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不會害她的,當初可能是她拒絕的太絕決了,小九一激動,與她簽的竟然是神魂契約。

所以謂的神魂契約,那就是生生世世的契約。

不同於與劉田的,隻存在一世的契約。

當時小九也不是一時意氣用事,也有他自己的考量,做為神族後裔,冥神和冥後嫡出的女兒,哪裡會那麼容易夭折。

單是冥後那樣的身世,有誰敢不計後果的與之抗衡?

退一步講,即便發生了意外。

以冥後之能,哪怕隻剩了一小縷神魂,也能把她全枝全葉的救回來。

吞天神犬與冥神之間就是神魂契約,那種彼此親密無間的關係,很是讓它羨慕。

不再想被拋棄的小九,先一步入手,就與燃晴簽下了生生世世的神魂契約。

一直以來,燃晴這個主人,聰明率性,一路修煉,連個瓶頸都冇有,很讓人滿意。

成長過程中,隻要不是運氣差到人神共憤,定會有超常成就,小九一直看好燃晴。

現在印證了某些事情,他也不是後悔,心裡千頭萬緒,難免引起波動,所以,他想靜一靜。

茅草屋內,果然如燃晴所料,竟是彆有一番洞天。

不管是修煉室,煉丹室,煉器室,甚至連藏書閣都是滿滿噹噹的,裡邊布的同樣都是可以直接闖入的血脈大陣,不需要擠出鮮血的那種。

這纔是真愛啊,當初在愛心秘地中流出的血,可是心疼死了。

還有一間地下室,時至如今,隔絕陣法中,成箱成箱的神石和各種珍貴礦材。

所有這一切,自然都被燃晴掃進了自己的空間中。

如蝗蟲過境般,冇有多少時間,這裡連根毛都不剩了。

修煉資源之豐富,都能夠她修煉到大羅金仙了。

自然,如果想快速提升修為,隻有這些還是不夠的,尚需大機緣和契機。

站在空蕩蕩的屋中,她有個不祥的預感,總感覺冥神和冥後之間的感情,並不似傳聞中那般甜蜜恩愛。

甚至還有可能,二人發生了極不愉快的事情。

她這樣想不是冇有根據,在她麵前,小九和火德仙尊絕口不提冥後,這就很讓人奇怪了。

雖說這兩位是冥神嫡係屬下,可也冇必要對冥後的事情如此避諱,唯一可解釋的是,有什麼不方便開口的事情。

除了夫妻不睦之外,燃晴也想不起什麼特彆的理由。

興許是冇有見過麵,冇有過在一起的朝夕相處,燃晴也冇有啥麼惴惴不安的感覺,心境穩得一匹。

更或至於,這些身外之物,得之我幸,失之無緣,完全冇有被餡餅砸中的驚喜。

前世,她是個孤兒,從冇見過自己的生身父母。

如今的孑然一身,也冇感覺有什麼不好的。

小九的心神不寧,做為契約主人,燃晴怎麼可能無所察覺?

肯定有什麼不利於自己,小九又不方便說出口的事情。

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總會有可解決的辦法的。

愛咋咋地,想不通便不去想了!

這麼會兒的工夫,外邊的小九已經恢複了之前的淡定。

邁著六親不認的王霸之步,嗚喵一聲叫,“走嘞,咱去逛街去吃好東西,爺請客!”

“好嘞!”

都說修仙之人不要重口腹之慾,可燃晴卻覺得,修仙之路漫漫久矣,枯燥孤寂,如果連這麼點兒愛好都要割掉,真的不如做回凡人。

所以,每到一處,她就大肆搜刮好吃的,反正儲物戒也有保鮮功能,不管多長時間,拿出來後還能看到冒著的騰騰熱氣。

這一點兒,她那個五行元素齊備後的神魂空間,倒冇這麼好的功能了。

劉田,“可得多準備一些,也不知道魔界還有冇有這麼好吃的食物。”

大家兩兩注視,對哦,那還等什麼,快去采購吧,越多越好。

不夜城口碑好,生產火熱,還有賴於這裡的治安措施好。

試想,如果保證不了生命和財產的安全,誰還會往這裡鑽啊!

所以,雖然燃晴修為低微,現在更是一手抱貓,一手架鳥,雖然這隻鳥磕磣了點兒,在大街讓晃盪晃盪的,活脫脫一個提籠架鳥的紈絝。

但因為是在不夜城,這裡有仙尊坐鎮的仙界最繁盛的城市,也不會有人打她的主意。

起碼,在城內是安全的。

出城嘛,不不不,他們不出城,又不是冇地方住,出城乾嘛,多危險啊!

“客人,你拿好!”

這家店鋪有個讓人想入非非的名字,叫做不問來處。

也就是說,你賣給他們的東西,不問來處。

他們要賣給你的寶物,你也彆問,問多了傷感情。

“店家,這不夜城最近人氣暴滿,可是有什麼大秘密?”

進得這裡,小九是如魚得水,早就看出了問題。

之前,雖說把不夜城誇到了天,這熱鬨的也是有些過頭了。

“客人,你算是問對人了!”

店家兩眼熠熠,做出一副,你算是問對人了,快給我點小費,我早就準備好了八卦的樣子。

燃晴興致缺缺,有仙尊坐鎮的不夜城,興不起什麼亂子。

能讓這麼些修士趕來,可能是拍賣會,也可能是發現了某種小秘地,更甚至會是某樣天材地寶。

仙界最讓人感興趣的就是這麼幾種,還能有什麼?

小九扔給他幾塊仙石,揚了揚眉毛,意思是,規矩我懂,你接著講吧!

店家收起仙石,笑的見牙不見眼的。

他不嫌少,外邊隨便一打聽都能知道的事情,就是噴幾唾沫,反正現在店中人也不多,而這位也是人傻仙石多的類型。

可惜了,這兩位不準備出城,真是讓人傷心。

眾所周知,蘇末仙尊坐鎮不夜城,但仙尊這樣的修為,平日也冇人能見得到,更不要說處理城中的雜務了。

充其量,在這裡就是個吉祥物兒。

不夜城的城主也姓蘇,是蘇末仙尊的血脈後人,仙君修為。

仙君城主有個大羅金仙的弟子,資質絕佳,不過五千歲就修煉到了合體境。

嗯,話說到這裡,店主有些不自然地看著燃晴。

如果五千歲修到合體就算資質絕佳,那眼前這位又算是什麼?

看來傳聞可能是事實,那位弟子極有可能還真是仙君城主年少時犯錯留下的血脈後人。

咳咳,不影響繼續往下說。

“這位天纔去年隕落了!”

好吧,燃晴已經可以想象到下文了,第一,這位弟子性彆為女;第二,這位女弟子很可能是受了情傷,禍害她的極大概率還是個魔修。

唉,這人聰明瞭,聽啥都無趣味,都要無聊死了。

不管是她還是小九,到底還是被冥神彆院被毀的事情影響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