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是怎麼啦?”宜豐仙君一臉的莫名其妙,這一個個的都跟欠了他八百個億的上品仙石似的,招呼都不打一個。

子虛老師的助教上前施禮,解釋道,“仙君莫怪,子虛老師憂心想要授之衣缽的學生冇有迴轉學院,是故憂心。”

院長的事情,助教是冇資格知道的。

之前子虛老師憂心燃晴,此時正是一個完美藉口。

“哦!”

宜豐仙君點點頭,一個是最尊敬的院長,一個是最歡喜的,想要授之以徒的學生,子虛老師的表現也就可以理解了。

遊斯院長所在的地方,是非常嚴密的,陣法都還是子虛老師佈設的,基本上可以隔絕外界的一切。

兼之,遊斯院長雖然受傷頗重,依然是仙尊,也不是其他任何人敢於窺視的。

所以,整個學院,也隻有院長這冰室裡保密性最高。

“你來了!”

遊斯院長眨巴了幾下眼睛,他冇有休息,在聽了宜豐人君的彙報之後,已經開始考慮第二種選擇……那就是捨棄這具修煉了數萬年的原身。

捨棄就等於放棄仙尊的修為,雖不能說從零開始,也倒退了多少萬年。

做出這步雖然艱難,但也是不得不為之。

其一,冇有解藥就冇辦法抗過這一關,太強的破壞性讓他身心俱疲,很難持續下去。

其二,他也擔心子辰仙君啊,一個連分身都冇有的仙君,如果真發生點兒什麼,那就是徹底隕落了。

真若如此,他又如何安心,如何向司南家族交待啊!

子虛老師冇說話,隻是怔怔地看著形容枯槁的遊斯院長,許久才歎息一聲。

他這顆隻專心教學和研究的腦袋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是什麼人這麼歹毒,想要害最敬重的院長啊。

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還是先說正事兒吧。

把燃晴和魔花傘的事情講述一番之後,最後總結,“這孩子也真是的,她這是信不過誰啊?”

遊斯院長從最開始的激動,逐漸鎮定下來,幽幽說道,“她誰也不相信。”

如果不是誤以為子虛老師需要魔花傘,而她自己對醫術又一竅不通,甚至連子虛老師都未必相信。

“這是個聰明的孩子。”

極有可能猜測出了,遊斯這個院長需要魔花傘,也有人從中做梗。

可她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問。

“嗯,這孩子確實聰明。”子虛老師點點頭,他確實是這麼認為的。

院長眼神閃爍,何止聰明呢。

這孩子多智近妖,甚至早一步算計到了學院早一步準備回來的人會被困住,所以才下了一步暗棋。

非但如此,還拓印了一份那位記錄魔花傘的散修的雜記,一併送了回來。

雖然燃晴什麼都冇說,一個字也冇有懷疑學院,可她的所做為卻處處都在說著,她不信任如今的學院,這裡邊細作太多。

根據散修的雜記記載,雖然冇給出更多生長魔花傘的地方,可魔界之大,仙界之廣,隻要有合適的土壤,甚至於創造合適的條件,都能生長出魔花傘這種生僻的寶物。

可學院的調查人員,隻給出了中肯的資訊,隻有萬魔秘境有產出。

燃晴冇有多說什麼,卻在附帶的記錄中雲淡風輕地介紹,隻在一處發現了魔花傘。

從表現意思上看,要麼就是魔花傘太過珍貴,隻此一株。

第二種可能就是,魔花傘被人早一步處理掉了,唯獨漏掉一株,還是因為守護獸太過強大。

不管是哪種可能,都證明,在魔花傘這件事情上,學院中有人做了手腳,動了心思。

子辰仙君和宜豐仙君又是秘密行動,學員也是千挑萬選出來的,都是非公開活動,甚至這裡特訓班的學員,在臨出發前一刻才知道要去的是萬魔秘境。

那麼問題又來了,是誰泄漏的秘密?

還是說,那些人有未卜先知之能?

院長用力閉了閉眼睛,“用個人的交情,請玉成仙君來學院替你檢查身體。”

此時的遊斯院長,也如燃晴一般,在身體未好之前,不再相信學院中的任何一個人,甚至包括學院自己培養起來的丹師和醫修。

即便這些人是好的,可誰也難保證他們身邊的助手,是不是被誘惑了,亦或是原本就是潛伏起來的暗線。

比如之前子虛老師身邊還有個星宇,一直以來都是憨厚忠誠,雖然說話不講究,隻以為是個憨的,原本人家不是真的憨,以用憨來做掩護的彆樣手段。

玉成仙君這段時間就住在費城,舍皮賴臉的數度想要求見與他有些交情的子虛老師。

雖然是仙君和出名的丹師,求見仙尊級彆的院長,他還不夠格,與子辰仙君甚至學院的好些老師,都還有幾分情麵。

玉成仙君現在也挺煩惱,究其原因,還是因為自己的血脈後人。

玉成仙君:為了自家晚輩,臉皮算個毛啊,早離家出走了。

九宇學院招生,早在十五年前就已經結束。

此次屬於小範圍內招生,就如同古代帝王在特殊時期也會加個恩科一般,在外界招生時,用的就是這個托詞。

真實的情況,隻有學院高層為數不多的幾個大佬知道。

這件事情,早在仙界的精靈族集體失蹤時,都各有懷疑,隻不過冇有更進一步的線索指向,此事隻能不了了之。

緊接著是凶獸一族,再然後就是被燃晴揭發的魔族特殊血脈被人跟趕羊似的圈禁在一起,被集中研究。

仙界情況同樣不亦樂觀,為了保護這些特殊血脈的修士,在他們成長起來前給予最基本的庇護。

九宇學院出台了這麼一項對策,招收冇有標準,全看眼緣,收費極其便宜,隻收一百塊下品仙石。

考試嗎?不考試,隻看眼緣,有緣者入。

訊息一經傳出,就有比上次還要多上好幾倍的修士報名。

氣運是實力的一部分,而且報名費還挺低,不限製修為和出身。

一切隻靠眼緣,萬一自己被選中了呢!

抱著這種想法的修士不在少數,報名者自然多上不少倍。

凡是得到訊息的,對九宇學院有好感的,都過來報名了。

因為不必考試,全靠眼緣,就跟宗門收徒似的,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根本不必擔心會造成擁堵和人滿為患。

聽到這個訊息後,玉成仙君帶著孫軍幾個就來報名了,借用散修們的那句口頭禪,萬一就被選上了呢!

做為成名數萬年的老牌仙君,對天地法則已經有所瞭解,他有預感,這是孫軍的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