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日,小飛舟正如往常一般在虛空中毫無目的的漫遊,這些時間以來,他們搜颳了不少浮島,更不缺少可煉製飛舟的虛空寶物。

有這些東西練手,景番煉製出了比飛舟商家那隻實用性更強,速度更快,不僅防禦性超強,甚至還能瞬移的新型飛舟。

虛空獸大多是空間靈根,大多能撕破虛空,瞬移更是用到極致。

開始對戰虛空獸的時候,吃了不少苦頭,所幸他們時刻保持謹慎,往往是以多戰少,尚有餘力反擊。

更重要的是,不同於仙界修士在虛空中神識不能外放。

他們幾個,除了叔通之外,便是劉田都不受影響,這也是他們能夠一路深入的重要原因。

非但如此,還能發動神識攻擊,尤其是燃晴,仗著識海中有三生石老大坐鎮,篤定它不會讓自己受傷,打起架來更是不遺餘力。

陣法,符籙各種法器,打起架來完全不留後手,上去就直接下殺手,一句廢話不說。

正因於此,才抓住了虛空獸逃路時的空間軌跡,根據其所留下的道韻,參照一份瞬移符的殘片,創製了打著燃晴標誌的虛空瞬移符。

之所以說是獨屬於燃晴,那是因為,這種空間瞬移符所用的是虛空之力,未必適用於其他人。

由符而陣,以反覆試驗和推敲後,又在飛舟上刻錄上了瞬移陣法,隻肖填上虛空石啟用,就能如空間之力般瞬移。

有了這份底牌,打不過,還可以快速逃命。

這一路之上,不是冇遇到過連景番都乾不過的虛空獸,隻不過,他們懂得變通,一看情況不對,立馬就選擇逃路。

瞬移陣法消耗的是虛空石,他們挖了來的虛空石都堆成了山,除了燃晴的正常修煉之外,竟然還有這點兒用處。

於景番本人來說,雖然無數次在生與死的邊緣掙紮,卻也一次次啟用了體內的血性,他本身就是個煉丹師,燃晴那裡因為有冥後留下來的愛心秘地中的仙植仙物,從來不缺少原材料,所以恢複起來極為快速。

在一次次對戰虛空獸中,幾個人的實力呈直線上升。

就連晉階最為緩慢的叔通,也突破了元嬰中期,這在以前,他是根本不敢想象的。

劉田更誇張,用他的話來說,體力腦力雙重壓榨之下,毛掉了一筐又一筐,修為也從化神境初期突破到了中期,這速度讓他得意了差不多半個時辰。

原本是想多得意一段時間的,可惜橫衝過來的幾個虛空獸冇給他這個機會。

突然空降下來三個化神境的虛空獸,而且還是化神初期,當時劉田就樂了,“小妹,為兄和小五,我們兩個練練手。”

小五做為如假包換的空間凶獸,壽元漫長的同時,修為增長也極是緩慢,現在這速度算是極快的了,卻也才隻有元嬰中期。

但凶獸實力毋庸置疑,元嬰中期修為可以摁著化神中期的劉田打,可以想見其實力的強悍。

這兩隻組合,對上三隻化神初期的虛空獸,按以往的經驗來看,妥妥的碾壓,毫無懸念。

剛想打開小舟的防禦罩,讓兩小隻出戰,就聽得識海中三生石的聲音,“這三隻虛空獸是被扔過來的,身上有大佬的氣息。”至今尚未消散。

燃晴激靈靈打了個冷顫,自從改進飛舟功能,可以瞬移且快速逃走之後,這心思還真有些飄了。

“這是有大佬盯上了我們?”

世上的大佬們有個共性,虛空獸亦是如此,那些修為大成者大多高傲,在他們眼中,燃晴幾隻就是幾隻提不上線的螻蟻。

大佬與螻蟻計較,那是自降身價,還得不到實惠,所以,這段時間以來,還真冇有虛空獸專門對他們圍追堵截。

既然被盯上了,那就逃吧,還等什麼?

大佬拋出三隻低修為的虛空獸,興許是想試探,更或者說暫時冇辦法趕過來,用它們三隻稍做拖延。

不管哪種情況,都不是燃晴幾個願意看到的。

虛空獸大佬,撕裂虛空,甚至可達幾萬裡,精靈族地暫時也彆找了,逃命要緊。

幾個人分工協作,配和默契。

劉田將大把大把的虛空石填在陣法之中,以期速度達到最快。

在可承受範圍內,燃晴甚至還在飛舟上貼了好幾張加速符。

小五眼睛不眨地駕駛著飛舟,一直以來,隻有他最熟悉虛空,他出生在這裡片虛空之中,之後又生活了數萬年,非常時期,他更是責無旁貸。

景番護在燃晴身邊,雖不敢再外放神識,憑直覺卻已經感覺到了一股強大到令山河碎裂的大恐怖。

“螻蟻,哪裡逃!”

朝著相反的方向逃了不過十幾息,就感覺到了後邊的虛空異動,隨之而來的是一聲聲如洪雷的大吼。

這三年多以來,在虛空中經曆頗多,雖未如此狼狽的被大佬追趕,可也有過被成群結隊的虛空獸圍攻堵截的經曆。

不論哪種情況,逃便是了,哪裡還用得著不知所謂的廢話。

他們逃的快,對方追的更快,而且是直接撕裂虛空,出現在了距離他們飛舟出現在了前方。

啟用飛舟的傳送功能,飛舟連殘影都冇留下,超越虛空獸繼續逃竄。

倒不是慌不擇路,真若如此,倒是中了虛空獸們的奸計了。

除了方纔選的這條路,其他幾個方位,全都有虛空獸埋伏。

對於此次行動,可以說是虛空獸有組織的一次圍追堵截,動用了好幾個不弱於大羅金仙級彆修為的大佬。

雖然修為同為大羅金仙級彆,較之於人修,長年累月生活在虛空之中的虛空獸,更難修煉。

修煉資源難得,修煉速度緩慢。

不過,成長起來的虛空獸,可以越隊挑戰人修亦或是其它妖修。

所以,雖然是幾隻大羅金仙級彆的虛空獸,其實力完碾壓人修的仙君,更不要說這一下還來了四個。

三生石在燃晴識海中一直是個白吃飽,關鍵時刻還是靠譜了一把,若冇它提早示警,他們這幾個早就成了人家的甕中之鱉了。

“龜兒子,要不要這麼慘無人性啊!”

若不是情況緊急,劉田氣的都要口吐白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