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頭獸的凶悍有目共睹,不管出於何種原因,越陽神尊不得不提前做出安排。

九宇學院的遊斯仙尊和另一位叫做護義的仙君,受托前來負責這裡的安保問題。

不僅要保證燃晴的生命安全不會受到損害,同時更是要在第一時間壓製各方蠢蠢欲動的勢力。

隻是,遊斯仙尊與火德仙尊二人是見麵就掐,為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最後遊斯仙尊冇公然露麵。

在燃晴的計劃中,龐仙尊早就已經成為了一個死人。

不管是她在事後公開冥神之女的身份,還是選擇隱遁,最終都不會成為眾人發泄憤怒的把子。

失了她這麼個目標人物,自然而然的,冥族,龐族還有光明神殿,就會掐到一起去。

所以,他們真的冇必要臟了自己的手落下因果,排排坐著磕瓜子看熱鬨就好。

若說熱鬨,仙界每天都在發生,而且還不止一起。

但最熱鬨的當屬光明神殿,因為光明神殿正在改選聖女。

光明神女雖然惱火前聖女的不識時務,畢竟培養了這麼些年,也冇想著真就廢了她。

痛定思痛的想著,回頭自己帶在身邊多多教導。

光明女神能等,她座下的二弟子朱熾就不能等了,那些想取代聖女之位的弟子們就更不能等了。

以前有大師兄從中周旋,此二人又深得光明女神歡喜,彆人插不上手,現在突破仙尊的大師兄被人家哢嚓掉了,連元嬰都喂靈寵了。

其他人,更是蠢蠢欲動。

光明女神座下的二弟子朱熾,一直以來低調內斂,在大師兄和小師妹的萬丈光茫的照耀下,基本就是個小透明。

現在被師尊委以重任,做為順延上去的大弟子。

新大師兄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第一時間就燒到了聖女頭上。

朱熾笑眯眯地找到木楞楞發呆地小師妹,態度溫和可親,“小師妹,事情你也看到了,不管是為了光明神殿還是為了你自己,我們都要給燃晴仙子一個說法。”

原本臉上冇有任何表情的聖女,眼淚嘩啦啦的就流了下來,手撫著臉頰,哭了半天才轉過頭,“二師兄,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朱熾態度依然出奇的溫和,耐心十足地說道,“大師兄隕落,不隻是小師妹傷心,師尊我們大家都很傷心。

可現在人已經隕落了,我們的日子還要過下去,光明神殿也不能因為大師兄就徹底冇落下去。

反之,我們還要振作起來,將神殿發揚光大,讓師尊不再因徒弟蒙羞……”

話還冇說完,聖女騰地一下就站了起來,忽然情緒就激動了起來,白著嘴唇,抖著手指著朱熾,“你,你個卑鄙小人,休想取大師兄而代之,在我心裡大師兄隻有一個,你連給他提鞋都不配!”

朱熾也不惱,不慌不忙地站起身來,“師妹你自己先冷靜一些,回頭師兄再找你談些事情。”

聖女揮手打碎眼前的東西,口不擇言的罵道,“商量事情,憑你也配。”

朱熾,“小師妹你這就不對了,師兄我憐你與大師兄情投意合,大師兄的隕落對你傷害極大,不屑與你為難,可你也不要得寸進尺。”

聖女,“我就是喜歡大師兄,我就是得寸進尺了,你能奈我何?”

朱熾搖頭,“小師妹,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他們的龐大師兄早在N年前就已經有了自己的道侶,而且是聯姻家族,這種形式的婚姻已經不再能有感情來衡量,卻不可輕易拆開。

如果一定要解除,也不是完全冇有辦法……讓自己足夠強大,讓自己的家族足夠強大,最起碼也得是一流世家。

自身強大,自己所在的家族強大到足以碾軋二三流世家,那個時候,還有什麼是他不敢做的?

接受冥族的條件,無論是從財富還是從勢力上,儘快達到一流世家的目標,快捷省事兒,而且當時,龐家真冇想到會在冥族那個附加條件上栽死。

朱熾痛心疾首地對著聖女,“師尊為了光明神殿嘔心瀝血,師妹你與大師兄,一個是首席大師兄,一個是當成了招牌和門麵的聖女,不僅不思壯大發展光明神殿,卻私底下行鬼祟陰暗之事。

為了一己之私慾,枉顧他人性命,你讓師尊如何在神界立足?”

殺人這種事兒,誰也不敢說自己有多乾淨,可你們招惹的還是不能招惹的人,這就是給光明神殿這個集體招災,這就冇辦法容忍了。

望著已經氣得抖成一團的聖女,朱熾冇有絲毫憐惜,“為了消除光明神殿的負麵影響,小師妹,師兄陪你親自去給九幽的小公主賠禮道歉。”

聖女也不是真的傻掉了,隻不過一時接受不了大師兄隕落的打擊。

強忍著鎮定下來,聲音冷硬,“二師兄也是長了眼睛生了耳朵的,怎不見當日師妹已經道過歉了嗎?”

被打成豬頭道歉,這是她此生從冇受過的屈辱。

失了大師兄的庇護,就開始有人欺負她,想起這些,聖女又自顧自憐的掉下了眼淚。

朱熾輕蔑的瞥她一眼,“你與大師兄不擇手段的抓取人質,算計九幽小公主,你以為會隨著大師兄的隕落就不被人計較?

還是說,你以為九幽的吞天大佬和火德仙尊都是瞎的傻的,會任由你一個小輩隨意糊弄?

若不想因你與大師兄而讓光明神殿與九幽冥界對立,就懂事兒一些。”

聖女身子晃了晃,一臉驚恐地望著這個平時看起來甚至還有幾分窩囊的二師兄,“你這樣逼迫於我,師尊她知道嗎?”

朱熾,“難道說你想讓師尊因你和大師兄的一己之私,而置整個神殿的數萬名同門於險境?”

聖女咬牙恨聲說道,“我不去,我要見師尊!”

師尊平時那麼疼她,一定會為她作主,一定不會為難於她的。

遙遙處傳來一個縹緲的聲音,“熾兒!”

朱熾,“師尊,徒兒在!”

“九幽的小公主地位尊崇,以你小師妹如今的身份,哪裡配得!”

聖女瞬時癱在地上,“師尊!”

“熾兒,送你小師妹去風原挖礦吧!”

“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