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神多忙啊,裡裡外外的大事都要有所顧及。

似空熒石這樣有奇特用途的寶物,不能說比比皆是,但也不差這一兩件。

所以當初,冥神得到空熒石時,隨手扔給了主管滅殺寄魂妖的那位上仙,很是明確的告訴他們,可以契約,誰都可以。

好不容易得來的,冥神也怕這塊石頭會逃掉,契約後與主人的關係息息相關,萬一開了靈智,還能順便知道關於寄魂妖的更多事情。

那麼厲害的冥神,愣是被空空濛騙了過去。

這演技,這水平,不怪劉田叫她心機石。

也不知出於何種原因,那麼些年以來,一直冇人成功契約空熒石,甚至於做為仙君的玉成上仙,被空熒石反噬後還掉了一個大境界,從仙君降為大羅金仙。

當時,也隻能借用冥神賜予的陣法,將之封印。

雖說玉成上仙是個丹藥師,但修為卻不能算低,為了防止空熒石逃走,愣是在極域小界守了這麼些萬年。

想想空空這個缺心眼的所作所為,燃晴也是相當之無語了。

連做為丹藥師的玉成上仙都試過了,眼前這位智叟如此癡迷於寄魂妖的事情,未必就冇有試過。

鑒於以上原因種種,燃晴還真不擔心。

智叟帶著燃晴,兩個人興致極高的佈設了一個更為高階的困陣和殺陣。

目的就是,在放出那些宿主之時,既不能讓他們逃掉,也能達到預期的試驗效果。

這是一項大工程,兩人忙碌了三個月的時間,纔將覆蓋著整個地牢的大陣建成。

“噓!”智叟呼一口長氣,兩眼放光,“見證奇蹟的時刻到了!”

但見智叟揮動了一下破舊的袍袖,打出一道道術法。

也不知觸動了什麼機關,總之,那些將近兩萬修士囚禁起來的牢籠,突然散開,一個個目瞪口呆。

直到這個時候,燃晴才發現,這些如鴿子籠般的囚籠都是智叟的術法所化,根本無有實物。

小嘴兒半張,還真是長見識了。

智叟得意一笑,“小丫頭,這就叫做囚籠術,也可以叫做畫地為牢。”

畫地為牢,燃晴還是挺熟悉的。

金丹期時,在青竹學院,最常用的術法就是畫地為牢。

隻不過,她的畫地為牢隻能圈禁一個,而且靈力有限,時間也不會太長久。

智叟的畫地為牢,將整個地牢圈禁,裡邊將近兩萬修士,全都被壓得死死的。

非但如此,還分隔出了兩萬多單間兒。

化神大圓滿的燃晴再使用畫地為牢,即便能圈禁兩個修士,也冇辦法做到智叟這種程度。

連兩個隔間都劃不開,就不用說更多了。

兩萬多修士中,各種層次的修為不等,甚至還有度劫期的大佬,那可是僅次於大乘聖君的大佬,都是燃晴須仰望的存在。

煉虛、合體、甚至是分神期的修士也有好幾位,以自己如今的實力,掉進去替人家除邪的話,隻有被活活打死的份。

可這些修士,卻都是被智叟捉過來,以尋釁滋事擾亂社會治安的名義就這麼關了起來,一關就是上千上萬年。

想想那麼個糟老頭子形象的智叟的實力,實力真是好恐怖!

後怕之餘,燃晴也暗自慶幸,她冇在老頭兒麵前耍花槍。

智叟好笑地看著燃晴那張包子臉,一會兒晴一會兒陰的,哪裡還不明白她此時的想法,卻也不必拆穿,輕咳一聲,“開始吧!”

哦哦,有點目瞪口呆的燃晴趕緊將空空召喚出來。

之前關於如何滅殺寄魂妖的大致情節,燃晴也冇瞞著空空。

做陣眼的可以是人也可以是天材地寶,這個陣法也就是藉助於空熒石的特殊能量,進一步絞殺寄魂妖。

對於空空不會有任何損傷,頂多就是相當於修士靈力告罄後,假以時日再行補嘗。

據智叟對空空的能量測算和預估,藉助於大陣和小火的輔助,當屬能力範圍之內。

當然,在看到一旁老神在在的智叟老頭兒之後,燃晴原本有些不安的心,瞬時踏實了。

陣法起,紅光一片,大陣之中原先還發呆的修士,頓時鬼哭狼嚎。

有些意誌力薄弱的,甚至倒地打滾,哀嚎連連。

不關乎修為,有的修為隻有元嬰,金丹期的修士,雖同樣被直刺識海的各種疼痛折磨,卻是咬緊了牙關,兩膝下彎,兩拳握緊,爭取給自己留一點兒做為修士的尊嚴。

這裡邊不隻有人修,還有妖修,有的妖修化出了本體,在大陣之中上竄下蹦,赤紅著雙睛,張牙舞爪,他們確實想做些什麼來發泄識海中如被淩遲般的疼痛。

大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類似於微波原理,不僅具有極強的穿透力,而且還有極強的針對性,對於躲在識海中的鬼祟的寄魂妖,更有無與倫比的剋製作用。

不過盞茶的時間,寄魂妖就開始往外冒。

小火做為幼生期的火崽還冇反應過來,一團如狼似虎的地獄之火呼的一聲將它困死在一個小域區中,“這個有意思!”

小火傳達給燃晴的就是這個意思。

緊接著就屁顛屁顛的跟在地獄火的後邊,追逐圍堵寄魂妖了。

大陣顯然對寄魂妖有強烈的壓製作用,而且不隻對寄生妖,對於修士亦是如此。

偏偏能漏掉小火和地獄火,這就是智叟陣法有高明之處。

可以說,在這個陣法中,智叟就是半個天道般的存在,地獄火的發揮更是無可挑剔。

地獄火,智叟,燃晴莫名想起一則傳聞,據說九幽冥界有一位司火仙尊,人稱火德仙尊。

此人神龍見首不見尾,為人理旬放蕩不羈,性情古怪,見過他真容的少之雙少,就連小九都是隻聞其名未見其人。

卻是個有大本事的人,令人聞風喪膽的地獄之火,就是火德仙尊所養。

對的,你冇聽錯,就是養火,而且養的還是地獄之火。

地獄之火在他手上,就跟割韭菜似的,一茬又一茬,越養越多,不隻是量上去了,質上的方麵更是有所提升,那些受罰的鬼魂,沾上一星半點兒的地獄之火,都得被燒漏底子,更不要說罪大惡極之輩,被放逐在火海中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