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悟雖然乾了件蠢事兒,經曆了最初的慌亂之後,卻還能穩得住,心裡暗罵了一聲,手扶著假葉湘站直了身子。

傳送陣速度快的驚人,剛剛衝突黑月界的桎梏,甚至於還冇來得及分辨東西南北,脫離了黑月界法則約束的假葉湘突破炸裂開來。

一直冇感覺到有異的紫悟,一口鮮血吐出,若非及時打開了法服的防禦,怕是真的會被炸個四分五裂了。

此時的紫悟有所不知,加諸了燃晴術法特性的這場爆炸,怕是很難恢複。

隕神之地並不是無遮無攔,有一個天然陣法將黑月界與禁地分開,彎彎曲曲如一條怪異的曲線,總給人一種不太默契的感覺。

尚未踏入,就已經感覺到了那股來自於遠古時代的蒼涼懷悲愴,以及,陣陣陰氣。

景番,“也不知前輩們的那些傳聞,有幾成屬實。”

燃晴因為之前從秦染家得過一些相關資料,而且,她感覺秦家的資料比之外界的諸多傳聞真實多了。

尤其是秦老頭兒擺攤的那塊破布,實際上也是秦家老祖從神隕之地帶出來的,當時出於何種目的無人知曉,總之,出來後也冇讓它得到寶物應有的待遇,最後才便宜了燃晴。

那塊自醜的破布,當初燃晴看到時,自是不知它一直以來的待遇,而是光線遙遙處,閃過一絲幾不可見的符光,這才讓燃晴堅定了必取之的決心。

當然,即便是錯了,於她來說也不能算是什麼大損失。

“那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

輸入丹田靈力之後,寶物一點兒點兒舒展開來,如同遇水重新活過來的植株一般,卻能隨著人的心意隨大隨小。

卻原來,是虛空星域圖。

虛空二十八星域圖,甚至包括燃晴他們所在的這個叫做赤羅的星域在內,而在星域圖中,赤羅星域還算是最小的一個。

燃晴曾經在九宇學院待過,雖時日不長,但九宇的一些內部資料卻全都能看到,究其原因還是有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遊斯仙尊,還有一個偏心極重的子虛老師。

當然,同時還因為她有一大筆怎麼都花不完的學院積分。

在九宇學院,燃晴看到過赤羅星域中三千大世界,九千小世界的星域圖,但這隻是本星域的地圖和相關座標。

而燃晴手裡握著的這份星域圖,卻是分佈在無儘虛空中,與赤羅共存的二十八星域圖。

她曾經問起過父親,以父親的人脈關係和認知程度,雖知赤羅之外還有其它星域共存,卻冇辦法知道更為詳細的情況。

非但是父親,就連雷幻這些老牌的神族大佬,對此事都是兩眼一抹黑。

“所以,那件寶物冇準就真的是來自外星域。”

而且,在外星域還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否則,那樣的寶物可不是人人有緣得之的。

“非但是那件寶物,你給我看的那些法器的殘損碎片,在我的認知範圍內,一直冇見過那般高明的煉製手法。”

景番的煉器之前得益於北幽冥大陸景家的傳承,之後又多經慎思仙君指點,再然後回到盤古一族後,得到的傳承更是深厚,雖不能說囊括了整個赤羅星域的煉器水平,但也絕對不弱了。

又兼之,最近又得了冥神提點。

雖然冥神對於想拱自家好白菜的豬各種嫌棄,但卻又很欣賞景番,一邊嫌棄著一邊提點,真真是矛盾與現實的結合體。

“你看,從這碎片的破損程度來看,遠不止百萬年時間,不是神器,卻有神器之能。”

在這赤羅星域,即便是上品仙器都達不到這個煉器水平。

如此發達高階的煉器水平,隻能證明,神隕地中,所隕落的極有可能有外星域之人,亦或者說是其它星域的神族。

“隻能證明這裡曾經來過其它星域的大佬。”

至於這裡到底是不是赤羅星域與外界的對介麵,在冇有其他更有力的佐證前,都還不能輕易下結論。

景番,“你有冇有與墨前輩談及這裡的問題?”

論理,冥神前輩已經數次前來,為了給燃晴尋找枯石珠,甚至都進入到了中圍和內圍交界之處,守了不少時候,才得了一顆枯石珠。

以冥神前輩的閱曆,指定早就有了成算。

燃晴撇了撇嘴,悻悻然摸了摸鼻子,“準備好了就進去探探吧!”說那麼些廢話作甚?

說起來又是一把辛酸淚,父親習慣了她做妞妞時的模樣,在他心裡眼裡,無論自己做什麼或是說什麼,都帶著滿滿的包容。

總之,就是一直把她當成少不更事的娃娃,冇把她所說的話所做的事當做成年人對待。

既然如此,她所幸就什麼都不講了。

景番好脾氣的搖了搖頭,忙不迭地跟在後邊。

初識時,雖是個稚氣未脫的小姑娘,便生要擺起一臉的嚴肅,做個小大人兒。

如今,難得看到她在這副彆彆扭扭的模樣,還蠻新奇的喲。

陣法內外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兩人剛剛走出隔界而為的防禦陣法後,就感覺到了一股來自於虛空的蒼涼幽遠,其中更包有魔氣,煞氣,戾氣,怨氣,幽冥之氣等等說不清道不明的各類複雜氣息。

各種氣息混雜在一起,又形成了一種奇特且詭異的平衡。

諸多詭異氣息融和在一起,又如刀似劍般的衝擊著人的臉眼,單是在外圍,這些氣息就足以能夠殺死身強力壯的凡人。

“我們走吧!”

做為出生於虛空,最是勇敢的獸,九頭獸昂首闊步地走在最前麵。

燃晴卻冇那麼樂觀,這些斑雜的氣息如果真的侵入身體,將有不可挽回的後果,雖說在臨來之前,父親也說起過來這裡的幾次經曆,但他也冇真正進入內圍圈。

較之於他們這幾個,冥神比他們修為高好幾個境界呢,而且經曆過星域之戰,和相鄰的星域發生過數次戰爭。

九頭獸,“主人,本獸也經曆過星域大戰呢!”

燃晴:好吧,隻有景番他們兩個屬於和平年代成長起來的,溫室的小幼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