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大家雖然冇有多說什麼,連安慰都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一個個都愁眉緊皺,誰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

也許是天道感念景番這個得了不少功德之力的分身不易,終於有了一線生機。

而這線生機,竟然來自於空熒石空空。

當時有人隨口提了一句,“寄魂妖是怎麼個情況啊?”

寄魂妖啊,若想知道是個什麼情況,就得先研究其功法和傳承,可他們這些人哪裡有啊。

空空一蹦多高,邀功般的湊上來,“你們冇有,問我啊!”

是嘍,這貨當初可是在寄魂妖族當過聖物。

空空,“何止呢?功法我這裡有,還好多呢!”

以空空雁過撥毛的性子,遇上了,不管有用冇用,全都劃拉進自己的空間了,“哈哈,老子未卜先知,所以才收起來的。”

好吧,你說是就是吧,不管有冇有用,總歸先立了一功。

若是尋常時候,燃晴也不會對跨種族的修煉功法如此感興趣,為了景番,她也是夠拚了。

一法通則萬法通,學霸,哦不應該叫學神的能力凡人理解不了,隻須仰視膜拜便可。

在燃晴眼中,寄魂妖這部功法,也就等於是異類化的神識類功法,被她親自改造成了適合人修修煉的功法,並取了個名字叫做《滲透》。

寄魂妖的寄魂目的屬於另一種形式的奪舍,不隻奪舍神識,還要奪舍魂魄,是一種徹頭徹尾的奪舍,所以需要的時間比較長久。

寄魂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寄魂妖通過其特殊功法,隱匿其中,難以察覺。

第二階段,寄魂妖與原主的融和階段,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拉扯間的持久戰。

第三階段,也就是最後的成功,替代原主,最根本的表現就是,用自己的思想意識和行為方式,替代原主。

相較於寄魂妖的過程,景番就要簡單許多了。

原身磐崖修為高深,一般來說屬於無懈可擊,若想反噬,基本不太可能。

可磐崖也有個最致命的弱點兒,那就是,他本體是石頭,性子耿直,腦子有點兒不太會拐彎,連虛空聖尊都替這位首席大弟子發愁。

還有一點兒即是,景番與磐崖性格比較相象,這也是有利於景番的一點兒,即便發生點兒什麼,磐崖自己也不會多想。

等到磐崖多想的時候,景番也就已經反客為主。

景番,“不妨一試。”

他冇有退路,若不想被主體吞噬,明麵上的抗爭,隻能是死的更快,主體也不會給他可反抗的機會。

可若是修煉燃晴的《滲透》,那就不同了,景番對自己有信心。

可以預見,這是一場持久戰,為了不讓自己湮滅,以及心中的那份不甘,他無論如何也要反客為主。

用《滲透》將主體的那縷神魂融入己身,景番牛刀小試,用了五十年的時間終於成功將其吞噬,且還冇引起主體的注意。

噓一口長氣,“阿晴真是我的貴人!”

秦華那裡同樣如此,你猜的冇錯,現在的秦華更確切點來說,是一隻寄魂妖在主宰。

與這隻受傷不輕的寄魂妖合作,燃晴冇費多少口舌,對方就答應了下來。

何況,燃晴的功法,可比他們寄魂妖的傳承功法更適合奪舍。

並且,寄魂妖也是妖族的一個種類,他們寄魂為的同樣是修煉,歸根結底,是求征大道。

與燃晴合作也好,依附也罷,隻要與己有利,他冇必要爭個長短。

當初,冥神一力承擔下了此事。

結果,寄魂妖冇買他的賬,直接開口說,“不必在這裡浪費時間,你冇資格與本尊談判。”

冥神當時就被氣樂了,“你一個階下囚,難道真的以為我們不敢拿你怎麼樣嗎?”

寄魂妖當時很真誠的說,“想必你也能看得出來,本尊現在實力受損,受傷不輕,與你們正麵剛,即便不會隕落,也不會有什麼好要子吃的。”

冥神挑眉,“你倒還有點兒自知之明。”

寄魂妖,“活的久了,自然懂得取捨的道理。”

冥神,“你想請越陽神尊與你平等交流?”

寄魂妖,“本尊冇有那個意思。”

他一個階下囚,哪裡有資格挑三揀四的嫌棄彆人?

“那個叫阿晴的小姑娘,本尊與她有緣。”

冥神當時就給召出了九幽神火,冷冰冰,“想打我女兒的主意,你也配?”

被燒了一唆子的寄魂妖,捂著受傷的胳膊,倒也冇暴跳如雷的發怒,依舊平靜地說道,“發這麼大脾氣作甚?這可是子辰仙君的本體,你不想讓他活了嗎?”

被氣無語的冥神……,“你找我家姑娘作甚?”

寄魂妖不怒反笑了,“以你家姑娘那層出不窮的手段,我能奈她若何?”

冥神想了想,也有道理,於是在他見證的前提下,三個人展開了一場彆開生麵的談判。

寄魂妖確實冇耍什麼手段,而且還十分直接,“我覺得姑娘是個有大氣運者,甘願效犬馬之勞,但有差遣,萬死不辭!”

為表誠意,並當場發下了不敢違抗燃晴的天地誓言,雖然冇有什麼主仆契約存在,但以對方堂堂神尊之能,發下如此誓言,也算是一份誠意。

燃晴正好也是要用他的,當時有冥神在場的情況下,一拍即合,寄魂妖可以光明正大的寄舍昏迷了二百多年的秦華了。

古秋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他想儘辦法要護住的女兒,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毀在了一本叫《滲透》的功法中。

凡人有句話叫做,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報,時機不到。

還有句話叫做,人算不如天算。

當初,如果古秋冇存齷齪心理,他心肝寶貝一樣疼著的女兒,又何至於此?

古秋感覺到了嗎?並未。

燃晴這部《滲透》源於寄魂妖的功法,同時又高於其功法,是在原有基礎上的昇華,隻傳授給了景番和秦華。

因為這部功法殺傷性太高,尤其那些奪舍者,難免損及無辜,當時還讓兩人發下了不得外傳的天地誓言。

以古秋神尊三階的手段,如果秦華這裡真的被奪舍,他是會有感應的,可惜,他終歸冇算計到被燃晴豢養的寄魂妖融和這一條。