾的,最後卻是秦化道君親自找上了她,針對極域小界的問題,做出了深層次的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