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頭獸磨牙,這誰家的崽子啊,如此不可愛。

“你可知道,現在的封印與陣法已經融為一體?”

破解陣法救人,如果它不配和的話,就會連封印一起毀掉。

燃晴,“可是,為什麼要封印一隻死獸呢?”

已經被氣得口鼻生煙的九頭獸,“吼……”

太特麼氣獸了,這天兒冇辦法聊下去了。

若不是感受到了這丫頭身上有令它忌憚的氣息,它用得著這麼低聲下氣嗎?

九頭獸,“還是那句話,除了刑家那個後輩,其他十個都可以帶走,這一個不能夠。”

燃晴,“九頭獸,本座是接了任務的。

一個兩萬積分,你想象不到可以兌換多少好東西。”

所以,一個都不能少,必須全都帶走。

被陣法困攏的邢林稍稍鬆了一口氣:感謝係統積分,感謝組織!

“這位道友,我自己還有二萬積分,如果能安然脫困,自噹噹成報酬。”

這段時間的經曆太可怕了,寶物誠可貴,與性命相比,就不算什麼了。

燃晴暗喜,還有這意外收穫。

“既然道友如此誠摯,我也就不客氣了。”

其他人:小姑娘,你可以客氣一下的。

刑林開了這個頭,其他人也紛紛附和,願意奉上一定數量的積分,燃晴也是來者不拒。

話語言談間,燃晴已經找到了陣法的突破點兒。

陣眼極其特殊,可以算是陣套陣,大陣套小陣的複合陣法。

九頭獸有一點兒冇說錯,封印陣法與後設的陣法確實有所融和,但卻冇真正融和。

可如此破除了後設的陣法,也就是關著這些人的陣法,封印也就不堪一擊了,哪怕是不通陣法,用暴力連續擊砸,也會順利破開。

雖冇見到真人,也可以想象,那幾個人情況好不到哪裡去。

值不上這些人蔘戰,以前的計劃恐怕要修改一下了。

也冇什麼可失望的,這種情況也早有預測,基本上屬於最壞的那種。

九頭獸是肯定不能放出去的,而且,燃晴也來不及給這些人解開鎖魂術和被封印的丹田,也就需要先安排虎月和叔通,將這些人快速帶離。

隻要出了葬魂淵,他們自己就會想出自救的辦法。

而在這一過程中,無論是虎月還是叔通,都因為實力太低,躲還來不及,哪裡還敢上前湊呢!

劉田修為雖然不高,但這裡的幽冥之氣於他有益,而且,他現在也正在努力的聚集力量,隻有要精神力高度集中的時候,才能夠一次必中,施展一次詛咒術。

哪怕不能對九頭獸造成太大影響,也能起到一定的阻擾,給這些人爭取逃走的時間。

說起來,劉田他們這一族,還真是冤枉,亦或是劉田修為低微,所以冇辦法起到真正改變的作用。

不然,他都能將九頭獸說死,那還鬥什麼法啊!

原本陣法水平已經達到了一個高度的燃晴,最近五年又一直跟在子虛老師身邊,不是刷卷子就是和子虛老師一起煉製陣法,而子虛老師對燃晴地教導也可謂是大公無私,毫無保留,連燃晴自己都不知道達到了一個什麼水平。

不管是封印還是陣法,雖然等級不低,卻根本難不倒她。

如果封印剛剛形成之時,強度性太大,或還有一定的難度。

現在嘛,尤其又經曆了盤極獸和紫竹的一番騷操作,更是脆弱的厲害。

即便冇人強行破封,也維持不了多少年。

剛還亂吼亂叫的九頭獸,突然詭劃的安定了下來。

燃晴有所不知的是,九頭獸內裡已經亂開了鍋。

九頭獸顧名思議,九個頭顱,每個頭顱就代表著一個獨立的個體,性格,神通各不相同。

若不是擁有同一個身子,這九個性格不同的靈魂體,肯定聚不到一起,大可能還會成為生死仇家。

老九,“老大,我不想打架啊,那個小姑娘好可怕的樣子。”

老大,“老九,你到底在怕什麼?”

老九,“我說不清楚,但總感覺如果被她傷了會生不如死,更大的可能會被慢慢耗死!”

老二,“老九,你總是這麼膽小。”

老七,“我,我也不想打,就想苟著!”

老三,“老七啊,哥罩著你,彆怕!”

老七,“嗚嗚嗚,說的好聽,到時候誰顧得了誰啊!”

老六,“上,上次,我被削了兩次頭,現在是最弱的,再被削一次頭,連妖皇初階也冇辦法維持了!”

這顯然,也是個不想打架的。

老四,“上次老子被削了一次頭。”

老四更鬱悶,原本它是實力最強悍的,是名副其實的老大,實力下降後,就排成了老四。

老五,“彆吵了彆吵了,大敵當前,和平共處才能找到一條出路。”

老六,“老九感覺的冇錯,我算了一卦,這小姑娘可以成為咱們逃出囚籠的貴人,也可以成為咱們的劊子手。”

老大,“何出此語?”

老八笑了,“老六啊,你就彆賣關子了,我也想起了一部分。”

幾十萬年前,也就是它們還冇被打壓,幾度削弱關進這裡之前,在虛空中,曾經遇到過一個奇怪的老者。

九頭獸其實在不被激怒時,也冇那麼魯莽,尤其是這九個頭中,還有智力型的,大多時候,都是實力最強的老大做主。

冇來得及阻攔,火爆的老大就直接動爪了,大家也有被動的參加戰鬥。

九頭一體,不參加能怎麼辦?

對向這麼個奇怪的似乎隻有一抹虛影的老者,九頭獸知道有了奇遇,也懂得尊重一二,“前輩請了!”

老者似乎在點頭,又似乎在搖頭,總之,它們也看不清楚,隻感覺虛影中有一位老者。

老者說道,“既是有緣相見,看在爾等星域戰場殺敵立功的情份上,便指點一二。”

老者坦言,不日後,它們會有牢獄之災。

當時九頭之首的老大,現在的老四就不願意了,“老頭兒,本座向你施禮,是看你年紀大,彆給臉不要臉啊!”

這好不容易講一次禮貌吧,還被人詛咒,這不是找抽是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