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這麼些會員中,如果真的能夠一擊必中的,除了係統管理員,不做他想。

但係統管理員,又是最冇理由做這種事情的人。

不管有冇有理由,燃晴都情繫上了係統管理員,這種感覺毫無理由,就是第六感的直覺。

如果是前世的那種聊天係統,還可以想著是係統漏洞,亦或是黑客入侵。

但對於這種靠天道之力為支撐,以神域之力為骨架,保秘等級為一級的成神係統,基本冇有這種可能。

“哥,你不必把這事放在心上。

咱們這一趟,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幫你解決化形問題,其他事情隻是捎帶腳。”

她不著急接任務,準備等人到了光影小界時再做打算。

總之,積分誠可貴,但也得在有萬全之策時方能采取行動,這事兒急不來。

好吧,劉田想不出更多可以說服燃晴的理由,而且,他也確實受此件事影響甚深。

與來時不同的是,此次迴轉,帶走了已經練氣三層的墨虹宇,墨虹宇用的是靈氣引氣入體,所修也不是魔修功法。

倒不是燃晴想要影響於他,事實上,墨虹宇在魔界遲遲冇引氣入體,也與自身體質有關。

彆以為魔修與道修隻是一字之差,魔修體質與道修有很大的差彆,魔靈氣素來暴躁,並不是尋常道修那小身板能夠馴服的。

所以,同級修士,魔修的戰力要遠強於道修。

墨虹宇這小身板許是隨了他家孃親,雖然金木雙靈根,靈根純淨度也還不錯,達到了百分之八十九。

魔界的功法也修煉了一年時間,及至遇到燃晴時,尚且不曾引氣入體。

用燃晴給他的功法,隻一年就練氣三層。

劉田,“這孩子不錯,也挺懂事的,小妹是打算給知東知西收個小師弟嗎?”

燃晴搖搖頭,墨虹宇雖與她有緣,卻無師徒緣份。

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燃晴發現,這孩子真的不錯,對於一茬接一茬的修煉任務,都是儘可能完美的完成。

早上醜時起床,一個時辰的體能訓練後,再練一個時辰的劍。

早膳過後,上午上兩個時辰的文化課,文化課以虎月為主力,然晴偶然客患。

用過午膳後,自主修煉兩個時辰,然後再有一個時辰的體能訓練,之後泡浴,再之後就是處太修煉時間。

若不說燃晴強調,他年紀太小,還處於長身體的時候,他都能省下吃飯睡覺的時間。

即便如此,一天也睡不了多少時候。

劉田嘖嘖歎息,“這孩子真是太拚了!”

確實太拚了,也很珍惜來之不易的機緣,更重要的是,年齡不大,卻是個拎得清的。

從來冇感覺燃晴這位老祖應該對墨家負什麼責任,當初被墨虹悅指使向燃晴提出條件,人家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

“宇兒,你喜歡劍?”

墨虹宇肅著一張小臉點點頭,“老祖有所不知,我家孃親就是個劍修,晚輩三歲時就開始練劍,我自小就決定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劍修!”

可憐孃親是個命苦的,隕落太早,不然他的劍術會有更大發展。

燃晴於修煉之道確實有些天份,但對於劍修的那一套,就是另外一個領域了,墨虹宇想走什麼路子,她不去乾涉。

可憐孃親是個命苦的,隕落太早,不然他的劍術會有更大發展。

燃晴於修煉之道確實有些天份,但對於劍修的那一套,就是另外一個領域了,墨虹宇想走什麼路子,她不去乾涉。

若想在劍修這條路上更長遠,那就得找一個劍修做師父。

修真界的孩子們都早熟的很,而且墨虹宇更是屬於很有心思,打定了主意一條道走到黑的那類孩子。

燃晴微微歎息,劍修啊,認識一個公羊括,打過兩次架,人品還是值得信賴的。

隻是,當時的情景並不是太愉快,更難堪的是,公羊家這氣運啊,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宇兒啊,老祖試試,看能不能讓你拜一個劍修為師。”

墨虹宇兩眼賊亮,鼓著肉肉的腮幫子,兩手抱拳,“小子先行謝過老祖!”

“謝的有點兒早,以你家老祖我和人家的交情,收不收都兩說呢!”這個,燃晴心裡真是冇底兒。

墨虹宇鼓著嘴巴說道,“老祖莫氣餒,成是宇兒的緣份,不成那是機緣未到,是他們的損失。”

嗬,燃晴被逗樂了,這孩子還真自信。

公羊家在仙界極其出名,不僅劍術一絕,貧窮也是有目共睹的。

有時候,錢也不是萬能的,如果可以的話,燃晴願意捐出一大筆仙石讓公羊家精心培養墨虹宇。

事實上,她也確實是如此準備著的。

為免於混亂,包括小九在內的幾小隻都進了空間,隻有燃晴帶著墨虹宇輾轉坐了幾次傳送陣,最後到達了離開一百多年的不夜城。

不夜城還是昔年那個不夜城,不夜城的街道依舊那般繁華。

燃晴摸著墨虹宇柔軟的頭髮,心底暖洋洋的,這就是血脈的力量,是她以前冇感覺過的。

“要不要去坊市補充些東西?”

不夜城的東西門類齊會,修士們的眼光也辣得厲害,撿漏的心思還是不要有了,但也確實有不少好東西。

“可以嗎?”

墨虹宇兩眼亮晶晶,帶著些許雀躍。

修為尚低,未必有什麼特彆需求。

但表現的再成熟,骨子裡也是小孩子習性,四處轉轉走走,買幾樣小東西的心思還是有的。

“自然!”

墨虹宇笑了,是那種發自內心的,純粹的孩子的笑。

“那就走吧!”

坊市中都是些尋常資源,基本不可能滿足燃晴這種修為的需求,她之所以來不夜城,一來是想參加百年一次的拍賣會,二來自然是要寄拍一些長久存下來的寶物。

不夜城做為三族交界處,拍賣品種多姿多彩,拍賣品不隻有人修的寶物,更有魔修和妖修所需的寶物。

燃晴這段時間一直在魔界,有不少適合魔修的寶物,並且當初在萬魔秘境也收了不少各類礦藏。

她不是煉器大師,自然想拍賣一小部分。

不知是墨虹宇氣運使然,還是這小子眼光確實不錯,總之,這一路走下來,竟然真讓他淘到不少物超所值的好東西。

在燃晴眼中雖然不算什麼,對於這個年紀這個修為的小弟子來說,也是不小的鼓勵。

燃晴遠遠的跟在他身後,一路走下來,竟然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幾個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