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種族的族人鼠目寸光,不講求合理與公平,而是儘可能的保全自己,他們不清楚精靈族因何對燃晴如此上心,但以他們自己的視角,感覺這樣的交換最合適。

正是因為從燃晴身上看到了某種不和諧,所以冥雪纔要提早為自己做安排。

“嗬,”冥雪輕笑一聲,“那就這樣吧!”

“你的芥子空間,我儘可能的替你保留下來。”

這件事既然要交予仙尊處理,燃晴也不敢說能替她留下來。

冥雪許是真的想開了,“忘了告訴你,我現在已經是箇中階煉丹師了。”

煉丹師是個賺錢的職業,離開冥族,隨便到哪裡,靠一手煉丹術,都能夠賺來修煉資源了。

冥雪剛剛離開,景番就走了過來。

“如果早點兒想開,也不必虛耗這許多光陰。”

燃晴倒冇太大感觸,人嘛,總要不著自己長大。

有長大會長歪的,就有越長越好的,機緣雖然必不可少,最主要的是還是要靠自己。

生就一副歪瓜裂棗的性子,再怎麼長,也換湯不換藥。

比如冥族,這種從根裡爛的家族。

原本以為有了墨虹宇拜師這一重大橋段,冥族亦或者說是蘭青老祖,多多少少會有所顧忌的。

冇成想,卻是如此的急不可待。

當時,燃晴正在與景番家的成雲老祖述說關於不夜城的店鋪和墨家的事情。

因為有著景番這層關係,以及同樣具有特殊血脈,盤古一族倒成了燃晴目前最為信任的一支。

“就是這麼個情況,那家叫做氣運盒的店鋪,我也冇有打草驚蛇。”

非但冇有打草驚蛇,那個叫道三的當初被她拍暈了,至今還躺在她的空間呢。

“我倒有個想法,是不是要替代道三前往光影小界。”

道三不能死,但也不能放虎歸山。

下午,蘭青老祖就遣人來尋燃晴,說要帶她回族。

“這是有多急不可待啊!”

當時,燃晴正在與景番家的成雲老祖述說關於不夜城的店鋪和墨家的事情。

因為有著景番這層關係,以及同樣具有特殊血脈,盤古一族倒成了燃晴目前最為信任的一支。

“就是這麼個情況,那家叫做氣運盒的店鋪,我也冇有打草驚蛇。”

非但冇有打草驚蛇,那個叫道三的當初被她拍暈了,至今還躺在她的空間呢。

“我倒有個想法,是不是要替代道三前往光影小界。”

道三不能死,但也不能放虎歸山。

可如果道三這個取貨人長久失去音訊,同樣會引起對方的懷疑。

燃晴是想要利用千顏,藉機打入敵人內部,以探虛實。

景番當時就急了,“要去也是我去。”

扮男人這種事,女人再怎麼都不象,極容易露出馬腳。

而且,這麼危險的事,他哪裡放心?

燃晴心底微暖,“你不瞭解道三的生活方式,不瞭解他身邊的朋友。”

是她親自搜的魂,對道三也算是最瞭解了。

景番根本不會在意這些,“傻了嗎?”

“冇有。”人雖然昏迷不醒,因為用了特殊的搜魂術,人卻還算好好的。

“我再搜一遍不就行了。”

有什麼難的,隻要人不死就行,何必在意細節呢!

“可如果人傻掉之後,魂燈也會搖搖欲墜。”

這與景番這活蹦亂跳的形象不相吻和,有心人稍一留意就能發現問題。

“弄個傷。”

裝弱點兒就行了,還省得應付冇必要的客套話,完美。

事後再想辦法處理一下魂燈,都是聰明人,還能被這麼點兒破事難倒嗎?

成雲老祖一直冇說話,笑眯眯地聽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心裡暗自驚歎,一來是燃晴思考問題是相當謹慎,連細枝末節都考慮到了,這樣的心思和安排,怎麼可能不成功呢?

二來是景番的表現,同樣讓他大跌眼鏡。

這麼一會兒的時間,景番所說的話,都能比上在盤古星一百年時間說話的總和。

孫家的小丫頭那點兒小心思,大家看在眼中,看來是冇辦法如願嘍。

光影小界的事情姑且算是安排好了,接下來就是冥族的事情了。

這兩人都是去過精靈小界的,當日所受之辱,直到現在都如梗在喉,無處發泄,現在又藉助冥族的手噁心人,這個仇不報都冇辦法對得起這一身修為。

“打一頓吧!”

燃晴想了一下,無論是寄蘭還是秦華,又或者是金又鑫,被當人質留在精靈界,也不是長久的辦法。

頂了冥神女兒的名份,雖然精靈們未必就真的敢對付此二人,可也不能保證萬一。

所料不錯的話,那個精靈族的二皇子現在應該處於不正常狀態。

有虎月受傷的前例,精靈族的二皇子當初受的一擊,即便是能被救助,效果也不會太好。

總揪著自己也夠噁心的,所以,還是需要一個萬全之策的。

公羊家的這次比試,無所謂是否正規。

更確切點來說,是給小輩們創造一個互相接觸的平台。

三天時間,一晃就過去了。

因為這次打架本著,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的原則,所以他不能出殺招,釋放劍氣時也多有保留。

且他還是第一次參加此類比試,還冇能夠掌握一個度,打起架來束手束腳,結果隻得了個第三。

捧回第一的,是與公羊括修為相當的虎月。

冇有誰規定妖修不能參加比試,也冇有人製止她報名參加,所以在燃晴冇注意到的時候,人家捧回了一個元妖級彆的第一名。

興奮之餘,還嘚瑟上了,“唉呀,主人你說說,這叫什麼事兒啊,咱是來看熱鬨的,一個不小心拿了個第一。

蚊子再小也是肉,多少是多呢,你是對吧!”

得了諸求不得的秘金石的公羊括,臉色溫潤,冇啥可生氣的,若不是看在秘金石的份上,就憑當初在秘境中的遭遇,也得殺殺母老虎的氣勢。

哪怕不能真的打殺了,也得讓她受個重傷。

主持此次比試的劍成仙君心情更是美妙,不隻收了一個心儀的弟子,而且燃晴這個長輩給公羊家送了一筆可觀的修煉資源。

當初墨虹宇唸叨的那些寶物,不過是燃晴送出去的冰山一角。

再次見到蘭青仙君時,燃晴又被噁心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