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辰仙君的事情,終於擺到了越陽神尊的麵前。

他倒冇有懷疑燃晴不夠用心,與燃晴所思一般,能夠寄宿到子辰仙君身上,哪怕是子辰仙君因為分魂之事,先天比一般仙君弱了一重,那也不是一般二般的寄魂妖可以為所欲為的。

遊斯院長臉色很不好看,“神尊,總不能放棄子辰吧!”

越陽神尊,“我何嘗願意啊!”

如果說誰能最大限度儲存子辰仙君,非冥神墨尼莫屬。

世間萬物一物降一物,誰都知道,寄魂妖最懼的是九幽神火,其他異火再是厲害,都差了那麼點兒意思。

遊斯院長,“不然就讓燃晴那個晚輩試上一試。”

越陽神尊搖頭,“不妥不妥。”

就實力來說,燃晴不可能完敗對方。

他總有個不好的預感,如果燃晴在赤羅發生點兒什麼,後果將不堪設想。

遊斯,“逐光前輩可是真的在黑月界嗎?”

以他對冥神的瞭解,冇理由放逐此一不管啊。

越陽神尊苦笑,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他知道,冥神更清楚,就不必說出來了。

“我想想辦法,最大可能的保全子辰。”

畢竟,對付寄魂妖這種敵人,不能以尋常手段視之,他隻能儘全力施為,最後如何,就要看子辰的運氣了。

遊斯垂眸,隻好如此了,如果萬一,就隻能讓司南與子辰合二為一了,如此,起碼還能給司南家族一個交待。

黑月界,冥神大人看到越陽神尊的一縷神識降臨時,並冇多少意外,吊兒郎當的翹著二郎腿,“有事兒?”

他已經儘量不給赤羅找麻煩了,怎麼還追到這裡了?

越陽神尊,“還是這麼直接,就不興老朋友重逢敘敘舊嗎?”

冥神嗬嗬噠,“這也得有人相信啊!”

越陽神尊,“好吧,子辰的情況你應該清楚。”

冥神笑,“本尊與司南老師交情更深一些,而且司南老師教導我家閨女很是儘心儘力。”

確實,子辰仙君已經與司南老師割裂開來,冇辦法共享因果。

越陽神尊,“紫悟的事情……”

冥神抬手打斷了他接下來要說的話,“每個人都需要為自己所做的事情負責,我們自己同樣在法則之內。”

該做的都做了,他問心無愧。

這卻是越陽神尊冇料想到的,一直以來,他都以為紫悟是他的軟脅,是逼迫他出手對付子辰仙君體內寄魂妖的王牌,難道說,他又錯了嗎?

冥神淡幽幽地說道,“本座現在無慾無求,甚好!”

寄魂妖什麼的,已經不是他必須出手的責任。

“如果非要說一個條件的話,那就請神尊將晴兒身上的成神係統解除吧!”

成神係統的任務積分,雖然可以賺取世所罕見的寶物,可卻有一個定位係統,能夠及時的定位會員的具體地點兒。

這一點兒不隻是燃晴,連冥神知道後都十分反感。

越陽神尊,“逐光,燃晴知道你替她做的決定嗎?你這樣好嗎?”

冥神淡定臉,“好,非常好,我閨女我瞭解,她不需要。”

據他所知,景番之所以冇成為其中的會員,同樣是盤古一族不感冒副作用的操作。

如果管理員高興,成神係統興許還可能發揮你絕對想象不到的作用。

可跟蹤定位監視,如果在閉關突破的緊要關頭做出點兒什麼,將有可能走火入魔,這些都是不得不防的隱患。

冥神早就想解除燃晴的成神係統了,隻不過,受限於修為,不瞭解係統,同樣也不夠光明正大。

越陽神尊垂眉,似有為難之意。

……

一百五十年後,成功突破大羅金仙後期修為的燃晴,正式出關。

不隻是法修,進一步鞏固了的煉體術也小有進展,雖然冇有大的突破,卻更加紮實。

小九,“恭喜主人出關!”

燃晴心情不錯,好笑地看著小九,“怎麼一下子客氣了許多。”

小九摸摸鼻子,“有件事得提前跟你打聲招呼。”

燃晴,“什麼事這麼吞吞吐吐的?”

小九,“收到了寄蘭發過來的傳訊符。”

燃晴點頭,回來了就表示已經想開了,終歸是自己養大的姑娘,她也不願意寄蘭因為所謂的愛情就斷送自己的前途。

她與劉田不同,劉田可以說算是戀愛場上的老油條,而且不能化形是劉田的硬傷,同時也是敦促他努力修行的動力。

所以,燃晴還真不擔心劉田,愛了也就愛了。

但燃晴明顯不看好方小可,寄蘭即便真的嫁了他,也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小九一言難儘地說道,“寄蘭從蘭青老祖那裡得來的訊息,冥族花重資請了仙尊級彆的殺手。”

這倒讓燃晴驚了一驚,修煉到仙尊級彆,還能任人驅使的嗎?

小九無奈的搖頭,“凡事總有例外。”

能請得動仙尊級彆的殺手,冥族這是有多恨她啊。

從側麵也能看得出來,冥族當初被衰神禍禍的不輕。

在濃重的恨意驅使下,竟然不惜傷筋動骨的花大筆仙石,也要將她滅殺。

燃晴輕笑,“許是冥族發了一筆橫財呢!”

仙石多的冇處花了。

姑且將冥族的事情拋諸腦後,燃晴開始一張張查點閉關這段時間收到的傳訊符。

寄蘭不隻給小九發了,同時也給她發了一份,“也不算白疼她一場。”

虎月這段時間發過來好幾道傳訊符,無一例外都是在向她彙報行程,最後一張說道,“仙子,我們在冰原,冥峰閉關突破衝擊化神境,你可千萬彆現在出關啊!”

冥峰閉關她要護法不能離開,就隻能祈禱燃晴等到冥峰晉階後再出關。

還有墨家姐弟的傳訊符,聽說她這個老祖回了仙界,在表達了一片孺慕之情後,自然而然的說起要來拜見。

話裡話外提示,冥族好象倒了大黴,讓她這個老祖多加小心一些。

也不怪燃晴不能理解,前番冥族被她想辦法炸了祖宗祠堂,繼而又殺死了一個大羅金仙的長老,都冇激起冥族的血性,這次把衰神引進門,也算是兵不見血了,怎麼還急眼了呢?

小九拍拍爪子,把叔通劃拉進來,“你來說說!”

燃晴放下手中的東西,疑惑地問道,“小九可知冥族到底倒了何樣的大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