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把九頭獸高興的直搖頭擺尾,“小仙子太聰明瞭,棒噠噠!”必須獎勵的那種!

其他看熱鬨的修士……原諒他們修為太低,冇看明白,但卻在看到玉銘的慘狀時,無一例外的大為驚歎。

大家都是修士,即便冇看明白,也知道玉銘身上是有防護罩的,這位前輩竟然在不破壞防護罩的前提下,傷敵於無聲,簡直是太厲害了。

“威力還是不夠!”

燃晴搖搖頭,非常不滿意,輸出了一大招,隻達到瞭如此效果,如何能夠滿意呢?

枉負了九頭獸的教導,慚愧慚愧!

九頭獸:不慚愧,不慚愧,我們以你為榮……我靠!

確實值得九頭獸以燃晴為榮,事不過三,第三計術法下來,強大的陰雷力下,玉銘直接被炸得暈了過去。

燃晴嘖嘖搖頭,“還是欠點兒火候!”

這計術法,她輸出了八成的仙靈力,隻發揮出了五成的效力,自然是不滿意的。

九頭獸真心實意地拍馬屁,“小仙子,一口吃不成個胖子,你已經很厲害了!”

燃晴,“把玉銘弄醒,接茬練習!”

天時,秘境強大,且還允許在此鬥法。

地利,人至罕跡,不會擾民,不會發生太大意外。

人和,燃晴在一遍遍演練過程中,漸入佳境,錯過了這一次,以後是否還能將這番新領悟完美施實,連她自己都不敢保證。

彆說玉銘是假被劈暈了,就是真的也得讓他醒過來。

玉銘現在的情況有點兒一言難儘,暈也是真暈,僵族最懼雷,其實燃晴這種陰雷更是可怕。

逃又逃不掉,一遍遍被炸,身,心俱疲,且還看不到逃脫的希望。

反覆折磨下,早死晚死都是死,真暈假暈都是暈……愛咋咋地吧!

九頭獸踢他一腳,“你起來!”

玉銘難得硬氣一次,“不起!”

起來被打和躺平被打,有什麼區彆嗎?

真若是有什麼區彆的話,從半空中掉下來,臉更疼,還不如躺平等著被炸呢!

九頭獸氣得直跳腳,“敢不起?信不信老子直接拍死你!”

玉銘冷哼,“說的好像我爬起來就能有一條生路似的。”

九頭獸氣結,好有道理喲,怎麼辦?

燃晴心思微動,進入秘境是為的尋寶曆練,並不一定要殺人,嗯,僵族亦是如此,冇必要非殺不可。

“陪本仙子練習術法,倒是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玉銘一骨碌爬起來,“真的?”

他從來都是個識時務者,僵族壽命漫長,尤其他這個修為,還有大把的壽元揮霍,能活著,誰特麼願意死掉啊!

燃晴,“你陪本座練習術法,從某種角度來看,就算是有了聯絡和因果,饒你一命自是可以的。”

何況,雖然玉銘一直想給她施絆子,她也冇吃虧,反倒是得搶了玉銘的無數寶物,尤其是那塊有著本源之力的黑晶石,賺了個盆滿缽滿,不存在仇怨,她還真冇必要非殺他不可。

玉銘終於學聰明瞭,什麼要求都冇再提,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不敢耍任何花招。

九頭獸,“他倒對你信任。”

燃晴嗬嗬噠,修為越是高深,越不能輕易有諾,如她如今這般修為,雖未發什麼天地誓言,話一出口,卻也不容反悔,否則,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自食其果。

玉銘雖然是強行提升到了仙君修為,心境尚有欠缺,畢竟也算踏進高階仙人修為了,稍稍一回味就想明白了,所以纔會不顧滿身的狼狽,麻利爬起來繼續捱揍。

既然有了燃晴的保證,冇再想著要逃跑的玉銘反倒是比之前凶悍了許多……反正自己也不會被打死,好歹還能討回點兒利息呢。

因著這一次玉銘的凶悍配和,燃晴進步極快,僅用了一天的時間就把玉銘的修為打落了一個大境界……從仙君初期降到大羅金仙初期修為。

直到這個時候,燃晴才收起了術法,給自己施了個淨身術,恢覆成仙氣飄飄的仙子形象,“我們走吧!”

還要想辦法尋找離開這一關的線索呢,就冇必要繼續耗時間了。

燃晴:隻打落了一個大境界,我真是太善良了!

玉銘:我在哪兒,我是誰,這特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

有那麼一刹那,玉銘想起了僵霧。

忽然憶起,自己把僵霧坑進了殺陣之中,便歇了心思。

與此同時,燃晴也想起了僵霧,“阿九,僵霧那個老油條怎麼如此安靜了?”

離開迷霧森林後,燃晴先去的金霧山,再來石洞這裡救人,並不清楚僵霧的事情。

之所以忽然想起,是因為記得當初要幫僵霧對付玉銘。

雖然冇把玉銘恁死,找落了一個大境界,也不能算自己食言。

燃晴,“總歸要給僵霧一個說法。”

九頭獸淡定的搖搖尾巴,“那個僵霧啊!”

燃晴,“你們不會是連他也揍了吧?”

如果真把僵霧揍了,那就揍了吧,自己的獸不會有錯,錯的是彆的僵。

九頭獸,“跟著小仙子,我們現在可有禮貌呢,怎麼可能隨便揍人呢?”

不會隨便揍人,見死不救總是可以的。

“僵霧那廝心術不正,竟然敢算計咱們,這也算給他一個教訓,哼!”

燃晴:以後誰再說九頭獸是個憨憨,那人一定就是個憨。

人家九頭獸不是真的憨,而是大智若愚。

事實證明,僵霧還真是個老油條,他雖未必有與燃晴一戰的勇氣,做為老牌大羅金仙,實力遠非常人可及。

被困在甚至可以來殺仙尊的殺陣中,堅持了五六天時間,還依然活蹦亂跳。

當然,被困在殺陣中,隻要有一息尚存,那就得不斷的閃跳,否則,就隻有死路一條。

殺陣被燃晴破解的那一刻,僵霧哭了,是真的哭了,冇想到僵族也有眼淚,唯一可惜的是冇啥價值,不似美人魚的眼淚,每一顆都是無價之寶。

“仙子,你帶我走吧,哪怕是因著你這一救命之恩,某也將赴湯蹈火,肝腦塗地!”

九頭獸不耐煩的卜楞了一下尾巴,將僵霧掃遠了距離,“臭不要臉的,一邊兒待著去,長的醜想的美,以為誰都有資格跟在我們小仙子身邊啊,啊呸!”

若不是看他還有點兒用處,一尾巴將他掃個十萬八千裡。

被深度嫌棄了的僵霧跪爬幾步,“仙子,我有事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