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著在秘境中,難得碰上這麼個傻子,以後在兩眼一抹黑的秘境冇準還能用得著他,為使他安心,便說道:“打夠了進城的消耗後,可去一看。”

妖獸是永遠打不完的,何況自己還有要送信的任務。

在這人生地不熟的秘境,她也是想在這歧山之上尋些可食用的果子,一些用得上的靈植,山精野怪也好,魂獸也罷,這些對她這個修為來說,都是寶貝。

她又不挑,而且是多多益善。

唯一不足的是,吸食血月精華修煉的山精野怪確實打了不少,真正的魂獸一天都未尋得一隻,這也明白了因何在碰上無危險意識的七隻幻魂後,那三位那般難看的吃相了。

因為要尋找一些可以換成魂石的魂獸和靈植,冇多久兩人就走得偏離了外圍。

與此同時,那三個修士還在做著教學材料,如果冇有被其他修士撞破,自己又冇有掙脫,幻境是不會主動中斷的。

便是要中斷,那也得等他們幾個精力耗儘之時,再捉來給小輩們補充營養,那就,繼續讓他們陷著吧!

十日之後,燃晴在冉七的惶惑不安中,終於結束了這次曆練。

於她來說,是根本不想做下這份因果,可一想到那幾隻妖雖然表現的太過明顯了。

可相對於人修的算計和詭計來說,還是有可取之處的,起碼他們把喜歡和不喜歡擺在臉上,善與惡其實就是一線之差。

若說,這也算是冉七的生存之道。

若非如此,他一個至今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修,練氣八階,豈能安安穩穩的一直存在。

“十日,不能再拖了。”

冉七也不容易,為了救那幾位,為了維持他神卦的名聲,也是下足了功夫,兢兢業業的替燃晴分割妖獸,采挖靈植,做最苦最累的活,而這些全都不是他所需要的。

除了後邊的幾隻魂獸,也不是他動的手,按這裡的規矩也冇啥可賺的,為的就是當初燃晴的一語承諾。

“不會太晚了嗎?”

都十天了,這麼久,恐怕是都化成妖獸耙耙了吧!

冉七苦笑著,“幻獸與彆的妖獸不同,當你說起有兩隻築基期幻獸時,我就想到了,人家這是在教導小幻獸。”

燃晴瞭然,實地教學,總得把廢物利用完。

“築基期的幻獸,施展幻術,不會超過十天。”

有燃晴這個大殺神在,如果那三個運氣夠好的話,還是有一線生機的,端的就看他們能不能撐得下來。

燃晴用神識掃過,原以為已經成灰了的三個,或喜或怒的在原地轉圈圈,她也是納悶了,都過了這麼久了,難道就冇有個其他的修士前來嗎?

其實她隻看到了結尾,冇猜到開頭。

歧山雖大,可前來尋機緣的也不少,不是冇人看到他們三個,修為低些的,早在感覺到修為遠強於自己的築基威壓之時,就遠遁了。

畢竟,那兩隻幻獸一隻是築基初期,一隻築基中期,對於練氣修士來說,是需要避開的,哪裡還敢來觸其黴頭?

築基期修士在小黃泉秘境中,當屬高階修為了。

到了這個修為,晉階突破極為困難,若非鎮魂果那等大機緣,平時不會輕易出手。

即便是來歧山曆練,那也是直接飛去內圍,斷不會在外圍與練氣期的小弟子們爭搶這些本人用不上的垃圾。

正因如此,兩隻築基幻獸纔會在此地教授小輩們,練習幻魂術。

若說之前,燃晴出手,那便是與那三隻妖修爭搶機緣。

現在,兩個築基期幻獸正在圍觀,一群練氣期幻獸群毆那三個在自己家老祖加持了的幻境下,虛實不分的妖修。

“嘖嘖,冉七,你說咱們是現在出手呢,還是等他們二人重傷之後再出手呢?”

既然被冉七所求,以為自己做苦力為條件,也得尊重一下冉七的意見。

冉七都快要哭了,不斷向燃晴拱手作揖,“姑奶奶,你快出手吧,不然……”

不然什麼?

“我這麼些年以來,就是靠著卜卦為生的,如果出了差錯,豈不連招牌都要砸了。”

燃晴愕然,她就說嘛,生,死若各算一世的話,修了兩輩子的道了,冉七這人怎麼可能這般單純呢?

之前,雖不知他要鎮魂果樹的枝丫做甚,可在與自己合夥對付那幾十個築基修士時,駕著飛舟橫衝撞,也冇見他心慈手軟,怎的為著幾個不入流的妖修就這般仁義?

敢情是,他在執著於自己當初卜的那一個平安卦。

修真修道,方式萬千,這冉七所修莫不是以卜入道?

冉七囁嚅了半天,“道亦有道,道非道非常道……”

燃晴擺擺手,她不問了,也不想知道那麼多,再說下去,那三個可就真被毆死了,雖說一群練氣期幻獸不善武力,可也架不住獸多啊!

若說在煉化鎮魂果前,燃晴還真冇把握同時斬殺兩隻築基期幻獸,可她現在神識強度已經達到半步金丹修為,且又是在幻獸並不處於巔峰狀態。

何況,她的諸多手段,都能對付得了這些以魂識為主體,本體卻又相當薄脆的魂獸的,這是在這十日與魂獸的廝殺中,得出的經驗。

較這於法修修士,那皮還要脆上幾分。

既然打定了主意,燃晴不再遲疑,縹緲步用到極至,出手就是二百根烏針。

原本正信心滿滿,要最後將那三隻妖廢物利用,給小輩們當營養餐的妖獸,被突如其來的攻擊打了個措手不及。

兩個築基期的幻獸大吃一驚,不是它們不夠小心,而是燃晴的綜合實力遠高於這兩隻,速度極快,又是突襲。

被烏針困住的幻獸,倒是想要施展幻術,可一來是之前圍困三個時,耗費魂力頗多。

二來也是烏針原就叫做九幽刺神針,專門剋製神識,而且還讓燃晴化針成陣,兩隻獸獸此時隻有招架之力。

其實還是得益於之前的鎮魂果,若冇有煉化鎮魂果,燃晴根本冇辦法同時駕馭兩個二階攻擊陣法。

更令幻獸冇想到的是,烏針上還淬了雷電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