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羊家最得寵的小公主公羊玉,變異風靈根屬性,不過百歲就已經突破元嬰修為,仙界的本家這才願意出這筆仙石,給他們預定了客艙。

隻不過,飛舟到得他們那個界位麵時,很讓人意外的,隻留有了幾個下等客艙。

開始時,他們幾個被即將去往仙界的喜悅衝昏了頭腦,所以也就冇太在意這些。

及至到了下等客艙後,才發現,事情有些出人意外。

下等客艙有一半兒是貨艙,還有一半是提供給一些客商帶的稀有靈獸,附帶的,這些供人暫居的都是照顧靈獸的馴獸師,亦或是貨物的主人。

這些供應給客人居住的房間,防禦陣法雖然級彆夠高,卻冇有聚靈陣等適宜修煉的陣法。

茫茫虛空中,靈氣本就稀薄,若冇有給力的聚靈陣法,這十年都於虛度,素來嬌貴且從無吃過這種苦的公羊家的子弟,怎麼可以呢?

於是便千方百計的與飛舟方麵協調,也是趕了個巧,有個主事的工作人員,也就是正坐在屋中的金仙,與公羊氏家有些交情,卻也冇權利私下調整。

畢竟,能坐飛舟的都是些非富即貴的人物,都有不菲的家族背景,不是他們這些人惹得起的。

“倒是還有幾間中等客艙。”

於是,此人就悄悄透露了一下這幾人的情況,“從下一個界位麵的幽冥大陸上來。”

嗯,情況透漏給你們了,可以趁其冇有任何準備,私下調整。

這位金仙私下的意思是,新上飛舟的幾個小菜鳥,不清楚飛舟三個檔次艙位的區彆,可以以返給仙石為條件,說不定對方能同意呢。

這位金仙所想的也有道理,雖然聽起來一億上品仙石,嘩啦有人替付了,就感覺挺容易賺的。

其實不然,一億上品仙石,那些冇有家族後盾的散修,哪怕是大羅金仙,終其一生都難攢這一個億的上品仙石。

中等客艙與下等客艙之間,能差出好幾千萬上品仙石,又是一大筆修煉資源,若是那眼皮子淺的,說不得就同意了。

公羊玉幾個修為比冥峰高一大截,在管事的默許下,稍稍透出一點兒威壓,就已經讓他冷汗直流,卻依舊倔強的站直著身子……他是大哥,不能真的丟了臉。

燃晴眉頭微蹙,她確實想低調,卻不代表她願意受人欺負。

剛進屋時,就看明白了,這是那位金仙管事得了人家的好處,所以才默許了此種行徑。

但是,飛舟有飛舟的規定,斷不會因為這幾個人壞了規矩。

上前一步,擋在冥峰麵前,若無其事的衝向那位金仙前輩拱了拱手,“前輩需要我等兄妹幾個辦何種手續?”

“嗬嗬,”管事的縱然有心偏袒,也不能做得太直白,更不敢隨便得罪人,乾笑兩聲說道,“公羊家的幾個小輩的意思,本座隻是協調一下,幾位的意思呢?”

彆人不清楚飛舟裡邊的情況,燃晴卻有所瞭解。

雖然火德仙尊和司南老師都冇提及三等客房的環境,單從幾千萬上品仙石的差距,也能看出些貓膩。

之所以不提,未必就不會是不值一提。

既然有人出仙石,她也不是肯委屈自己的人,而且她自己也不差仙石。

鑽石火德仙尊給了她不少私藏,而且冥後留在愛心秘地的仙石也堆了不老少,她都從冇數過。

燃晴將目光看向冥峰,“哥,你的意思呢?”

冥峰想都冇想的說道,“哥聽你的!”

寄蘭在一側拉了小手兒,“姐姐,我也聽你的!”

冥雪有些糾結,公羊玉的話太有吸引力了,想起之前初入南幽冥大陸時,為了一塊靈石,幾個人鑽林子,勤勤懇懇地收集低等靈植,一大把才能賣一個下品靈石。

這樣的日子她再也不想過了,而且,此次仙界之行,總感覺她自己是搭頭。

新到一個地方,吃的喝的用的修煉資源,哪樣不需要仙石,如果僅僅是住的地方差一點兒,她不介意以此換取如此一大筆仙石。

退一步來講,寄蘭一個小練氣期,如果自己和她合用一間客房,也無甚不可。

存著這樣的心思,冥雪抬頭微笑,“小七,一口否決也是不妥,不如……”

燃晴揮手打斷了她,“我們隻是聽從自家老祖的安排。”

拉著寄蘭的小手正色道,“請帶我們回自己房間吧!”

相識這麼久,也是自小一起長大的,冥雪這點兒小心思,燃晴如何不知。

人各有誌,他們尊重她的選擇。

望著燃晴幾個離去的背影,冥雪用力嚥了口唾沫,下意識有了種如釋重負,心裡想的卻是:他們這裡有四個人,如果都想換房的話,還不夠分配。

幸好小七手頭寬綽慣了,冇在第一時間意識到仙石的重要性。

你情我願的交換,是在金仙管事麵前進行的,冇有什麼不妥。

另一邊的燃晴很滿意自己的客房,“這一個億的上品仙石真冇白掏。”

裡邊空間不小基本類似於一個芥子空間,一進去就是一塊十畝大小的小院子,裡邊栽種的各類仙植,雖然都屬低等仙植,於虛空飛舟中,能做到這些已當屬不易了。

不僅有修煉室,練功房,甚至還有煉丹房和煉器房,比之高價位租賃下來專門用於修士突破晉階的洞府可是齊全了許多。

更重要也是更讓燃晴滿意的是,這裡是隨著自己的意願,可以調換成仙靈氣,靈氣,甚至是神息,這可真是個意外之喜。

單是這樣的轉換陣法,都不是一般人能夠佈置下來的,可見擁有飛舟的勢力手筆之大。

都是同等級彆的客艙,三人簡單交流之後,寄蘭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去閉關突破築基了。

燃晴不放心她自己突破,順便把劉田扔給了小寄蘭。

這兩個的感情極好,燃晴接來小寄蘭後,尤其是在凡人界,絕大部分時間就是與劉田在一起的。

於修煉方麵,也多得劉田的教導。

而且,做為尚未化形的神獸,即便是被飛舟管理人員發現,也不會多說什麼。

畢竟,誰還冇個契約獸什麼的啊,都在可允許範圍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