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辦法動用神力的冥神:薛亮又是哪個?難道說他們與何有用之前便相識?

如此想著就問了出來,“你們認識何有餘?”

把來這裡為阿紫討個說法的初衷也給甩到一邊了。

燃晴搖了搖手,“可不敢說認識,倒是有些因果!”

早一步碰上,估計早就一劍斬殺了。

燃晴,“說來話長,昔年在極域小界疊雪嶺秘境中得了些機緣,產生了些許因果,其中的始作俑者便是這位何有餘道友,為一己之私與妖修天一道君做下坑禍之事,利用職務之便,擅自更改了極域小界的飛昇通道。

在之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極域小界小飛昇修士被妖修圈禁,為奴為仆。”

腦迴路轉折有點大的冥神,“小姑娘也是來自南幽冥大陸?”

燃晴:……這個爹不是來興師問罪的嗎?

叔通,“晚輩來自北幽冥大陸的妖獸森林。”

劉田,“我是從墨行秘境中,被小妹帶出來的。”

虎月,“晚輩是從萬魔秘境中,追隨仙子至此。”

涵墨的眼神太過犀利,隻是目力一掃,就把這些獸嚇得自動說出來自己的身世和來曆。

燃晴,“晚輩確實來自南幽冥大陸。”

小冥域什麼的還是彆說了,平白引得人家的反感,冇準還會恨烏及屋呢!

話鋒一轉,“前輩你也看到了,因果使然,他們也隻是頑劣了一些。”

涵墨,“你們所說的薛亮是怎麼回事兒?”

燃晴,“薛亮是我一個朋友,有一項特殊神通,千裡耳!”

涵墨麵上依舊平淡,心裡卻擰了個疙瘩。

如果之前對燃晴他們所說的關於何有餘的事情,還有疑慮,但這千裡耳神通卻不是人人皆知的。

想起了一些舊事,之所以將何有餘收在身邊,其實根本不是什麼陣法水平,一個化神境,水平能有多高。

也不是因為出自於南幽冥大陸,那裡的修士萬萬千千,做為高高在上的神,哪有那麼些多餘的同鄉之情。

究其根本還是紫悟對何有餘的信任,說了不少好話,便留在了身邊。

敢情是這麼個玩意兒啊,在冥神的眼中,何有餘滅小界的行為,那就是禽獸不如,連自己的兒女都要滅殺,眼睛都不帶眨的,這還叫人嗎?

在這種事上,冥神大人其實是最有發言權的。

燃晴百思不得其解的北林魔界中的那支與自己有著血脈關係的墨家人,也就是墨虹雪和墨虹宇兩姐弟,其實都是冥神不願意回憶的恥辱。

具體細節已經不願意再回想了,總之就是在虛弱期的,被個彪悍的魔族凡女給強了。

出乎意料的給他生下了一個不帶角的兒子,即便再不喜歡,甚至當成了永遠不想憶起的黑曆史,涵墨也儘可能的儘了作父親作老祖的義務,甚至還留下資源和人脈對墨家人照顧一二。

資源就不用說了,人脈自然指的是紫悟魔尊所在的公孫家族。

這些黑曆史,冥神大人一直蓋得死死的,唯一知曉的便是紫悟魔尊這個護法。

做為天地法則的具象執行者,神是萬能的,其實也不能說萬能,總在特殊時期有著自己的薄弱點兒。

雖然不願意回想,涵墨其實一直對當年那件事耿耿於懷,想不明白哪裡出現了錯漏,纔會出現那種,虛弱期時,竟然莫名其妙的生下了一個兒子的錯誤。

涵墨,“確實是個廢物!”

不隻廢,而且笨,自己以前怎麼會看中這種垃圾呢。

到底是自己的父親,還想著與他搞好關係,當時請他喝了一罈仙釀……這自然可以理解為示好退步。

以燃晴對薛亮能力的瞭解,以及對紫悟這類女人的瞭解,這位叫做何有餘的何老怪,此行前來,斷不會如之前所說的闖陣那般簡單。

涵墨離開後,燃晴讓大家仔細檢查了陣法,和陣法之外幾公裡的地方,尤其是何有餘走過的地方都進行了深層次,無差彆搜尋,最後還真讓她查出了點兒什麼東西。

劉田,“嗬,當初駁了她的麵子,就知道這老孃們兒不會安分,果不其然啊。”

以何有餘的手段,如果想做點兒什麼,斷逃不出大家的眼睛,所以人家就用了這麼一個手段。

參悟陣法什麼的,不過是何有餘的一廂情願,即便何有餘修為依在,都不可能破解。

虎月躍躍愈試的跳了兩下,“仙子,我親自出馬,把這幾塊留影石摔在他們臉上。”

哼,她看紫悟那老女人很不爽,早就想打暴她的頭了。

燃晴感覺腦殼生疼,自家好好一隻大老虎,剛來黑月界就膨脹了?

完全一副天老大,老子第二的德性,完全忽略了那位是令得整個仙界顫三顫的魔尊大人啊,更兼之,身邊還有一個涵墨。

現在如果真的打起來,涵墨絕對會站在紫悟身邊,不會有意外,傳說中的冥神很是護短,在這種情況下也錯不了。

劉田,“小妹,哥忽然不喜歡你爹了。”

燃晴:說的好象我爹喜歡你似的。

虎月出於對冥神本能的敬畏,弱弱地搖搖頭,“仙子,冥神大人發現了嗎?”

燃晴敲一下她的額頭,“囉嗦!”

天塌下來,有她這個個高的頂著呢,她怕什麼?

貌似,她在這個群體中,屬於個最矮的呢!

雖然夜夜有圓月,十五的月亮還是格外的圓,這一夜的妖元力也是格外的濃鬱,正是妖獸活躍的時候,哪怕是一些平素不喜出來溜達的妖獸,都會出來轉幾圈。

與之相反,這樣的夜晚對人族是一種災難。

入夜之後,幾乎不再會有人外出,強大如涵墨也不想給自己招惹麻煩。

他本不是嗜殺之人,如果不是惦記著未見過麵的女兒和自己的道侶,他其實很想如黑月界的其他大佬那般,過隱居無為的平靜生活。

月亮初升時,就開始有妖獸活動,風一吹,一些奇怪的味道便發散飄遠了。

當初涵墨選擇在這裡居住,那也是有原因的。

這裡地勢算不得太好,不知是不是因為距離那座異樣的山巔過近的原因,總之,這一帶少有妖獸,甚至妖修來犯。

正因於此,他才選擇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