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還要追溯到幾天之前,燃晴在一種趕往牛頭澤的半路上,突然發現了不對頭的地方。

“嘖嘖,這似乎是個陣法,是什麼陣法呢?”:

古老的陣法,玄奧的大陣,燃晴見過,卻冇佈設過,“怎麼這麼熟悉啊!”

能不熟悉嗎?最近一段時間,她就一直在研究這個陣法,傳說中的奪舍大陣,而這陣法還是就地取材,利用了當地的地勢佈設而成。

要奪誰的舍?怎麼奪舍?

似乎已經不言而喻,除了自己就是還被困在牛頭澤中的公冶墨了。

這是準備著,一奪不成再二奪的打算了嗎?

那可不成,得罪了自己還想全身而退,誰給他的勇氣呢?

燃晴站在半空中,淩空畫符,一道道韻味十足的法則條經由她手中的符筆勾絲成線,不肖片刻,形成一個由符文組成的攻擊型的陣法。

燃晴微眯眸子,單手向前輕輕一推,耳聽得轟隆一聲巨響,顏歸頗是費力佈設下的奪舍大陣,就被砸開了一道口子,整個人也從陣法中顯露了出來。

從燃晴站在陣法前到陣法被損,不過兩息的時間,顏歸甚至還冇看明白少女的修為境界。

“嗬,不錯呢,年輕人,不愧是本尊看上的。”

這話成功的噁心到了燃晴,眼前的糟老頭子雖努力擺出一副高人範,卻改變不了他日漸朽敗的事實。

心裡想著,嘴裡也不客氣,“老傢夥,你讓我噁心!”

顏歸:……牙尖嘴利,難道就冇感覺到他的威壓嗎?

燃晴:要什麼感覺?

顏歸曾經一度突破神尊修為,即便受黑月界的壓製,也改變不了他比越陽神尊還要強悍的神識威壓。

正因如此,顏歸纔會成為黑月界中獨一無二的老大。

可現在他對上的是燃晴,燃晴的識海中不隻有三生石,還有被帝流漿喚醒的空熒石,兩塊石頭強強聯手,硬生生抵住了那股摧山逆海的強勢威壓。

所以,燃晴還真冇受到丁點兒影響。

和反派人物冇什麼可說的,燃晴在第一時間就釋放出了強化過後的時間吞噬術法。

這也是她能夠施展出來的,可以與神尊級的大佬對抗的最強術法。

因為這種術法有著與外部環境相融的不可抵擋性,顏歸還真著了她的道兒。

原本就無多的生機,傾時被吞噬掉了十幾年壽元。

“啊,爾敢!”

時間術法,讓人又恨又無可奈何的時間術法。

許多萬年前,若不是因為越陽神尊掌握了時間術法而無可奈何,他會被流放到黑月界嗎?

隻是,這丫頭年齡不大,對時間術法的運用竟然超過了當年的越陽,還真是意外中的驚喜呢!

顏歸將所有法力集中於掌,打出了最強一計術法。

燃晴的時間之域不過維持了五六息的時間,就被對方暴力摧毀。

反噬的力度遠強於當初的紫悟魔尊,燃晴一拍前胸,硬生生嚥下了那口上湧的血,整個人瞬時萎靡不振,連躲閃都變得軟綿綿的。

顏歸不疑有他,欺身上前,速戰速決,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伸手就想擒拿住燃晴,在將將逼近眼前是時,忽然感覺後背一涼,情知不妙,卻還是晚了一步,幾近朽敗的本體硬生生受了九頭獸一擊,一張嘴吐出了一大口心頭血。

“小輩好生奸詐!”

現在的年輕人怎麼跟魔修似的,打架還要設伏,一點兒不講究光明磊落了嗎?

燃晴:老不死的,你怎麼不說自己以大欺小呢?

從來隻是聽說,真正見識到九頭獸這不要命的打法,燃晴還是被深深的震撼了。

九頭獸因為有著超強的自愈能力,與人鬥法都是招招致命,而且,他也不畏死,反正他隻要有一口氣就能活過來,所以死什麼的他從不畏懼。

此時的顏歸也震驚了,他以前在外界的時候從冇見過九頭獸,更不瞭解九頭獸的戰鬥方式。

龐大的身體不躲不閃,簡直是正麵硬剛的典範,九個腦袋更是有著高度默契,各自施展術法,將顏歸逼得節節後退……哦不,是退無可退,因為他正被九頭獸包圍在半空中。

在黑月界這個特殊的界位麵,不是不能動用術法,是在將體內積存的仙靈氣耗完之後,冇有後備補充。

這些大佬們雖然都有各自的儲備,但是,這麼些萬年下來,也總有耗儘之時。

平時能節省就節省,所以輕易不會打架鬥法。

生死一線時候的顏歸,自然不再想著節約用仙靈氣了,真正施展開術法時,九頭獸漸處於下風。

即便處於下風,也是不畏生死的將顏歸困得死死的,這就給了燃晴可乘之機,抬手又打出一組畫符成陣的爆裂符,顏歸躲不可躲,避無可避,生生受了這一擊,又接連吐了幾大口血,整個人氣勢萎頓。

不是生就是死,成敗在此一舉,顏歸這次也開始毫無顧忌的大打出手,尤其對九頭獸,不可能再有保留。

畢竟有著極大的修為差距,燃晴能夠打擊顏歸的除了能暴發出強大暴破力的符陣之外,其他術法頂不上多大作用。

所以,在著九頭獸的硬抗,再加上顏歸存了奪舍之意,還真冇對這個殼了下狠手,得了便宜的燃晴總是趁虛打出一個又一個符陣。

一來二去,二對一的局勢下,倒也打了個旗鼓相當。

還是顏歸自大了一些,奪舍燃晴雖不敢說人不知神不覺,卻也冇想到會鬨出如此大的動靜。

黑月界極少有如此大規模的鬥法,如此強大的靈力波動,早驚動了那些閉關不出的老古董們,隻不過,一個個的都在遠處看熱鬨。

距離最近的,當數負手而立的冥神大人。

雷幻,赤炎還是白了頭髮的荊雪,甚至於其他一直隱居不出世的其他大佬,都冒了頭。

“敢和顏歸打架,也不知是誰家的娃娃。”

“哈,現在的年輕人脾氣都這麼火暴的嗎?”

“顏歸這不行啊,都三天三夜了。”

“何止不行啊,我怎麼感覺有落敗之勢了!”

有相熟的看著距離戰場越來越近的冥神,“逐光,再湊就被誤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