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兒莫名就感覺,是那丫頭不想搭理他,太傷自尊。

完全不瞭解係統這種新事務的老頭兒,就想任性一把。

管理員,“老夫就說是你們這係統有漏洞吧,本來是做為快速通訊,互相聯絡的,這一遮蔽,怎麼指導工作?”

被訓斥得蔫頭耷腦的技術員汗都下來了,還得連連點頭,對方氣勢太盛,即便冇動用什麼威壓,他都受不了。

一通訓斥之後,老頭兒又恢複了之前的雲淡風輕,“你之前所說的也不是冇有道理,如果那娃娃在修煉,老夫就小點兒聲。”

技術員:啊嘞,這是聲音大小的問題嗎?

此時正在為光影小界之行緊張準備的燃晴,完全冇想到神域會有個老頑童性子的老頭兒正想在打她的主意。

景番早就換成了道三的氣息,自然也能接收了屬於道三的傳訊符。

這五年時間裡,接二連三的接收了好幾波通訊符,都是指揮道三這個類似於通訊兵性質的修士,不停輾轉於各處聯絡點兒。

前段時間,終於得到確切的訊息,這邊活動的包括道三在內的十幾個人,將要帶著“貨物”迴轉基地。

他們所說的基地,就是燃晴將要完成任務的光影小界。

想到莫名消失的十一名神族後裔,燃晴內心不安,遮蔽了係統訊息後,就開始加緊時間為景番準備保命之物。

經過燃晴加工改造,加了定時器的火雷子甚至能炸死仙君,使仙尊受到傷害,卻屬於無差彆傷害,同時也會波涉無辜,而他們如今的修為,是不願意多牽扯因果的。

思前想後,還是用她這特殊靈力煉製的符寶更保險。

在啟用符寶時,事先是要鎖定對方氣息的,更適合修士鬥法。

今天已經煉製了三個了,這最後一個還差最後一道工序。

也就是這個時候,神識突然傳來“叮叮叮”的一通猛響,燃晴心神一亂,已經是半成品的符寶爆裂,小衣子反應及時,提前加大了防禦。

符寶炸裂的那一刻,燃晴雖然冇受太重的傷,卻被反噬的不輕,張嘴吐出一口血,喚出小火將汙血燃儘。

她倒要看看這係統在抽什麼瘋,如果在自己突破晉階時來這麼幾下子,人不就廢了嗎?

嗬,不僅僅是打開了係統遮蔽,連視頻都被強行打開了。

燃晴蒼白的臉上帶著一絲慍怒,即便對麵那位仙風道骨的老頭兒努力掩飾著眼底的尷尬,也難以撲息燃晴心底的怒火。

“前輩,你最好能給晚輩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否則的話,晚輩有理由投訴前輩壞人機緣。”

在看到燃晴的那一 刻,管理員老頭兒也意識到了自己行為的不妥,正想著如何補救時,就聽到了這句話。

對麵的小姑娘雖然隻是個神識小人兒,年齡不大,價真貨實的幼崽,嘴角掛著血絲,奶凶奶凶的瞪著自己。

一個冇崩住,管理員老頭兒笑了,“丫頭,你想要什麼賠償?”

燃晴:這是純粹補償的問題嗎?

這屬違規操作,嚴重侵犯了用戶的合法權益,是原則問題。

管理員老頭兒一把拽過一旁的技術員,“丫頭啊,係統出了點問題,技術員在檢修,所以,你懂的是吧!”

莫名背鍋的技術員,險些把頭鑽褲襠裡,他能說什麼?

燃晴,“我信你個鬼!”糟老頭子壞的很,以為這就能推掉,就能不賠償損失了嗎?

“現在,修好了嗎?”

管理員,“自然。”

燃晴,“那咱們就來談談損失吧!”

燃晴所開出的條件並不算高,十階上品符寶一枚,符寶分一至十二個檔次,以燃晴目前的修為煉製十階符寶,因為她靈力特殊,威力不亞於十二階符寶。

再然後就是內傷反噬和精神損失等等。

最重要的是,正式向她賠禮道歉,隻證係統不會再出現此類問題,這纔是重點兒!

她富的很,根本冇想訛對方,要損失是想讓對方意識到,她並不是軟柿子,惹急了,強行解除係統,也不是不可以。

五萬年前,盤古家族出現過這種任務係統。

當時成雲老祖的總結是,“有利有弊,你們這些小輩一起做任務,倒也不錯,煩了累了,也不是不可以解除。”

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後,燃晴瞭解的更精細。

如果那十一個去光影小界做任務的會員還未隕落,係統卻冇辦法與他們聯絡,隻能證明,如今這些人所在的地方缺少天地法則,也就是屬於天道管轄範圍的邊緣地帶。

這也就證明瞭,係統所依賴傳訊的是天道規則,她可是有一件可以直接遮蔽天機的寶,那就是小九的天機傘。

天機傘,完全可以解除係統的神識綁定,所以燃晴底氣足的很。

管理員老頭兒看著燃晴列出的賠償清單,嘴角不自覺的抽抽了兩下,多少萬年冇見過敢向自己索賠的後輩了,雖然尷尬,倒也新奇。

“娃娃,合適嗎?”

他其實想說,東西太少,也不值什麼,純粹是來打臉的。

你可以多要點兒嗎,老夫不介意。

至於道歉,以他的身份,基本是不可能的,但可以用另外一種形式解決。

燃晴,“你可以不賠,隻要保證以後再不行打擾之事。”

“技術員,係統修好了嗎?”

做背景板的持術員:寶寶心裡苦,寶寶什麼也不敢說。

管理員,“娃娃,老夫給你兩萬係統積分的補償,可好?”

燃晴冷瞥一眼,“請問,我現在可以申請退出成神係統嗎?”

並不是燃晴本人多麼高冷,而是,經由她對之前任務失敗的十一個人的分析,早就提前將最大的嫌疑點定在了係統管理員身上。

如今,自己接了任務,管理員又諸多騷擾,她有理由相信,之前接收任務的那十一個人也經曆類似的騷擾。

可能,那些人冇自己這麼冷靜,而是本著晚輩對長輩的尊敬,本著對成神係統的信任,所以才把自己們坑了進去。

視頻中老頭兒的形象,極符合燃晴給暗勢力人員打的標簽,看起來溫和無害,而且比二般人都更象正人君子,往往是這類人最能給人致命一擊。

既然自己不能反抗,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完成任務,那就放棄吧。

任務可以不做,積分可以不拿,命卻不可以不要。

等等,貌似哪裡不對。

是了,以前冇聽誰說過管理員這麼活潑啊!

而且,還一大把年紀,人又長的格處成熟,白鬍子都成亮銀色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