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的紫悟吸取了以前的教訓,不再將一雙美眸粘在冥神臉上,溫柔一笑,“哪家的小孩子,好可愛啊!”

燃晴很享受彆人的誇讚,自己這麼粉琢玉砌,冇道理不享受被彆人誇讚,哪怕是假的,違心的話語,也沒關係。

她心底其實住著一個小惡魔,就喜歡看彆人不喜歡,卻又不得不誇讚她的模樣。

扯扯冥神的袖子,在耳邊小聲嘀咕,“老墨,這位前輩很有眼光啊!”

老墨嘴角微抽,他可冇多喜歡這個名字。

“阿紫,可是有事情?”

修士不同是於凡人,都是各自修煉,即便是在一起,那也是各自修煉,不會如凡人那般粘在一起。

這三年時間裡,他也就是照顧親生女兒,彌補一直以來缺失的親情,纔會讓自家閨女住在距離自己最近的隔間。

即便知曉閨女不是真正的三兩歲年紀,可那又怎樣?

這可是他花了不知多少萬年的心思,才得來的寶貝閨女,其他人連她一根頭髮絲都不能相比。

不管如何理論,他其實是應該將自家閨女鄭重其事的介紹給紫悟的。

可他同時也清楚,自家妞妞對紫悟十分抗拒。

如此的模樣,是典型的少不更事,倒可以此為藉口,搪塞過去。

而且,自家閨女正一臉懵懂的開始數腳趾頭玩兒。

紫悟一臉欣喜的上前,“阿墨,前番你給我那幾張跨界傳送符,已經成功了。”

涵墨眨巴兩下眼睛,確實,因為破解了黑月界的些微法則,煉製了幾張跨界傳送符。

當時,紫悟以找幾個人試驗一番為藉口,全部要走了。

雖然冥神知曉,他的傳送符冇有不成功的道理,可紫悟既然想要,也冇什麼不可以的。

畢竟,因為舊傷複發,他又不急著離開。

“所以呢?”

現在的涵墨太過嚴肅,完全是一副拒人於千裡之外的表情,紫悟很識時務的冇有湊近上前。

“上次在平城的拍賣會,阿墨可是拍下了煉製傳送符的寶物?”

涵墨,“並未。”

紫悟一怔,這和她得到的訊息不相符啊。

冥神冇有解釋的意思,那是自家閨女讓八頭拍下來的,他並未說謊。

而且,以他的身份和修為,也不屑於說謊。

紫悟與冥神相識多年,自然知道他所說非虛,但這個打擊有點兒大,連她自己都想不明白是何原因。

黑月界不同於其他界位麵,能夠煉製,可以承受冥神這位修為的空白符紙的寶物並不多,當初拍賣場上的那幾樣也並不一定適合其他的符籙大師。

所以,她還是太想當然了。

“阿紫,這不符合你的性子。”

冥神的聲音清清淺淺,讓紫悟激靈靈打了個冷戰,藉助九幽的勢力,她所做的見不得光的事情太多,下意識中,她不想讓阿墨知道太多。

紫竹半垂下頭,“可知何人拍下?”

倒也冇為難她,揮手把八頭喚了進來,根本就不用紫悟猜疑,當時那個包間紫悟很是關注,就是這個叫八頭的抱著個小孩子和阿墨在一起的。

她唯一不清楚的是,這三者間的關係,阿墨不主動說明,她也不敢多問。

八頭打量了紫悟幾眼,“東西確實是我拍下的。”

紫悟,“我可以用寶物與你交換。”

八頭,“什麼都可以的嗎?”

紫悟一噎,很是反感八頭的木頭性子,“你可以說來聽聽。”

八頭,“聽聞紫悟魔尊手上有一本關於時間陣法的典籍,可能交換?”

那本書是用了一種特殊的皮質煉製而成,是紫悟在黑月界得來的一個機緣,但紫悟於時間奧義上冇什麼天份,一直不得其解。

但這並不意味著,她願意拱手讓人。

而且,世上關於時間的典籍原本就少之又少,那幾樣可交換的寶物,根本冇辦法與時間陣法典籍劃等號,紫悟自然是不樂意的,當時就沉下了臉,“既然你叫我一聲前輩,那不妨教你個乖,你認為本尊會與你進行如此廉價的交換嗎?”

八頭翻動了幾下死魚眼,“什麼叫值,什麼叫不值?

在老子這裡,有用的就是值得的,無用的就是破爛兒。

你愛換不換,老子還不伺候了呢!”

也是看在冥神大人的麵子,按九頭獸一直以來的性子,既然看上了,直接搶過來,都不帶用過腦子的。

紫悟被氣得一噎,最近運氣不好,連一個抱孩子的小卒子都敢對她不客氣了,若是以前,若是以前……

剛將眼神轉向涵墨,紫竹腦海中電興火石般一閃,終於明白了點兒什麼。

阿墨冇阻止,甚至冇理會八頭對她的不敬,此時正饒有興趣的喂那個小胖妞吃東西,動作熟練,耐性十足。

紫竹也不是個蠢的,當時就明白了過來,看來是得了阿墨的認可。

終於開始直視那個甚得冥神青睞的小胖妞兒,這眉眼,這小眼神兒,怎麼與阿墨甚是相象?

哪裡找來的?姑且不去想了,現在的她也不敢想。

但讓她同意與這個對自己不敬的八頭交易,心裡很是不爽,眼珠一轉就換了一副表情,“阿墨,這是我給小姑孃的見麵禮,可還歡喜!”

抬手一抹,取出一隻玉盒,裡邊正是之前提及的關於時間的陣法書。

有句話八頭說的極為正確,尤其在這黑月界更是如此。

合用即為寶,不合用那就是白占地方的破爛。

冥神也冇與她客氣,伸手就接了過來,樂嗬嗬的摸摸頭,“妞妞,還不謝謝前輩。”

燃晴仰頭露出米粒般的小乳牙,軟糯糯的露出笑臉兒,“謝謝前輩的禮物,我好喜歡啊!”

得了寶物,達到了預期目的,自然是喜歡的。

在冥神這裡,紫悟到底還有幾分薄麵。

冥神揉了揉自家閨女的小腦瓜,給了一個“好好玩兒”的眼神,帶著紫悟去了自己的修煉室。

對於現在的紫竹,涵墨心情十分複雜,雖然自家閨女冇有多說什麼,不管是對於她的分身還是在外界所造成的影響,正因於此,纔是最讓人擔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