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員老頭兒優雅一笑,“丫頭,你怎麼知道紫竹是紫悟魔尊的分身的?”

燃晴:傻眼!太不淡定了,說得太多,竟然把這個茬給忽略了,事兒趕事兒,又冇辦法翻篇兒。

紫竹老頭兒壞得很,當初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還騙自己說什麼他是紫悟尊者的大徒弟,專門負責教導師弟師妹啥啥的,那時候自己還天真的很,竟然相信了。

事情暴露之後,才恍然大悟,老頭兒就是為的隱瞞身份,準備讓大徒弟背禍的。

瞥一眼很是期待答案的管理員,倒也冇說謊的必要,索性破罐子破摔,“在幽冥大陸碰上過,糟老頭兒壞的很,想煉化龍脈取代天道,最後被晚輩扔進虛空風暴中了,冇成想,這貨早就混進了仙界。”

現在還是大羅金仙,牛氣轟轟的,找誰說理兒去。

之後管理員又問了幾個關鍵問題,燃晴都是撿著能回答的回答,穩住心境,再不敢多透露關於自己的事情。

心裡卻一片駭然,忽然感覺這天底下的糟老頭兒子都挺壞的,幾句話就讓自己降低了對他的防備。

最後管理員倒也冇讓她失望,“娃娃,你們不必動手。”

情況完全超乎了想象,每一個年輕的神族都是希望,以前是因為冇有正確估量,所以纔出瞭如此重大的失誤。

“在儘可能保全自己的情況下,救出那裡被圍困的人員。”

行叭,這樣說起來,倒也還合乎情理。

本著人道主義精神,碰上了,順便搭救,還能有一大筆積分,也不虛此行。

結束了與管理員的對話後,燃晴快速理順了現在的情況,並製定了快速離開線路,以及躲藏位置。

葬魂淵之中鬼神莫測,隻要能苟到救援,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之所以拋除空間的優勢,那是因為,燃晴直覺,葬魂淵可能本身就有封閉空間係統的功能。

那失蹤的十一名係統會員,都是神族後裔,不可能全都冇有開啟神魂空間。

既然有可以人不知鬼不覺藏身的神魂空間,那麼問題就來了,不是那個地方太過特殊,就是被高人前輩封鎖了空間,而冇辦法逃脫。

葬魂淵這邊空間中充斥的主要是冥陰之氣,九沼中心地帶法則混亂,難保有什麼不可以預測的存在,所以外物這種東西,有則更好,但不要期待。

有了新的安排之後,就讓幽幽傳訊息給景番。

很快得到了景番的回覆,人家隻回了一個“好”字。

燃晴當初給了景番他們不少隱匿符,以景番的實力,在不動用靈力的情況下,可以動用本體武力,完全可以人不知鬼不覺的殺敵於無形。

隱匿符這種寶物,隻要不動用靈力,對本體強悍的景番倒是大有益處。

如此想著,心才稍稍安定了一些。

接下來就是分開行動,景番和孫軍幾個悄悄探查並尋找那十一個失蹤的係統會員,其他人雖然要救,在燃晴的任務中被排在了第二甚至第三第四。

燃晴的任務就是在葬魂淵尋找一處可以讓大家藏起來的地方,爭取能苟到有人前來解救。

小金,“主人姐姐,你說係統上的那個老頭兒,會不會讓人來救大家啊!”

燃晴,“放心吧,如果僅僅是特殊血脈者,冇這麼大響動。

這次嘛,一定會有人前來解救的。”

再不濟,也得有人把這十一個神族給帶走的。

這件事的這個結局,燃晴早有預料。

即便係統不在意,那十一個會員的家族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就比如說自己,雖然自己那個爹不知在哪貓著呢,反正這麼些萬年下來,也冇聽到個響動。

她卻有個預感,如果自己真的發生了什麼,指定會有人跳出來的,最起碼,她師尊火德仙尊和至今還苟在幽冥大陸的吞天,也得跳出來施加壓力。

正如,當初公冶家滅了祖星上的生靈,就會被掛上頭條加重點標註的通緝。

可這星域中三千大世界,九千小世界,或這或那的原因,崩潰亦或是重組的世界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發生,誰去關注過了?

也就是說,紫竹亦或是紫悟胃口越來越大,越來越目中無人,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攤上大事兒了。

在他們認為,這還算是人不知鬼不覺,怎麼可能嗎?

剛進入葬魂淵的第一層,燃晴就忽然發現,即便是幽幽也不再能夠與景番取得聯絡。

還不僅僅如此,葬魂淵中的法則格外不同,法則之力非但不稀薄,反倒特殊濃厚,隻不過與幽冥之氣較相混雜,一般修士極難辨彆罷了。

不隻是燃晴,就連兩個式神也中斷了與十長老的聯絡,不再受其控製之後,眼珠子亂轉,整個人也靈活了起來。

另有一點兒也值得一提,同樣中斷了與成神係統的聯絡。

莫名其妙的燃晴升起一個古怪的念頭,那十一個會員,不會就是被困在這裡了吧!

能隔絕與外界聯絡不奇怪,奇怪的是還能隔絕與成神係統的聯絡。

成神係統藉助的可不是什麼付費流量,係統藉助的是天道之力,有天道存在的地方就能與成神係統聯絡。

那十一位成員,據說,進入光影小界冇有多長時間,就徹底失去了資訊,而且生死不知。

能夠成功隔絕掉所有資訊的,除天機傘和葬魂淵這種特殊的存在外,整個星域都尋不出幾個。

其他特殊血脈者,甚至於智雲大和尚那類人,興許被囚在九沼,那十一個特殊的係統會員,還真有可能被藏在此處。

既然有如此猜測,那就好好找找吧!

“走吧!”

既然要找,那就一層一層好好搜尋一遍,爭取不錯過任務嫌疑點兒。

包括阿華在內的一行人,都是前來曆練的,既然到了地方,自然是要尋找一番機緣的。

據說葬魂淵類似於一個倒立的金字塔,麵積最大的是第一層,尋常的修士,也都是在一至五層尋找機緣。

除了燃晴,幾個人修為都不算太高,雖然公羊括是個可以越階挑戰的劍修,被實際修為所限,又因為這裡冥陰之氣最是旺盛,並不是人修的主戰場。

而燃晴本人,除了要給阿生尋找可以治療魂傷的天材地寶外,還要想辦法尋找一切存疑之處,尋找那十一個失蹤的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