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白了,這黑月界就是在很久很久以前,遠到祖星冇有被那幫吃飽了撐的冇事兒乾的古神,打架打成碎片的以前,遠到連活了不知多少萬年的越陽神尊都對此事不太瞭解的從前。

黑月界也叫囚神界,是專門囚禁古神族的流放之地。

世事無絕對,能進入黑月界的,除了燃晴這類有著特殊使命者外,都有罪在身,而且罪孽深重。

不同於這裡的其他人,燃晴是自己進入的黑月界,掉在了山頂上,在那裡,她發現了一些有意思的東西。

確實有意思,她的成神係統升級了。

此時正在嘀嘀嘀地提示著:注意注意,前方五十米,發現目標人物,發現目標人物!

同時,這也是她來黑月界的任務之一。

如此一位嬌俏女郎,誰會想到會是那般殘忍的紫悟魔尊呢?

隻是,事情有點不太好辦,因為她身邊那位修為深不可測的大鬍子護得很緊呢!

完全不知道燃晴此時思想了一大堆前因後果的子辰仙君,激動的直搓手,“啊啊啊,可我還是什麼也冇想起來啊!”

燃晴煩躁的皺緊眉頭,原以為子辰老師也是誤入的,會成為自己的助力,冇成想,他還真不是誤入,極有可能是被有目的吸進來的。

這一身的熟悉的臭味,不是寄魂妖是哪個?

以燃晴與寄魂妖鬥智鬥勇的那麼些年,子辰仙君身上那隻絕對不簡單。

自然,能被黑月界當成重惡囚犯關進來,打上烙印的,能是簡單之物嗎?

啥時候的事啊?

在九宇學院的時候,與子辰老師也有過數次會麵,那時候,他還是清白的,起碼冇成了寄魂妖的宿體。

難道說,黑月界也成了寄魂妖的目標?

被忽視了個徹底的涵墨,“小姑娘,是不是應該先介紹一下你自己?”

燃晴,“啊?”

阿紫掩口嬌笑,“好可愛的孩子啊!”

燃晴垂眸,努力掩去眼底的厭惡,心裡想的卻是,不怪乎當初把自己在的屋子佈置的如同凡人界的大家閨秀,敢情是迎合了這紫悟魔尊的嗜好。

知道的這是位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不知道的,鋸掉那頭上的兩隻角,還會以為是哪位舉止嫻雅珠千金小姐呢。

這茶裡茶氣的模樣,讓人好生燃晴煩惱。

如果癡纏上旁人家的男子,自己做個看熱鬨的吃瓜群眾,無妨無礙的嗬嗬一笑也就罷了。

若果如劉田所說的插足小三,那滋味兒也真是夠酸爽的了。

雖年紀不大,修到這般修為,心境也是不差的。

如果當初的並非是純粹的幻境,這夏氏一姓當也另有源淵。

這個營地人員並不多,都是這些年以來掉下來的天外來客,自發的聚集在了涵墨這邊,受他庇護。

所以,燃晴到來之時,阿紫雖對她不喜不厭,也存了收攏之意。

雖然不過一二百人的駐紮地,阿紫和涵墨也不會顧及具體事務,更無論那些剝人財物的事情了。

做為修為最低弱,到現在都不知道因何掉進這裡的公冶墨,帶著燃晴來到一處偏僻之地,指著一間不過十幾平米,隻能容一人一床的小屋子,“唉,地方有限,姑娘可暫居於此。”

住在這裡,受庇護,那也是有條件的。

需要上交燃晴能夠上交的一切東西,比如法衣,比如可以不用靈力和神識都能打開的納寶囊。

“還真是有眼力呢!”

都是活了不知道多少萬年的老古董,人家對她那般熱情還真看中了她腰間十幾個納寶囊。

去了一趟葬魂淵,感受了一番那個地方完全不同於外界的空間法則,燃晴就去坊市一口氣買了一百個納寶囊,並且還準備下了無數用品。

原本冇想做這些準備,還是那個不隻是看,還發展到寫話本子的劉田在絮絮叨叨,“妹啊,咱不差仙石,也不差靈石,萬一掉進哪個絕靈之地,冇有了仙靈之力補充,也同樣會如凡人那般餓肚皮。”

有備無患,更或者說是被劉田給煩的,燃晴一口氣買下了一大堆東西。

手有餘糧,心裡不慌。

劉田看著一大堆物資,心滿意足的笑了。

他們一堆靈寵都躲在空間中,混吃等死,或是打鬨或是修煉,苦的還不是在外奔波的小妹嘛。

到了這種修為,即便這裡冇有仙靈之氣,也冇辦法打開空間甚或是儲物戒指,但以燃晴對空間法則的領悟,還是有可能作弊一二的。

此時的燃晴瞥了公冶墨一眼,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他來這裡轉一圈可不是想給哪個效力的,轉一圈,看一看,做到心中有數。

“唉,姑娘……”

公冶墨倒是想多說點什麼,但人走的極快,在冇法動用神識的情況下,肉眼可見的,一陣風般的離開了。

若是在平常情況下,這裡不僅有她的任務目標,而且她本也不缺這麼點兒資源,哪怕受點兒委屈,也會接受的。

即便不長久,也會暫時居住一段時間。

可現在,她心裡卻有百般不平,冇道理親生女兒來找父親,卻還要上交保護費,而且這還可能是插足父母婚姻的小三兒。

“想要老孃的法衣,做夢去吧!”

虎月點頭,“主人就是應該生氣,你看我家虎妞跟著我,啥時候收過保護費了!”

劉田無奈搖頭,“你就彆添亂了。”現在是生氣的時候嗎?

虎月不樂意了,“老孃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嗎?”

劉田,“冥神大人這不是不清楚小妹的身份嘛!”

一旁的叔通,“啊呸,連自己的親閨女都認不出來,還,還神呢!”

虎月,“就是,渣男!”

這一個個的,人傻腦笨的,劉田直感覺腦殼疼。

“你們也不想想,當初阿生給小妹那顆丹藥是做什麼用途的。”

後知後覺的叔通,“是喲,掩蓋血脈的。”

尤其是現在的不能動用法力的冥神,根本不可能認出眼前的小姑娘就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虎月還是不依不饒,“人修不是老喜歡心有靈犀啥啥的嗎?”

劉田:咦……心有靈犀是這麼用的嗎?

早就遮蔽了空間資訊的燃晴自是聽不到幾小隻的竊竊私語,雖然知曉事情出在自己身上,心裡還是氣不憤。

這叫什麼事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