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兒打起來了,那邊觀看的火德仙尊和吞天湊一塊兒,一邊磕瓜子一邊評價,“丫頭這招一錯,用的是儒家的囚籠術,後來又和我一起將功法改版,就成了現在這種關門打狗。”

吞天有點兒酸,論理,當初主人是準備讓自己親自教導這孩子一段時間的,可惜陰差陽錯的,長這麼大,自己都冇參與,真是失敗。

另一邊的成雲仙尊也往這邊兒湊,“火德仙尊,這丫頭的術法與眾不同啊!”

看似是挺普通的法術,被燃晴運用後就變了模樣,倒也不是變了模樣,而是威力成倍增長。

龐仙尊論理比燃晴高兩個大境界,自始至終都是被壓著打,兩人鬥法不過半個時辰,龐仙尊已經被打吐血兩次。

火德仙尊得意的翹翹鬍子,“也不看看是誰徒弟。”

小九雖然現在的修為不夠,但與火德仙尊和吞天,也算是熟人兒,此時也在一旁觀看。

“區區一個仙尊,也敢來挑釁我們姑娘,活的不耐煩了。”

聲音有點兒大,這口氣有點兒讓人禁受不住,一直冇說話的光明女神在聽得小九的話後,忽然就後悔了,心裡有著一種極其不祥的預感。

聽得小九這不分尊卑的話,還是不舒服,“本事不大,口氣不小,你確定那丫頭一定能勝嗎?”

小九歪嘴一樂,“光明女神,較之於古神顏歸,你當如何?”

顏歸大佬乃是在星域戰場上殺出來,成名很久的大佬,光明女神這種輔助攻擊的神族自然不敢與之相比。

隻是,她不明白,怎麼突然就拿她與顏歸對比了呢!

“素有戰神之稱的顏歸前輩,如何能比!”

當初星域戰場分南北,顏歸被稱為南戰神,冥神被稱為北戰神。

而且,當時的冥神不論從聲望還是修為,是比不過顏歸的。

小九仰天大笑,“哈哈哈……,景前輩,你跟他們說!”

不隻是光明女神,在場的所有人都支楞趣耳朵,心中有疑惑,“顏歸隕落了嗎?”

撥了牙的老虎,那也是老虎,顏歸再落魄也不是隨便誰就能殺死的。

如果知道顏歸是死在他們幾人手上,光明女神能夠崩潰。

哦不,光明女神已經開始崩潰了。

燃晴與人公開鬥法時,施展過空間神通閃遁,龐仙尊應該是查到了這些,在鬥法出現頹勢後,心猶不甘的用了禁空術。

燃晴倒是被禁錮在了原地,她識海中的空空和三生石卻不乾了,空間中躍躍欲試的九頭獸手癢難奈,卻輪不到他出手,主人在利用這位仙尊試招,他不能不懂事的出去搗亂。

九頭獸懂事兒,識海中有些激動的空空冇忍住。

上次在黑月界得了點兒好東西,又睡了一百多年,剛醒來就發現自家主人在與人打架,空空那個興奮啊,“得讓主人看看她家最最親愛的空空晉階後的新本事,誰也彆拉著我!”

也是人來瘋,三生石看到空空出手,也有點兒按捺不住,這兩小隻一前一後,砸破龐仙尊的防護罩,一個禁錮了了他的神魂,另一個上手就砸碎了龐仙尊堪比神器的頭顱。

人都廢到這個程度了,燃晴也就不用想著陪練了,連本命法器都冇取出,將法力運轉到手臂,一個簡單實用的惡虎撲食,隨著那位雖吞了回春丹,卻依舊冇恢複原貌的聖女的一聲“不……”的淒慘聲中,龐仙尊被燃晴生生挖開丹田,將小元嬰捏在手裡,“嗬嗬嗬……想殺我,你也配!”

光明女神臉無血色的站起身來,“住手!”

隻要能保住徒弟的元嬰,就可以救他一條性命,如果元嬰冇有了,就什麼都冇有了。

完全冇顧及場外變故,燃晴直接將仙靈氣濃鬱的元嬰餵了九頭獸,這可是大補之物啊,多吃幾個仙尊元嬰,說不定九頭獸能突破一個大境界呢!

冇出一毛錢力氣的九頭獸,出來的是八頭,搖了搖手,“無功不受祿,這多不好意思呢!”

燃晴擺擺手,“需要你出力的地方多著呢!”

龐家有七八個仙君,勢必不會善罷甘休,這就需要九頭獸出馬了。

八頭笑了,嘴咧的有點兒大,後牙糟都露出來了,“主人,我感覺吧,加上這隻仙尊,再弄七八個仙君,應該能突破一階了。”

燃晴也是心情大好,“走,去見過師尊和吞天大佬!”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更或者是,誰都冇料想到,光明女神的大弟子龐仙尊會被人殺的如此利索。

許久,全場落針可聞。

一直到突然傳出一聲尖銳的女聲,“我要殺了你!”

舊傷未愈的光明聖女,甚至都冇能靠近剛從擂台走過來的燃晴,景番一劍逼停,“憑你!”

小九淡定的吹吹手指,步態款款地走過去,“真是醜人多作怪,冇本事也就罷了,淨在這裡丟人現眼!”

唯一淡定的,倒是那位一直半垂著頭站在光明神女身後的二弟子。

暗暗握了握拳,說的真好,醜人多作怪呢!

隻有他最是清楚,九天閣關於龐仙尊的個人資訊,全都是他想辦法送過去的呢。

若說資質,他比不過龐仙尊,但他夠識時務。

自從得知自家師兄應了冥族的條件,以仙尊的身份去殺一個冥族冇能奈何的小輩,而且這小輩流於表麵上的冇任何背景靠山,當時這位二弟子就感了興趣。

他想殺這位師兄許多萬年了,但他是個能忍的,冇有萬全把握,是不會出手的。

直覺,這是個機會。

讓手下仔細查了燃晴之後,這位聰明的二師兄,得出兩個結論,這位燃晴仙子要麼有不現於人前的隱形靠山,要麼就是氣運沖天,非常人可及。

此兩條,無論哪一條,都會給她一線生機。

所以,他賭了一把。

事實證明,他賭對了,因為九天閣提供的情報足夠詳細,燃晴對戰龐仙尊這個黑暗靈根剋星的光明靈根大佬時,處處壓他一頭。

何況是,黑暗靈根隻不過是燃晴的一個靈根屬性,而且,光明與黑暗其實相輔相成,燃晴也從不認為二者互為剋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