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嘻嘻,倒是來了個有禮貌的後輩,也是掉進來的?”

燃晴微微垂頭,兩手輕握,對於眼前的嬌俏女子有發自心底的不喜。

“晚輩為尋人而來。”

既冇說自己是不是被無意中捲進來的,也冇說自己有無能力離開這裡。

阿紫笑了,“能找到這裡,也算是你的本事了。”

她這話倒也不假,能一路追蹤到得這種地方,可不是誰都能做得到的。

真是個傻孩子,她難道不知道,即便找到了人,也冇辦法出去嗎?

連涵墨都冇辦法,更無論其他人了。

完全冇留意阿紫奇怪表情的燃晴,直接越過兩人,看向他們身後走出來的男子。

此時的燃晴心底升起了不可抑製的怪異,若不是魂燈指向,她幾乎要懷疑自己認錯了人。

子辰老師大大喇喇地走過來,毫無形象的撓撓頭,“墨老大,按兄弟們的意思,直接乾翻那群整天嘰嘰歪歪的妖修,這地方就成咱們的了,想挖什麼挖什麼,哪還會如現在這般討株療作的藥材還要被人家責難。”

燃晴微怔,拋卻了老師那重身份,子辰仙君是越發能放飛自我了。

試探情地,“子辰仙君,學生有禮了!”

一臉困惑的青衣男子繼續撓頭,“子辰仙君,是我嗎?”

燃晴:不知道經曆了什麼,本來就不聰明,現在更傻了。

取出魂燈,忽忽悠悠飄向了子辰仙君。

這顯然超乎了子辰仙君的意料,“還,還真是我啊!”

燃晴退後兩步,眉頭不自覺地擰出一個疙瘩,熟悉的味道讓她噁心。

尤其是看到從後邊出來的幾個熟人後,更確定了心之所思:能被關進這裡的人,還真都不是無辜者啊!

燃晴也是感覺挺糟心的,當初發現虛空裂縫時,並冇有貿貿然跳下去。

她隻是答應遊斯院長,前來尋找子辰仙君,線索已經如此明確,極有可能人進去了就再也冇辦法出來。

當時,她也就退縮了,不是敢與不敢,是值與不值。

遠程通訊符發出去之後,遊斯院長很快就趕了過來,認真觀察之後,臉色變得極度難看。

之後,遊斯院長又是一頓窮折騰,為避嫌,燃晴在裂縫附近轉悠了幾圈後,就接到了成神係統中係統管理員的任務。

特彆任務內容大體是:尋找紫悟魔尊真身本體。

任務一掛上,燃晴就收到了係統提示:前方前方前方……有紫悟魔尊的氣息!

這意思是不是在說,紫悟魔尊與子辰仙君同時掉進了裂縫?

緊接著就接收到了係統管理員的訊息:丫頭,你彆急著反駁,先聽本尊把話說完。

燃晴:那好吧,前世受多了教育,咱懂得尊老。

老頭兒先是與她講當前的形勢,也就是暗勢力對星域各界位麵所造成的不良影響,以及幕後之人的真正目的。

與燃晴之前推測相仿,世上靈根好,資質好的修士基本上萬裡挑一,修真者千千萬萬,真正有成就才鳳毛麟角,少之又少,一個界位麵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纔有一個小飛昇到靈界的。

靈界中又是幾百甚至上千年,纔會有那麼微不足道的幾個得道成仙。

成仙也並不意味著終結,隻是從前一個界位麵的高層摔到了仙界的最底層。

有些道心堅定者,雖會受影響,但也能力排萬難。

另有些受不得這樣的巨大落差,反而會走向歧途。

暗勢力能夠給這些修士一條快速修煉的捷徑,有無隱患,於壽元將儘的修士來說,根本冇那麼重要。

以道三為例,接受了,突破了,就能活下去,繼續修煉。

如果不接受,不能突破,在九幽被封印的情況下,連鬼修都冇得做。

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有什麼其它講究嗎?

所以,暗勢力這一股,雖不能說振臂一呼,應者雲集,可也不缺少人脈和力量。

反倒是擁有特殊血脈者,少之又少。

剝離血脈本就是高度危險的事情,從搜來的資料來看,有成功的案例,付出極多,不僅有巨量的天材地寶,還有不確定的時間。

這一點兒燃晴可以理解,比如墨虹雪被捉走十幾年後,據她自己事後說起,天天泡浴,一度認為是想把她做成藥人呢。

要圖穩,就得用水磨工夫,這是對方研究了這麼些年最穩妥的辦法。

孰對孰錯,且不去討論,因為這不需要討論,管理員要說的卻是另一個側重麵。

特殊血脈在剝離的過程中,死傷過半,這還是有著成熟經驗的前提下。

在移植進另一個修士的過程中,同樣會有一定的損傷率。

燃晴理解,手術不是百分百,神仙也不例外,何況這還是有違天道之舉。

另外,特殊血脈者和神通,會有特殊的傳承,神通亦不例外。

但對於強行移植者,未必能夠覺醒,因為魂脈不相匹配。

燃晴也能理解,也就是不配套唄。

從管理員這裡,她第一次聽說了魂脈。

魂脈雖不瞭解,她卻想到了自己識海中如小太陽般的魂血,現在的三生石還在那敞著肚皮曬“太陽”呢!

先不打擾,靜靜聽大佬把事情講述完整。

大佬不隻講了魂脈,還講述了,這類偽特殊血脈者,不僅自己冇辦法發揮特殊血脈的作用,還不會遺傳給下一代。

星域內特殊血脈者會越來越少,以及殆儘。

管理員:如果再發生星域大戰,我們拿什麼去保護我們的家園?

燃晴:管理員這是從大格局著想,如果人才都被這麼禍禍掉了,未來簡直不敢想象。

這麼的有大局觀的大佬不多見啊,這位是誰啊?

人家不對個彆的個體的某個人,而是著眼於整個群體和未來。

所以,這件事兒已經不再能算做小打小鬨的私人恩怨,直接上升到了星域的存亡。

不知道燃晴已經思路跑偏的大佬繼續忽悠,“如果本尊冇想錯的話,裂縫之內應該是黑月界……娃娃你去一趟黑月界,興許還有更大的收穫!”

管理員自帶魔力,簡短的幾句話,把燃晴忽悠的熱血沸騰。

終究是兩世為人,前世的時候也接觸過不少類似於洗腦的事情,即便管理員說的再是煽情,燃晴還是很快穩定了心境。

隻是說了一句,“心有餘而力猶不逮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