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已經不完全是因著那件新出世的寶物了,燃晴的速度也等於是打了一眾築基修士的臉,捉住她幾乎成了所有鬼修的目標。

不在於寶物是否在她身上,單她這個人就值得探究一二。

“一個小小的練氣小輩,能有多少靈氣?”

是的,即便燃晴有雙丹田,即便她的逃跑速度不遜於築基修士,可總有靈氣用儘的時候。

彆人能想到的,燃晴如何想不到?

可已經焦頭爛額的她,除了加快速度,哪裡還有多餘的想法,至於說她到底清不清楚寶物之事,已經不重要了。

以她遠超於普通修士的敏銳六感,早就捕捉到了身後鋪天蓋地的惡意,哪裡能夠敢真一停下來問個原因。

“怎麼辦?”速度越快,靈氣消耗也就越大,而後邊那些天上飛的地上跑的修士們,倒並不急於捉拿於她,完全是一種貓捉老鼠的姿態,就想看她這隻困獸最後能掙紮到何種地步。

明知如此,她除了跑還是跑,除此想不出絲毫解決之道。

“該死!”

真是倒黴透頂了,破寶物早不出世晚不出世,偏偏自己趕過來的時候就出世了,這下被倒黴催的,想不認栽都不可能。

縮在燃晴身上做鵪鶉狀的法衣,心裡嘀咕著:“看不到看不到,她還冇看到我!”

所以,看不到就不是在說我!

“小友,放我下來吧!”被燃晴揪得噎半天氣的冉七,弱弱地說道。

速度太快,晃得他頭暈,力度也不小,實在享受不起。

“沒關係,我還能跑。”

既然大家是一起的,好事就要做到底。

中途把冉七留下,還不得被後邊的高階修士給五馬分屍啊,興許也可能魂魄無存。

被揪脖子險些喘不上氣的冉七,是真的想哭,你沒關係,我有關係啊,這麼長久的被你揪著脖子拖著腿,若非是修士,怕是被就被勒死了吧!

終於終於,冉七纔想起來,他是修士,除了說話之外還可以神識傳音。

“小友冇發現異常嗎?”

一路狂奔的燃晴點了點頭,“發現了,越來越冷了,而且還有加劇的趨勢。”

冉七想哭,“我以前有冇有跟你講過,黃泉秘境中有一位冰雪仙子?”

冰雪仙子啊?在他們一起蹲在酆都城內的九幽鋪子時,還真聽冉七講過不少黃泉秘境中的事情,其中就包括一個叫冰雪仙子的怪人。

冰雪仙子之怪異,在於,她喜歡尋鬼修來替自己製作各式冰雕,比如說,冰蓮仙子的後花園裡的許多惟妙惟肖的植物,都是冰雪所製。

這需要有一定的功底和技術含量,非是一般人能夠的,唯一的好處便是,冰雪仙子不介意將術法,甚至於自己藏書房中的諸多典籍與人分享,關鍵是……你得有那個能力。

當時冉七曾說道,“冰雪仙子那裡的都是千年萬年的冰極之物,尋常修為的修士,但凡靠近,靈魂都要被凍傷了,所以,那些好處也就是水中月鏡中花。”

當時燃晴也曾問及,“若是身具冰靈根者,豈不是個便宜。”

冉七笑說道:“有靈根者原本就是萬裡挑一,變異靈根更是有靈根者中的萬裡挑一,這個概率太小。”

冰雪仙子所居區域,有許多姿態各異的冰雕,據知情者雲,其中一部分就是誤闖者凝冰而成。

姑且不論真假,冰雪仙子的冰雪之地,從來都是黃泉秘境中鬼修的禁區,這個作不得偽。

“所以呢?”

冉七兩手捂臉,這下是真哭了,“小友冇看到後邊那些人都已經不再追趕了嗎?”

哦,燃晴怎麼可能不留意身後,“以為他們累了呢!”

冉七真想大吼一聲,看我,看我,都快被凍成冰條了,你怎麼會冇事兒?

“生命的活力在於運動,興許是我一直在運動著,所以就冇感覺有多寒。”

哆嗦了半天,在自己將要被凍成冰雕前,冉七發出了最後的呼喚,“小友,等我附身在鎮魂木上後,請好歹看在相識一場的份上,將我帶出去吧!”

呃,燃晴終於停下了腳步,“早說啊,早點兒附在鎮魂木上,我不就不用拎著你逃命了嘛!”

雖說是魂體,可在黃泉秘境這個特殊的地方,拎在手裡,感覺也是個實實在在的人的重量,她也是好累的喲!

“嘖嘖,還能把鬼凍成冰條兒,傳言果不欺我啊!”

活動了一下毫無異樣的四肢,尋著之前的感應向前奔去。

雖則逃命,她卻也不是無的放矢,一直以來,她都是順著契約感應,在尋找自打進入秘境後,就分開的冥峰的。

根據之前冉七所提供的線索,冰靈根,冰雪仙子,想來冥峰也是得了不少機緣的。

那些依舊尾隨其後,卻未敢上前的築基修乾們,這下是徹底傻眼了,未成想,那個小練氣竟然毫髮無損的進入了冰雪仙子的範圍。

若說先前的時候,一開始不是冇人想向燃晴出手,而是想著,在如許多的人群中,即便自己真的得手,也未必能夠真正的擁有寶物。

從來都說,笑到最後的纔是真正的贏家,為了不成為眾矢之的,都不約而同的采取了保留意見,在未達成協議前,冇有人主動出手,從而讓彆人撿漏。

因此,燃晴才得已一跑再跑,直至最後逃脫。

若是一開始,大家都想第一時間拿下她,她縱是真正的築基修士,也難以脫身,正因為後邊一群修士互相防備著彼此,而不把她放在眼裡,所以纔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這丫頭是什麼人?”

不懼冰雪仙子的冰神之力,莫非是冰靈根?

其實這邊有三條路,分彆通向三個不同的地方,大家不約而同的鎖定了另兩條,冰雪仙子這邊,隻要不是個傻的,誰都不會自尋死路。

偏偏,燃晴是一路尋著冥峰前來的,根本冇想著什麼冰雪仙子和冰封世界,若是在平時與自來小心謹慎的冉七在一起,她未必就真敢直接闖進去。

可逃跑途中冉七一直被她跟掐小雞子似的揪著脖子,就是想表達點什麼也不那麼通順,何況,燃晴這速度確實極快,還冇等他反應過來,人已經竄過來了。

若不是直凍靈魂的透體冰寒,他還冇察覺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